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8章 以理服人

    魏母点点头,不由得感叹自己生的儿子脑子聪明。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想法子扭转乾坤。
    魏父可不看好。
    “要是人家简安心不在呢?”
    魏铁成阴冷的笑道,“那咱们就咬死不承认,反正铁梅也在,就说昨天简安心不舒服,我又喝醉了,就没有能起来回去新房。
    你一个婆婆让铁梅和铁柱过去看看嫂子,照顾一下,具体发生什么,谁知道啊?难不成简家的人敢说简安心和铁柱睡在一起了?
    那简安心还是要嫁给铁柱。我们怎么也不吃亏。”
    魏父点点头,这倒是,咬死了不认账,谁还能说他们的不是。
    简家敢闹开了?
    “可是要是简家要是要离婚怎么办?”魏母怕煮熟的鸭子飞了。
    简安心可是带着那么多的嫁妆,现在人家爹妈都到了那里!
    要是真的要离婚。
    他们没也没办法啊。
    魏铁成笑道,“凭什么离婚啊?他们要是敢说得出来,安心可丢不起那个人,他们不敢说理由的,那就是无理取闹,到时候我拖都能拖死简安心,他爹妈不得为了简安心的将来,说不准不仅嫁妆全都能留下,还要赔偿我们一笔钱。
    我让他们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一次非要简家狠狠地大出血不可。”
    他谋算的很好。
    反正左右他不吃亏。
    这件事一开始就想好了结局。
    不过不是预想的结局,没有给傻弟弟娶一个媳妇罢了。
    可是他们也不吃亏。
    简家的那些东西够他们少奋斗很多年。
    谁让简定国有钱。
    不宰他宰谁。
    魏父魏母立刻拍手叫好。
    两口子眼中闪动着贪婪的光芒。
    准备好了打一场硬仗。
    今天之后,他们魏家可就翻身了。
    敲简定国一笔就够他们家好多年的收入啊。
    魏铁成家里可不富裕。
    这是要借着这一次翻身啊。
    魏家三口人急急忙忙赶到了新房。
    到了门口,魏铁成给魏母使个眼色,自己当先敲门。
    魏母明白。
    门开了。
    魏母像是一颗炮弹一样一头撞进去,准备进去就直奔卧室,先看看简安心在不在,再决定他们该下一步怎么走。
    可惜没有像她预想的那样。
    开门的人没被撞开。
    反而是劈头盖脸的一棍子砸在了魏母肩膀上,脸上。
    打的魏母嗷一嗓子就要嚎。
    魏铁成一看不对,这事情是要闹大,可是也要看看情况啊。
    摸不着情况,万一事情不对呢。
    他心思深沉,都用在这些心眼上了。
    要不然指定不是现在这样的位置,格局太小。
    一下子拦住了母亲的喊叫,可是也被擀面杖捶的叫苦不迭。
    “魏铁成,你们一家子黑心眼,烂肚肠,什么东西?我今天打死你个混蛋王八蛋。”
    李在芬举着擀面杖狠狠地上下招呼。
    也不打脸,专挑看不见的地方来,下手一个狠。
    “妈,妈,有话好好说!咱进去说,进去说!别让人看笑话。”
    这个时间点很多人家可没起床呢。
    魏铁成忍着疼痛,死命的抢过去李在芬手里的擀面杖,这个死老婆子真他妈打啊。
    下手那个狠。
    他觉得自己是不是肋骨都断了两根啊。
    一就手,硬是挤着李在芬推进门去。
    简定国后手扶住李在芬,瞪着眼,一脚揣在魏铁成肚子上,魏铁成撞在墙上,疼的眼泪都要下来。
    魏父急忙拦住简定国。
    “亲家,亲家,别动手,有话好好说。”
    就手把门关上。
    悄悄地给魏母使个眼色。
    这时候在这里废话干什么,赶紧按照儿子的计策行事啊。
    魏母顾不上儿子了,一个箭步就往卧室里闯。
    “安心,安心啊,你怎么了?妈听说你病了,现在好一…………啊……”后半截尖叫被死死的掐断在喉咙里。
    突兀的让人以为人断了气。
    本来倒在地上抱着肚子呻吟的魏铁成,以为事情成了。
    只要安心在里面,那么他们家今天就站在不败之地。
    终于露出得意的笑容。
    魏父也是一把就推开了和他纠缠的简定国,直接冲进去。
    “孩子他娘,出啥事了?”
    一进门两口子都傻眼,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魏铁梅和魏铁柱正赤条条抱在一起睡得四仰八叉,那身上是一点点遮羞的都没有。
    看着这样子的两条肉。
    魏父都要以为自己眼花了。
    魏母一把就把魏父推出去。
    “你还不出去!”
    一声怒吼。
    掀起被子就要往闺女身上盖。
    “亲家,这……是怎么回事?”
    魏父怒了。
    闺女和儿子睡在一起,而简家一家三口都在这里,这还用说,肯定是简定国捣的鬼。
    “怎么回事?还要问我,你自己不是长眼睛了,你自己闺女儿子在我闺女的婚床上胡搞,真他妈恶心人。我到要问问,你们家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一群他妈什么东西!”
    简定国一拳揍在魏父的眼睛上。
    魏父一屁股就倒在沙发上。
    眼前冒着金星。
    魏铁成一看不对。
    这是事情不对。
    急忙爬起来,“爸,爸,您别动手!咱们好好说话,别动手打人啊。”
    不护着魏父,看简定国那个架势要往死里揍。
    也不想想,他是简定国的对手吗?
    像个小鸡崽子一样,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个小白脸,能和干惯了扛大包的简定国比。
    就是现在两口子做生意到货,也不雇工人扛,简定国原本力气大,啥都能自己干了。
    这一下子本来就想好了无论如何也要揍一顿魏铁成,这不是正好的机会。
    逮住了魏铁成那个铺天盖地的狠揍。
    魏铁成这一下叫苦不迭了。
    他是这没想到简家这是不怕事情闹大啊。
    看着揍得魏铁成差不多了,再揍下去,魏铁成可就要出事了,简安然才施施然把自己亲爹拉住。
    “爸,别打了,咱们好好说话,以理服人不是。”
    魏铁成疼的撕心裂肺的,心里骂娘,你他奶奶的,现在知道以理服人了,刚才干什么去了?
    快要打死了,才想起以理服人。
    可是他能怎么办。
    打又打不过人家。
    “你个混蛋!给我滚起来,说!今天怎么办?”
    简定国真的火大,自己怎么就这么不开眼看上了这个滚蛋,想一想昨晚的事情,安心算是毁了。
    就算是离婚,可是刚刚办了婚礼,马上就离婚,街坊四邻怎么会不闲言闲语。
    还不一定怎么编排自家的女儿。
    想到这个,简定国就想杀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