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4章 改变

    王雱走之前没交代什么,因为王安石正当盛年,无需托付。
    可老王的母亲,也就是王雱的祖母却病了,这事儿沈安不出手心中过不去。
    “多谢包公,某这就去。”
    他叫闻小种去取了药箱来,然后拱手感谢包公。
    包拯颔首道:“与人为友,就当尽心。”
    沈安点头,随口道:“包公,那您为何没有几个朋友?”
    随后他就被一路追杀出了榆林巷,灰溜溜的去了王家。
    老包打小父母溺爱,所以是个宅男的性子。等大了之后,考中进士竟然不去做官,而理由是很奇葩的不舍得离开父母的身边。
    换做是后世,这等人定然会被人鄙夷为‘妈宝男’,可包拯就是实实在在的妈宝男,宁可不做官,也要守在父母身边。
    这样的人自然是不合群的,幸而文彦博伸出了手,护住了他。两人一路相伴至今,堪称是知己。
    老文被罢相后,恰好遇到家中的白事,如今在守孝。
    对于官员来说,父母仙去必然要辞官守孝,后续的仕途就得看你的手腕和人脉了。
    比如说文彦博,他虽然在家守孝,可却一点都不慌。
    为何?
    因为他曾经多次催促赵祯立太子,而且赞同赵曙进宫。他早早的就站好了队,未来自然会有收获。
    只有老王是个倒霉的……
    “倒霉的……”
    沈安呆了一下,边上的闻小种警惕的在看着周围,没注意。
    老王好像就是这两年回家守孝去了吧?而且还一去不复返,英宗登基召唤他回来,他只是拒绝。
    那时的王安石大抵是觉得赵曙不够果敢,不足以让自己一展所学,所以就在家教书养望。后来赵仲鍼一上台,果然就把他拎了上来,一路飞升成为柄国重臣。
    不会是现在吧?
    沈安的心情有些复杂。
    从朋友的角度来讲,他必须要倾尽全力;可从政治的角度来看,王安石和他渐渐有些对手的意思。
    自古政争的根源大抵是利益纠纷,大家的思路不对。
    沈安的思路也出来了,是从容革新派。而王安石却是妥妥的激进派,两者之间有些不可调和的矛盾。
    一路到了王家,老王在上衙,吴氏听闻他来了还犯嘀咕,但好歹是自己儿子的好友,就叫进来,亲自见了。
    沈安低头行礼,吴氏见他拎着个箱子,心中一动,就问道:“安北……听闻你乃邙山一脉,精通医术?”
    沈安当初撒谎说自己的老师乃是邙山隐士,于是不少人说是邙山一脉。
    可邙山都是鬼啊!
    沈安硬着头皮说道:“某……那个……只是略懂些,先前听闻府上老夫人病了,想着元泽不在,某就来看看。”
    这是为了兄弟两肋插刀的架势,吴氏一下就感动了。
    多好的年轻人啊!可惜早早的就成了亲,若非如此……
    长辈看晚辈,只要不讨厌,多半是越看越欢喜,吴氏就是这样。
    “家中的老夫人却是脚划伤了……有些肿胀,郎中也给了药。”
    是外伤?
    沈安心中一松,可等听到郎中给药时就问道:“敢问可消毒了吗?”
    “消毒?什么意思?”
    吴氏懵了,边上的仆妇更是一头雾水。
    “哎!”
    沈安叹息一声,说道:“邙山一脉对外伤的第一要务就是消毒。”
    吴氏一听就慌了,说道:“赶紧……安北且随我来。”
    沈安是晚辈,老王的母亲也大把年纪了,没啥避讳的,于是沈安被一路引到了老太太的卧室里。
    一进去沈安就嗅到了一股子浓烈的药味。
    床上躺着个老妇人,脸颊有些红晕,边上的仆妇正在扶着她喂水。
    吴氏过去低声说了些话,老妇人看过来,眼中多了些笑意:“是……是三郎认识的?”
    三郎说的就是王安石。
    吴氏一脸无奈的道:“是元泽。”
    老妇人哦了一声,看了沈安一眼,说道:“年轻人长得好看。”
    沈安干笑着,心想我可不英俊,老太太这是老眼昏花了吧。
    吴氏给老妇人盖上被子,然后露出了脚。
    这是一只肿胀的脚,受伤的部位是在脚底,伤口处呈青紫色,被药膏覆盖了,看不清。
    马丹!
    沈安有些怒了!
    “为何不切开?”
    已经发炎了,竟然不把脓水弄干净,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吴氏不懂,沈安叹道:“此事再晚就麻烦了。”
    “安北这话什么意思?”
    吴氏毕竟是深宅妇人,所以有些谨慎。
    沈安也不好直接动手,就说道:“还请夫人请示王公。”
    下人去传话,晚些竟然是王安石回来了。
    这位可是个孝子,为了照顾老娘,和朝中争执过多次关于自己的任职方向。
    王安石急匆匆的进来,见老母无恙,就和沈安出去说话。
    他眼中多了些血丝,可见这一路都是在担心中度过的。
    “家母如何?”
