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一章.东野司(求收藏)

    2003年,日本东京涩谷站街头。
    两三个穿着青白色高中制服的小女生正聚在一起,正兴奋地叽叽喳喳地讨论着。
    “你看,那边那个画画的小哥挺好看的啊,弥子,要不然你上去要个电话吧?”
    旁边有小伙伴笑嘻嘻地怂恿着爱生弥子。
    “哎?”爱生弥子将视线从手里的小黄本挪开,嘴里还在嘟囔着:“我可还有男朋友的,你让我去要别人的电话?这像话吗?”
    “说不定弥子你看一眼就喜欢上了呢?真的很好看,感觉像电影里的明星一样。”
    “怎么可能见一个就喜欢一个啊?你把我的爱情当什么了?”
    爱生弥子不太服气顶了对方一句,但眼睛下意识地往小伙伴指的方向瞟了过去。
    她看着看着就有些挪不开眼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发自心底的感叹一句——
    真的好帅啊。
    小伙伴指着的男生估计是个街头画家,此时对方正全神专注地盯着面前留白的画板,手腕唰唰唰的,运笔十分果断平稳,让人有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当然,爱生弥子不懂绘画技巧,对画画也没有兴趣。
    但可能是有‘认真的男生特别帅’这一点加成,她的视线就像是被磁铁吸住,挪不开了。
    对方肤色呈健康白,短发,发梢处微卷向里,清秀的面孔是深邃的五官,双眼温和干净...
    但除开这些,最吸引爱生弥子注意的还是从对方身上感受到的没来由的自信感。
    这份自信感在人群里特别扎眼。
    涩谷站人来人往。
    连混在这人堆里都有个女摄影师都忍不住偷偷地对这清秀自信的男生摁了快门,眼神跟男生看美女没多大区别。
    “怎么样怎么样?”
    “去嘛!去嘛!弥子!肥水不流外人田,就算你有男朋友了,我们几个可都还单着呢。”
    旁边的小伙伴嘻嘻地笑着煽动爱生弥子的情绪。
    爱生弥子是她们中最漂亮的女生,看上去阳光可爱,只要笑一笑,就必然能拿下对方。
    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爱生弥子心底嘟囔着。
    这理由倒是勉强让她的良心过得去了——
    这可不算花心出轨,顶多是给闺蜜制造机会!
    爱生弥子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这才心安理得地提着单肩包踩着小步子踱过去,像只骄傲的小孔雀。
    她也算是情场老手了!觉得自己让对方神魂颠倒不是问题。
    差不多靠近‘目标’一两米的时候。
    那个画画的清秀帅气男生突然从画板后面露出张笑脸来,同时对她笑着点了点头道:“你好。”
    他笑得特别好看,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这始料未及的问候打得爱生弥子措手不及,小心脏都被这干净笑容撩拨得剧烈跳动了几下。
    她红着脸,小声地打了声招呼,孔雀一样的骄傲也莫名卸了下来:
    “你好,那个...请问你是在干什么呢?”
    这话问出口明显是多余的,对方这一眼就看得出来是在画画。
    爱生弥子也意识到自己讲错话了,她惊慌失措地摆摆手,忍不住说道:“不好意思,那个...我...”
    “没关系。”男生礼貌微笑,同时开口道:“说起画画这个话题,那就有些说来话长了。”
    他顿了顿,“你愿意听吗?”
    或许是对方的声音中带着让人信服的感染力,爱生弥子都禁不住下意识地点头了。
    “有个女孩追了我五年,不过表白两次我都拒绝了。”
    “哎?”
    爱生弥子本来还以为是老套的情话,结果没想到对方嘴里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男生像是陷入回忆中。“前几天她说她很想我,没想到昨天居然大老远从大阪那边坐飞机来东京看我。”
    好浪漫啊...
    爱生弥子是比较纯粹的高中女生,特别钟意这种干净浪漫的爱情,忍不住问道:
    “然后呢?”
    “这一次我没有拒绝她,她哭了,哭得像一个孩子。这或许就是...”
    “哇...所以你才出来画画的吗?”爱生弥子惊叹一声,反问一句。
    为了供养女生,出来卖画,两个人在东京相依为命,这未免也太浪漫了。
    “不是。”男生笑着摆摆手:“我只是想说,这也许就是男生之间所说的吹牛吧。”
    然后他又补充一句:“卖画倒是真的。”
    “......”爱生弥子这才意识到被对方调侃了。
    她露出一脸嗔怪的表情,不过心里也对这刚见面的男生添了几分亲近之感。
    男生的脚下是一块木板,上面端正写着字。
    一幅5000圆。
    他脚边是各种各样的画作,有油画、针管笔速写,也有日本传统浮世绘手画作、甚至还有中国水墨画——不过大部分还是铅笔速写画作。
    这些形态各异的画作摆在地上,给爱生弥子唯一的感受就是‘好看’。
    她不懂什么画画技巧,也不懂什么留白,也不懂什么阴影虚实,什么都不懂,只是凭直观来看感觉特别好看。
    感觉学校的美术老师都没有这个男生画出来的东西好看。
    这些画大部分都盖了章,右下角带着他的名字。
    “东野司。”
    爱生弥子念着这个名字,只觉得这名字念起来很顺口。
    她看着地上这些排得整整齐齐的画作,觉得买回去挂着倒也没问题。
    但5000日圆...
