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八章 荒天帝之憾

    在林阳闭关的三年里,不光是三千道州的各地都竖立起了玄天至尊的庙宇。
    来自无量天的一众天神书院的修士们,也将入选天神书院的要求传遍了三千道州。
    天资横溢的年轻天神。
    只有这一条,却难住了三千道州的所有天神。
    哪怕是成名许久,名动数州的巅峰天神,面对任何一位的天神书院的年轻天神都不是对手。
    能成为天神书院一员,最差的也是修出一道仙气的妖孽,或者具备一些让人眼前一亮的特点,而天神书院的风云人物,更是都修成了三道仙气,这使得三千州的妖孽们都骇然。
    甚至就连天神书院一位天骄的仆人,一头天神猿猴,就近乎横扫了三千道州天神无敌手。
    这也使三千州的教主们默契的培养离开了仙古世界的一众天骄,争取达到入选天神书院的标准。
    让所有人羡慕的,就是石昊和羲仪两人,哪怕两人在当初都不过是真神境界,也能毫无阻拦的成为天神书院的一员,接受九天十地最顶级的强者指导,享受远超三千道州的修炼环境。
    如此明目张胆的偏袒,甚至都无人敢说些什么,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玄天至尊。
    无敌的存在。
    就算同样存在残仙的道统中,想到不知去向的青铜仙殿,想到仙殿中的那一尊残仙,也都无比的忌惮林阳。
    三年过去,十冠王、宁川等等一众三千道州的天骄在各自势力背后的支持下,相继成为了天神,本就修出不止一道仙气的他们,自然达到了天神学院的入学门槛。
    石昊也在这几年开始消化了当初的墟鲲,黄金狮子的血肉神精,修为也突飞猛进,连连破境,成为了一位天神。
    这也使领队的三位遁一大修士松了一口气,虽然对方身后站着一位无敌者,哪怕修为不足天神,招入天神学院他们三人也不会被高层责备,但是既然能成为天神,那自然是极好的,在天神学院里也不会有人在背后说他们看见至尊就跪了。
    至于那个羲仪,哎,不提也罢。
    体型壮硕的遁一大修士叹息。
    ……
    三年结束。
    天神书院的一众人离开三千道州了,带领挑选出的一众天骄们,也是去进行一次最后的筛选。
    若是无法通过,就说明和天神书院无缘了。
    独自闯过广阔且凶险,就算教主都会陨落的无人区,抵达无人区深处的一座古城。
    许多天才都犹豫了,有人最后离开,返回了三千道州。
    更多的人则是一往无前,对自己有着绝对的自信,踏上了路途。
    “我也要去!”
    石昊当时就出声了。他有资格跳过这一关,直接进入天神书院,却选择了最艰难的路。
    三位遁一大修士见他的态度坚决,怎么劝说都无用,最后也只能无奈的同意了。
    那一尊造化的神舟,他们可是见到过的,可以和遁一大修士过招,他们也不认为石昊运气能差到遇上无法逃走的怪物。
    ……
    罪州,火桑林。
    和石昊成婚不久的火灵儿,这一日望着天边,又忍不住一声哀叹。
    她想到了化身鲲鹏,振翅九天,踏上未知前路的石昊。
    但是她知道,这是石昊所选择的路,所以她也只能默默的嘱咐,希望自己的夫君不会遭遇到厄难,一路平安。
    “谁!”
    忽然,火灵儿神色一变,娇声厉喝。
    天神的威压从她的体内传出,浩浩荡荡,火桑林之中的一切都被压服。
    她吃了石昊留下的一枚天神果,一步就从尊者成为了天神,放眼罪州,也不是小角色了。
    “是我。”
    熟悉的声音传进了火灵儿耳中。
    火灵儿微微一怔,警惕之色放松了,她听出来人是谁了,是自家夫君的挚友。
    林阳。
    外界传言的那一位玄天至尊。
    “我这几日看到了未来的一角,三千道州会发生极为可怕的动乱,罪州在未来或许会消失在这片土地,所以我准备带你前往安全之地。”
    林阳浮现在火灵儿的身前。
    他在石昊和火灵儿成婚之日,特意出关前来参加了,所以火灵儿对他并不陌生。
    “极为可怕的动乱……”
    火灵儿心头一跳,心灵笼罩了一层阴影。
    林阳被尊为玄天至尊,那一日充斥宇宙的无敌至尊气她也感受到了,那是无法抵抗的力量,绝对的无敌。
    能被他成为极为可怕,那么这一场动乱的危险程度,绝对是她无法想象到的,就连这片罪州都会消失。
    “我还要等待我父亲。”
    火灵儿面露难色,她父亲这位下界火国之皇已经消失许久了,至今都未归来。
    她没有离开这片火桑林,也是为了等待她父亲归来。
    “放心吧,你父亲我早就找到了,被我安置在了安全之地。”
    林阳开口。
    他早在参加了两人的婚礼之后,根据火灵儿身上的一半血脉之力,就找到了火灵儿的父亲,如今才来找火灵儿,不过是为了不影响到石昊罢了。
    “谢谢,麻烦你跑了这么远。”
    听到父亲的消息,火灵儿露出了感激之色,心绪剧烈的起伏着,眼角都出现了一抹泪花。
    “还有没有别的事情?”
    林阳看着眼前的火灵儿,心中忍不住一叹。
    这可是石昊为数不多的执念,是万古之憾,哪怕舍尽一切而战,也无法阻止当初安澜一手横跨九天十地,抓走罪州。
    想到了安澜,林阳的眼神略微的飘忽。
    他在带着石昊和小兔子吃红烧黄金狮子头的时候,从石昊的体内看到了一滴血,一滴他看不出丝毫神异,但是他知道是属于准仙帝的血。
    “这个世界的时间点到底是怎么样的?明明确定现在不是石昊成为仙帝的时间线,我所在的‘现在’就是时间的最前沿了,为什么还会出现那一滴属于石昊的准仙帝之血?
    甚至连未来叶凡、狠人和无始这三人的踪迹也会频频的出现在今世。
    明明他们都还只是虚无缥缈的未来,只是无数种可能之一罢了,要是连虚无缥缈,无数种可能之一的未来强者都能如现在‘现在’,那么准仙帝、仙帝早就多成狗了,无数的可能性中,谁还没个希望成准仙帝。”
    林阳心中极为的费解。
    他自有手段确认,他所在的时间不是‘过去’,是货真价实的完美世界的‘现在’,可是一个个违背他常识的东西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了。
    “按照这个情况,本该在尸骸仙帝驱使下才能力量跨越天渊法则海阻隔的安澜,也还会‘照常’的轻易跨越这片仙王都忌惮的禁区?”
    林阳微微的摇头。
    再等上十几年,等异域的铁骑叩关,一切都会知晓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