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1章 回来

    “然然,然然,你快跟我回去,今天是你姐大喜的日子,你别胡来,要不然仔细你的皮!这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走,跟我回去!”
    李在芬拉着简安然的手,往回拽,力气大的厉害,自己这个小闺女是家里最老实巴交的。
    性子最是软糯和气,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摔了一跤爬起来就往大闺女简安心的婆家跑。
    他们前脚才送走了简安心。
    连一天还没过去,后脚简安然就要去魏家,这算怎么一回事。
    对!今天是简安然的大姐简安心的大喜的日子。
    简安心还给了棉毛厂的厂长家的大小子魏铁成,是个吃公家饭的干部!听说是在交通局当个小科员。
    可是科员也是干部啊。
    人长得又气派,很会说话,温温和和,斯斯文文,可是说出话就是头头是道,看着就让人舒心。
    李在芬对这个大女婿很满意。
    毕竟自家的闺女也舍不得委屈。
    她虽然生了四个闺女,可是简定国也没说过什么。
    两口子是从村里一路打拼到了省城站住脚的。
    虽然不是工人,也没有城市户口,可是他们就是在这里买了房子,安了家。
    两口子虽然是做生意的,可是不觉得比城里人差。
    况且现在都九八年了,谁还那么计较那么一个户口。
    现在可不是当初。
    凭票才能买东西的时代。
    那个时候一个工人可是吃香的很!不少农村的人就指望着把闺女嫁到城市里享福。
    他们心目中的享福。
    可是现在不是了。
    改革开放都是十几年了。
    多少国营企业都破产倒闭,下岗工人多不胜数!政府鼓励大家再就业,工人已经不吃香了。
    也没有那么多的户口工作的问题。
    农村和城市的差异正在渐渐缩短。
    而他们就是那些幸运地在城市里扎根的村里人。
    简安然抬起头死死的盯着李在芬,那目光陌生的可怕。
    李在芬吓了一跳,急忙用手去摸简安然的额头。
    “你这孩子!是不是发烧了?前两天感冒还没好,这两天家里又忙活,是不是又难受了?要不然去屋里歇歇!”
    手掌心底下的额头温度并不高,还有些微凉。
    李在芬在自己额头上试试。
    是啊,不烫啊!
    “妈?”
    “去屋里歇着,都怪我这两天忙的顾不上你,恐怕是累着了!”
    李在芬还在自说自话,小闺女是她的心头宝,比起来自然是最小的最让人心疼。
    生了小闺女之后家里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
    她和简定国都没有觉得不是个小子就对闺女不待见。
    是!
    他们是想要一个小子。
    可是闺女在他们两个的心目中就是他们家的福星。
    自从生了小闺女,家里的日子就越来越好。
    自然他们偏疼一些小闺女。
    “妈!妈!”
    简安然一把死死的抱紧了李在芬。
    那力气大的都让人害怕。
    居然伏在李在芬怀里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让李在芬慌了手脚。
    闺女这辈子都是在手心里疼到大的。
    这么就哭成这个样子。
    李在芬心疼啊。
    一边抱着简安然到沙发上坐着,一边冲着屋外喊,“他爹,你快来!快一点!”
    一边用手轻轻的拍着闺女的脊背,那温和的动作渐渐安抚了简安然的心,她终于哭的声音越来越小。
    简定国听到媳妇喊,还以为什么事,“什么事啊?我外面还要招呼不少人呢,你也不看看什么日子!哟,闺女!这是怎么了?谁惹我们然然生气了?你说,爸给你出气,你快说啊!
    别光是哭啊!”
    看到小闺女哭的那一副样子,简定国心里也不舒服了。
    自己闺女一直都是捧在手心里的如珠如宝的宠大的。
    从来连大声都没有过一声。
    也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
    看着闺女哭的难受,伸手过去,想要揉一揉闺女的头发,结果简安然一回头,目光如刀子一般的锋利,直直的就躲开了简定国的大手。
    “别碰我!”
    那声音像是冰块一样的让人寒彻骨髓。
    简定国的手就那么直愣愣的在半空中伸着,缩回去不是,伸出去也不能。
    心里怔愣,闺女一向和他亲近,老爱腻着他,和他撒娇,这孩子还是第一次这么恶狠狠的对他说话。
    而且那样子活像是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一样。
    这是怎么了?
    “然然,然然,你看看这闺女不对吧?抱着我哭个没完,看见你怎么那么嫌弃啊?你做什么了?还有刚才一骨碌爬起来,就抓着我问她大姐是不是刚上车,死活非要追过去,这可是怎么了啊?”
    李在芬抱着闺女左看右看,就是自己的小闺女,耳后那一个扁桃体发炎化脓留下的疤还在,不可能不是自家闺女。
    可是这现在闹得是哪一出啊!
    两口子都着急的不行。
    简定国缓了缓心神,试探着问,“闺女,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跟爸妈说,别忍着,还是心里不自在?你大姐总要嫁人,可不能一辈子在咱们家待着啊。”
    想了半天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小闺女一向和老大亲厚,是不是看着大姐不在了,心里有了委屈,舍不得自己大姐啊。
    这也是他唯一能够解释的。
    简安然擦了擦眼泪,哭的鼻涕眼泪一起流,现在的样子可称不上好看。
    就是个邋遢鬼。
    不过总算心情能收拾起来,也能想明白很多事情。
    任谁一睁开眼睛,忽然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大概也是会心里惊涛骇浪翻涌。
    她第一感觉就是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的他们家可不怎么好。
    第一件大事就是大姐简安心嫁给了一个人面兽心的东西,那一家子都是狼子野心,哪里是对姐姐好,结婚之前,一直拖着不扯结婚证,开始说得好听,忙的忘了,可是就在结婚第一天的新婚夜里。
    大姐就被魏铁柱糟蹋了。
    一夜醒来,床上的根本不是魏铁成,反而变成了那个魏家的傻儿子魏铁柱不说,魏家一家反倒把脏水泼到大姐身上,说她不守妇道走错了门,还和小叔子有了一腿。
    又因为她和魏铁成没有领证,魏家逼着他们家咽下这口气,让大姐硬是和魏铁柱那个傻子结了婚。
    爸妈为了大姐的名声,只能同意了这一门亲事。
    谁让那件事街坊四邻都知道了。
    这一回魏家倒是利索!前脚同意,后脚就让大姐和那个魏傻子扯了结婚证。
    这个时候还看不出来魏家有问题就是傻子。
    可是木已成舟,有什么办法?
    大姐一辈子毁在了魏家,魏铁柱不光是傻子,还有暴力倾向,动不动就打人。
    大姐身上大伤小伤就没断过。
    活生生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硬是被折磨的生不如死。
    最后大姐跳了楼。
    这辈子她绝对不能让这件事继续下去,无论如何其他事情都可以放一放,这可是这件事不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