第一百七十八章 我有一剑斩宗师(五)

小说:尘脉作者:棠鸿羽
    城内城外,到处都是搏杀的身影,绝望的呐喊,战意盎然的嘶吼,建筑倒塌的声音,响彻在这片夜色之下。
    茅兴贤惊疑不定的看着迈步向他走来的苏扬。
    纪丹萱用名叶剑支撑着身体,俏脸上满是血迹,同样困惑的看着苏扬。
    随着苏扬的每一步踏出,血气便更浓厚几分,张牙舞爪一般缠绕着苏扬整个人,那副模样别提多诡异了。
    “你入魔了?!”
    茅兴贤疾呼一声。
    苏扬的模样和那身上涌现的气息,似乎都只有这一个解释。
    “堂堂大魏国士,天书阁的弟子,竟然入了魔?”
    苏扬没有搭理对方,依旧保持着往前走的动作,碧天剑也被血气缠绕,仿佛变成了鬼兵。
    血色的纹路在剑身上蔓延,看起来极为阴森。
    纪丹萱秀眉紧蹙。
    她同样怀疑苏扬入了魔,因为苏扬本身便是被大周称为魔头,满天下的通缉。
    入魔是一种很耻辱的事情,哪怕是魔道中人,也不会有这样的表现,一旦入魔,便是失去理智,人人得而诛之。
    苏扬冷漠的看着茅兴贤,然后他没有任何迟钝的出剑。
    海量的天地灵息涌入碧天剑中,他的身体周围,仿佛出现了一道弯曲的血色河堤。
    他身体和手中碧天剑散发出的力量越来越强,然后这股力量却始终蓄积在血色河堤之内。
    这一剑,便是青莲剑诀,但明显又有所区别。
    仿佛是青莲得到最大程度的滋养,最后大堤决口时无穷无尽的力量迸发而出。
    然而面对这样一剑,茅兴贤只是更加嘲讽的一笑,说道:“一个入魔的家伙,便是遭到了大道的摒弃,没有人能够救你,你的敌人不再是我,而是整个天下人。”
    苏扬眉头微挑,天空里夜云骤乱,剑势已成,他的身体前方响起恐怖的轰鸣,那道无形的血色大堤决口,一股狂暴霸道的力量轰然轰出,冲向茅兴贤的身体。
    这一剑的力量,气势,已经堪称完美,宛如不是人间的力量。
    然而面对这样的一剑,茅兴贤却是毫无所动。
    他的念力所指,当两者相遇,狂暴霸道的血色浊浪却不能进,在他身前数丈旋转起来。
    他的身前,凭空出现了一个巨大而急剧旋转的白色漩涡,如同仙境氤氲楼宇。
    轻易便化解了苏扬这霸道无双的一剑,然而茅兴贤的眉头在此时也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收敛了冷嘲和不屑的笑意,皱眉道:“不对,这不是入魔的表现,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扬看着那个旋转的漩涡,脸上除了冷漠之外没有其余的表情,他仍旧没有理会茅兴贤。
    随着他手腕一抖,天地间再次响起数声沉闷而巨大的爆响。
    第一声沉闷如落地雷的爆响来自于他的脚下。
    一朵青莲自他脚下生长,然后被血色侵染,化成了血莲,妖异至极。
    他的双脚即便如铁,在此时随着发力都血肉绽裂,飞洒出许多鲜红的血珠。
    更像是被血莲紧紧缠绕时,有无形的根刺刺破了他的皮肤。
    他的身下出现了两个深红的脚印,而他的身体已经直接穿越了空间般,出现在了旋转的漩涡之后。
    流光无影在这一刻被他发挥到了极致。
    他右手的碧天剑直直的刺向这个旋转的漩涡,第二声沉闷巨响便来自于他的剑柄。
    一股恐怖的冲击力沿着剑柄传入剑身。
    使得碧天剑俨然有被蹦碎的迹象。
    第三声沉闷的轰鸣声毫无间歇的响起。
    如楼宇般高大的漩涡顷刻崩碎。
    无数股白色气浪变成了无数把剑,挤压着前方的空气,如山如墙般压向茅兴贤。
    茅兴贤的前方皆是剑。
    千万剑充斥了他眼前的夜空。
    茅兴贤心下骇然。
    疯狂的涌现念力,想要奇袭苏扬的意识海,奈何意识海外却仿佛铜墙铁壁,念力竟然无法侵入。
    他马上改变攻势,念力便是无形的剑,整个天地皆是目标,也皆是为剑。
    天地灵息奇妙的流动起来,看不见摸不着的念力之剑,成千上万,直直的刺向苏扬,每一寸皮肤都不放过。
    苏扬的面容没有任何的改变,他依旧只是沉默的持剑刺击,不改去势。
    剑尖与念力相逢,一点星光燃起,如有一颗细小的星辰在生成。
    苏扬呼吸停顿,一声闷哼从紧抿的双唇间迸出,他的整个身体变成更浓郁的血红色,肌肤表面一层血色如剑的耀光一闪,接着便使他的身形止住。
    一圈气浪围绕着他的身体炸开,地面如涟漪一般往外荡开。
    茅兴贤的身体裹着气浪往后倒飞而出,狠狠撞击在地上,接着如一块石头弹飞至半空。
    他身后嗤嗤嗤无数声裂响。
    在坠地弹起的瞬间,茅兴贤已经控制住了身影,身体虽然往后依旧飞出,却已经保持着站立的姿态。
    只是他的模样太过狼狈,面色更是阴沉。
    他的衣袍上出现了无数道裂纹。
    有淡淡的血线从裂纹里渗出。
    “原来你这么弱。”
    苏扬终于开口,却是险些没把茅兴贤气死。
    在这样的声音里,苏扬依旧冷漠持剑,看着半空中的茅兴贤。
    茅兴贤落地,随着恐怖的冲击力,他的双足竟在青石板的地上犁出两条深深的沟壑。
    他的双手衣袖全部碎裂,枯槁的手臂上气血缭绕,如鲜红的火焰在燃烧。
    他抬起头来,开始咳嗽,有血水从干瘪的嘴角溢出,面色却变得越来越冷漠。
    “这一剑,是你胜了,若是平时比剑老夫会认输,而且心服口服。只是今夜不是比剑,你一剑不能杀死老夫,便会死在老夫手上。不管你有没有入魔,这股力量又是从何而来,老夫就绝对不会让你活下来!”