    “伤口没处理好,那个郎中……还不如从军中寻一个郎中来。”
    沈安说的比较直接,王安石一拍脑门,啪的一声,引得吴氏从里面出来,一脸担忧的模样。
    王安石叹道:“外伤外伤,军中最擅长啊!”
    吴氏一听就急了,“官人,赶紧去请了来啊!”
    老妇人那脚肿胀的一看就不对路,王安石也急,却没法:“为夫不识军中……”
    他突然看向了沈安,眼中有请求之色。
    “安北,你那边如何?”
    “小事!”
    沈安自己都没去,他叫闻小种去万胜军一趟,再回来时就多了个郎中。
    这郎中满脸络腮胡,身上的衣裳也不整洁,看着很邋遢。
    吴氏见了心慌,就悄悄的和王安石说道:“官人,这……不像是郎中吧?”
    王安石心中也有些不安,不过沈安和那人交流了几句之后,就过来说道:“很厉害!”
    王安石盯着沈安,见他并未迟疑,就咬牙道:“好。”
    “动手吧。”
    郎中拿了块圆润的竹片在老妇人的脚底刮着,没几下就看到了伤口。
    伤口肿胀,顶端全是白色的脓液。
    “畜生!”
    郎中忍不住骂道:“这是胡乱下手诊治,该杀。”
    沈安尴尬的道:“军中人就是这样粗豪。”
    可王安石夫妻已经没工夫管这个了,只要能救了他的母亲,别说是粗豪,粗鲁都没问题。
    郎中从箱子里摸出了一把小刀,在一瓶不知名的液体里浸泡了一下,就准备下手。
    “且慢。”
    沈安拿出了一瓶酒精,说道:“用酒精吧。”
    郎中眼前一亮,说道:“军中早就说有什么精能消毒,处置伤口之前要先涂抹一道,只是没分给咱们……”
    嗯?
    沈安的眼中多了些怒火。
    马丹!
    军中的酒精呢?
    这事儿他先压下了,等郎中割开了伤口,清理了创面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军中的金疮药最是灵验,这个他不怀疑。
    稍后处理完了伤口,一直忍痛的老妇人咦了一声,欢喜的道:“三郎……”
    “娘。”
    王安石赶紧近前,俯身等候吩咐。
    老妇人说道:“这伤口开始割开好疼,后来就觉着像是放气了一般,舒服了。”
    王安石笑道:“这是军中的郎中,处置外伤最是灵验,您安心养病就是了。”
    他又陪着母亲说了一会儿话,然后让妻子留下,他和沈安去了前面。
    “没有酒精?”
    沈安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郎中点头道:“是没有,先前说有,可就是一小瓶,处置两三次就没了。”
    王安石听出了些不对劲,就问道:“怎么回事?”
    沈安冷冷的道:“当初某和枢密院建言,说酒精对外伤有莫大的好处,验证过了之后就低价供给了军中使用,数量不少啊!”
    王安石明白了,他问道:“先前你浸泡刀子的是什么?”
    郎中说道:“是小人自己配的药。”
    “消毒不能胡乱用药。”
    沈安说道:“杂学里就有教授这些,伤口处最容易感染各种莫名其妙的东西,酒精能杀毒,最是管用。”
    王安石明白了,刚才要是沈安不拿出酒精的话,郎中的刀子上说不定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毒。
    卧槽!
    他旁的可以不争,可那是自己的母亲啊!
    “等!”
    他只是淡淡说了一句,沈安心知肚明,随后告辞回家。
    ……
    第二天一早,沈安又带着那个郎中来到了王家。
    “一夜之间就恢复了许多,可见是对了。”
    告假在家的王安石见伤口好转许多,欢喜的不行。
    郎中指着伤口说道:“若是当初伤到之后就马上处置好,早就好了。”
    王安石唯有苦笑,若是自己的母亲因此出了差池,他真的会抱憾终身。
    ……
    第三天,伤口已经结痂了,脚也消肿了。
    郎中给了些药膏,说道:“从明日起小人就不来了,这里有些药膏,每日给老夫人换一次就是。”
    王安石夫妇感激不尽,就拿了钱来感谢。
    郎中摆手道:“待诏给了许多……小人不敢再贪心。”
    吴氏觉得这是谦虚,就说道:“哪有嫌多的。”
    郎中难为情的道:“待诏给了小人两百贯……”
    “那么多?”
    边上的仆妇都被吓了一跳。
    只是处置个伤口罢了,竟然给两百贯。
    众人看向沈安,那眼神分明就是在看财神。
    王安石拱手道:“安北,多谢了。”
    沈安笑道:“某和元泽情同兄弟,这是应该的。”
    吴氏仔细看着他,赞道:“安北看着真是好看,以后若是不弃,我给你张罗几个女人。”
    我的妈呀……
    沈安苦着脸不敢接话。
    王安石说道:“安北在外面和为夫一般。”
    老王对爱情堪称是忠贞,吴氏闻言就喜滋滋的道:“果然是汴梁最出色的俊彦呢。那些人吹嘘什么这个出色,那个英俊,可和安北比起来,都是平庸之辈,不值一提……”
    吴氏一旦觉得你是自己人,那夸赞真的是滔滔不绝,而且还是个帮亲不帮理的典型人物。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