    这对她这个高中生来说又不是个小数目了。
    她左思右想,最后还是扣紧了自己的小钱包开口道:“能不能麻烦东野先生为我画一幅画呢?”
    “可以啊。”东野司笑了笑,又说道:“不过我看小姐估计才高中生年纪吧?5000圆是成人价,对你来说太贵了点,小姐也长得这么漂亮,我就收你2500圆吧。”
    长得这么漂亮。
    这就是句普通的恭维话,每天爱生弥子都能从同年级的男生嘴里听见。
    但换作长得特别好看的东野司来说效果就又不同了。
    明明平时都已经听腻味的话,却让爱生弥子小心脏跳了又跳,她面色通红地‘嗯’了一声。
    长得好看是真的有特权,2500日圆就是宰人价,但是爱生弥子就是吃这套。
    东野司把画板从画架上拆下来,又铺了张新纸:“不知道小姐想让我画什么?”
    “还能指定内容的吗?”
    爱生弥子又是小小地吃了一惊。
    一般来讲这种收费的街头画画也就是画一画你这个人的头像——撑死了也就多画个上半身。
    毕竟这样速度更快,更方便赚钱。
    可听东野司话语里的意思,好像自己还能指定内容。
    “嗯,差不多吧,只是我有些担心...”东野司看上去有点犹豫。
    “担心?”爱生弥子疑惑。
    “小姐你长得这么漂亮,我担心我画不出来那种青春明媚的感觉。”
    东野司又笑着说道。
    这毫无疑问又是打趣的话了。
    爱生弥子脸色一红,半天呐呐地说不出话。
    她在同龄人里还算丰富的恋爱经验,可在东野司面前根本就不是一个段位,被杀得丢盔卸甲。
    “那能不能请您给我画一张速写全身像?”
    爱生弥子被撩拨得低下脑袋,一脸柔弱好欺负的模样。
    这完全把她自己说的‘你把我的爱情当什么了’的话直接抛到脑后。
    “全身像?需要背景么?”
    东野司也没继续撩拨。
    工作毕竟是工作嘛,他又不是牛郎,口上撩撩妹就够了。
    他低头问了一句,直接上手了,他手腕勾动,运笔又快又稳,看上去极为老练,只是寥寥几笔,爱生弥子整体轮廓就已经跃然纸上。
    “没事的,不用背景的。”爱生弥子急忙说了句。
    “我知道了。”东野司含笑点头。
    他似乎带着一种天生的亲切感,而且还风趣健谈,只是笑一笑就能勾过来不少女人。
    至少在他速写的这段时间内,已经有几个在涩谷逛街的女大学生在旁边过来搭话聊天了。
    其中还有两三个女大学生准备掏腰包让东野司帮忙画画。
    可东野司都微笑着拒绝了。
    这些出来玩的日本女大学生很大概率是盯上他这张脸。
    画画是假,和他晚上谈个几十亿的大生意才是真的。
    日本人对‘性’这个方面本来就很淡薄,这种出来主动玩并且主动搭讪的女生都是老油条了,不知道都吃多少男生了。
    还是和爱生弥子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女高中生相处起来比较简单。
    不过就算拒绝,东野司也掌握得特别得当,不过分亲近,也不过分疏远,全程都笑着陪聊天。
    从远处看,像是他脚踩了好几条船还不翻船一样。
    老船长了。
    “好了,弥子小姐。您过来看看吧,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也能及时修改。”
    东野司画完后,为爱生弥子让开一个身位。
    “好,东野君。”
    爱生弥子在刚才的一番沟通中已经把称呼上升了一个阶层,能带着‘君’的语缀来称呼了。
    她迫不及待地来到画板前,想看看东野司画得怎么样了。
    但这一看,她就有些挪不开步子了。
    不是难看。
    而是太好看了!
    就连爱生弥子都懵了。
    明明是十分标准的速写,上面的脸也还是自己这张脸,该圆的圆,该扁的扁,没多大变化,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好看!
    没错,就是同一张脸,可在东野司手下画出来的就像是加了特效一样,好看得让旁边围观的几个女大学生都啧啧叫好。
    与学校里美术老师画出来的东西不同,东野司手底下的画作带着一股说不出的味道。
    画上的爱生弥子,短发,水手服,藏蓝中长裙,眼睛里带着散不去的小骄傲,活灵活现的,看人的视线似乎都高人一等。
    眼角,脸型,姿势,动作。
    就只是寥寥的几笔,爱生弥子就感觉狡黠又带着小骄傲的另一个自己似乎就已经在画中笑眯眯地注视她了。
    最重要的是。
    爱生弥子只是看着这幅画,心头就涌现出说不出的幸福平静的感觉来。
    她是应届生,每天不止是要应付作业,还要抽时间去补习班,压力特别大。
    可不知道为何,看着这张速写画,心底一直积蓄的压力就莫名消散了不少。
    爱生弥子看着看着就愣神了,直到好友过来才勉强叫醒她。
    她又惊讶又疑惑,之后便听见东野司有些关心的声音:
    “小姐,请问怎么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