    当这样的声音响起,他脚下的地面骤然无声下陷,形成一个完美的圆形凹坑,紧接着他的身影从中消失。
    真的是凭空消失,好像从未存在过一样。
    “全军听我帅令!十万精兵分两路退守城外,不得放过一个叛贼!余下人随我冲锋陷阵,剿灭贼寇!情势危机,间不容发!萧某请求诸将勉力同心,共解危难!”
    “是!”齐刷刷的听令声爆响如雳,声振寰宇。
    八神将之首,无敌统帅,萧天城来了!
    万马奔腾的巨响升腾在夜色中,通红亮丽的萧家军在黑夜中宛如霓虹,牵起一道绵延数里的风景线。
    夜如白昼。
    杀气腾腾,威赫赳赳,马鞭挥斥中,整个洛阳城陷入了有史以来最大的混乱。
    血色的桃花盛开。
    萧天城首当其冲,不断的有上林散修强者陨落。
    天地气息骤然湍动不安。
    坚厚的城墙表皮簌簌剥落。
    古老的城砖都开始颤抖。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
    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
    洛阳城门完全塌陷,城墙更是坍塌一大半,北城区俨然变成了废墟一样。
    “全军将士!听我帅令!攻城!”
    “杀!杀!杀!”
    一连三个充满杀气的字冲天盖世,只在刹那时分,全军士气就上升到了顶点!
    在大魏军人的心中,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比得上萧天城传下军令更威严更重要,因为这,是整支军队的信仰。
    萧天城眼神凝住,趁着士气如潮,连连发令,准备一鼓作气,剿灭所有叛贼。
    燃火石炮,数不尽的箭矢,并上曜日星辰般的将士们,刀光剑气,血洒大地,硝烟滚滚,火云烧穹,战士们挥舞屠刀,刀尖所向,头颅升天。
    萧天城始终冲在战阵的最前方,带领兵士与城中涌出的叛逆军展开殊死拼杀,手中今朝剑一连带出百十血花,人已奔出,颗颗人头而后如同滚地葫芦似的旋滚在地,鲜血激喷。
    左劈右砍,只几合斩杀之下,已有数名坐照境界乃至神台初境的上林散修连惨呼都来不及出口,就已成了剑下亡魂。
    他率领一支百人前锋队发起冲锋,杀到快意之时只觉高畅舒阔之情蔓延胸膛,不由仰天纵声长啸。
    “哈哈哈!兄弟们,今日随我尽情屠狗,来日与我共饮美酒!废柴们,来战!”
    声震巍巍,遍野回声。
    以萧天城的实力,冲入乱军阵中无异于随意肆虐,纵地屠杀,城楼上的叛逆军们一个个吓得魂飞魄散。
    茅兴贤惊恐莫名,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脱了他的掌控。
    萧天城的出现,意味着阎罗刺客刺杀失败。
    这一战恐怕真的悬了。
    不过他必杀苏扬的心却依旧坚定。
    随着他的身影凭空消失,苏扬果然寻不到踪迹,陷入被动之中。
    此乃念力所成,茅兴贤并非消失,而是令得苏扬以为他消失了。
    就连纪丹萱也是找不到茅兴贤的真正所在。
    一道声音突兀的响起。
    却是响彻在苏扬的脑海深处。
    然而那声音却并非来自于苏灵,而是一个厚重的男音。
    苏扬来不及去寻觅声音的来源,而是按照那声音所言,下意识的朝着自身左侧一剑斩去。
    一道爆响。
    再是一声大吼。
    以苏扬脚下为起点,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大坑。
    碧天剑身上血气疯狂的涌现,咯嘣之音连绵不绝,那是碧天剑在蹦碎。
    大坑中跪着茅兴贤,他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苏扬。
    继而低头看着自己胸膛的大洞。
    他来不及再发出任何声音,便气息全无。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