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二章.和千千万万的故事一样

    “小姐,请问怎么了?”
    东野司看着完全呆愣住了的爱生弥子,心里也有点奇怪。
    怎么回事?
    明明用的是系统给的技能,怎么画出来的东西还能把一个人给看傻?
    这...穿越过来才一个月,刚刚才熟悉2003年日本这边的环境,可别真把爱生弥子弄傻了——那问题可就大了。
    东野司抬了抬下颚,思考着。
    正如千千万万个故事里那样,东野司是个穿越者。
    他前世是个天朝的美术大学生,毕业后则是作为正统画家出道的。
    就这样断断续续画了好几年,东野司在天朝各地都办了好几次小画展,在当地都算得上是小有名气的画家——至少养家糊口不成问题。
    一个月前,他稀奇古怪得穿越到这个世界的日本,成为了这个叫做东野司的日本高中一年级学生。
    当然,这些都不算重要的,最重要的是——
    东野司尝试集聚精神,淡蓝的页面便在他面前缓慢浮现。
    姓名:东野司。
    身体素质:15(普通成年人1.5倍,下一等级需要1000知名点数)
    身体状态:健康。
    天赋:你前世的美术天赋使你迅速上手任何绘画以及与绘画相关的手法。
    绘画等级:炉火纯青—登峰造极(需要100000知名点数)
    绘画技能:移情别意(欣赏者能从你饱满情绪的笔触中感受到画中人物的喜怒哀乐)
    下一绘画技能:绘影绘色(欣赏者能透过你逼真的画技亲身体验画中环境。)所需知名点数10000点。
    其他技能:唐手(开拓下一技能空栏需要知名点数1000点)
    剩余知名点数:100点。
    注:知名点数能够提升身体综合数值,提升越高身体素质需要更高知名点。
    注:更多人知道你的名字,被你的作品吸引,便可获得知名点数。
    或许是天朝穿越者前辈庇佑,东野司穿越之初便自带了个系统,倒也不至于赤手空拳打拼。
    至于唐手这一技能?
    这就是前世学了玩儿的,上不了台面的玩意儿,东野司不太喜欢与别人拳拳相交。
    他一直都是个斯文人。
    前世也就把有个性骚扰自己女学徒的二流子打进了医院躺了大半年而已。
    他还是比较喜欢和别人讲道理的。
    比起这种无关紧要的事,爱生弥子的反应却让他有点担心。
    这是他第二次用这坑货系统上那‘移情别意’的技能。
    别画一幅画就把别人画出了个痴呆来——那可就不好了。
    “啊...没有。东野君画出来的东西实在太好看了...我...有点感动。”
    爱生弥子急忙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同时那双大眼睛时不时地还往画上瞟,显然对这幅全身速写画喜欢得很。
    “有点感动?”东野司心说一幅画还能把你看感动了?
    “我也是...”旁边有个涩谷的女大学生喉咙干涩地开口:“我想起我去世妈妈她姐姐养的那条狗了。”
    只是这联想顺序未免也太扯淡了。
    东野司都不太懂她是想妈还是想狗了。
    况且他画的是爱生弥子,是个女高中生,对方是怎么从这画里面看出狗脸来的?
    “嗯,谢谢你,东野君,我很喜欢这幅画,能请你盖个章吗?”
    爱生弥子请求道。
    “可以。”东野司毫不在意地取出印章,被自己宰了两千五百日圆顾客的要求还是要满足的。
    在日本,印章可以说是随处可见,因此也有印章比亲笔签名还重要的说法。
    东野司这带着的是舍印,不是正式印章,可以随意使用,不具备某些法律效益。
    可比起盖章这玩意儿,他更担心的是爱生弥子的精神状态——可别被系统的技能弄成了痴呆。
    后面爱生弥子也没再走神,她只是特别珍惜地把速写画卷了起来,对着东野司点点头,又塞了东野司两千五百日圆,接着就转身和她小团体的两三个小女生离开了。
    她显然是忘记了自己过来要电话号码的目的,还反被东野司三言两语忽悠得买了幅画。
    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东野司放下心来。
    还好,没出什么问题。
    “不好意思,各位,我接下来还有些事情要去办,先失陪了。”
    东野司将目光收回,飞快地收拾好画架,同时侧头对那几个还在想妈想狗的女大学生打了声招呼。
    “等等!东野君!”身后有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女大学连忙喊停:“下次可要给我画幅画啊。”
    “下次一定。”
    对方长得还算不错,东野司也笑着对她摆摆手,夹着画架、画板,卷起地上的十几张画卷就离开了涩谷站。
    ......
    东野司的家在足立区,三室一厅,浴卫相连。
    这户型在东京算是标准户型。
    在这寸土寸金的东京,能有这样的房间住下已经很不错了。
    还没等他进家门,便听见几声轻盈担忧的呼唤声:“阿司、阿司,你在哪里?”
    细软的声音带着明显的焦虑感。
    东野司一听,立马走进屋内,向客厅望去。
    此时,一个柔弱女生正急得在客厅里打转。
    她把垃圾桶盖子掀开,“阿司,在这里吗?”
    接着又低下脑袋,趴在地上,看向沙发底下:“阿司在吗?”
    随后又打开电视柜,不放心地往里面瞅一眼:“阿司,躲在这里了吗?”
    这柔弱的女生明显是急了眼了,带着眼泪打转,慌不择路,连厕所的马桶都掀开往里面看两眼,还要叫两声东野司的名字。
    东野司寻思再不应声她估计要打电话报警了,于是应道:“千早姐,我刚从外面回来。”
    一听见东野司的声音,女生呆呆地回过头。
    她就呆在原地,看着东野司,站了好久,然后眼泪哗啦啦地一下子就下来了。
    关键是她还不敢哭出声,只用大眼睛水汪汪地盯着东野司,一脸委屈巴巴。
    过了一会儿,她走过来踮起脚理了理东野司的衣领,傻傻地抬起脑袋:
    “阿司,为什么要乱跑?不要乱跑呀,外面很危险的...很多坏女人的。”
    “出去有些事情。千早姐吃饭了吗?”
    东野司伸手摸了摸女生的脑袋。
    “阿司还没吃,所以姐姐也不吃。”女生乐呵呵地傻笑两声。
    “那我们吃饭。”东野司将拎过来的便当展示给东野千早看。
    晚餐吃得很便宜,就是便利店的定食便当,一个五百圆,里面塞了一个鸡肉饼淋了酱汁,没有蔬菜很朴素。
    一边吃,东野司一边看着面前的女生,目光温和。
    这个女生是原主东野司的姐姐,名叫东野千早。
    原主父母因夜遇杀人犯,不幸遭难去世,只留下东野司与她相依为命。
    家中支柱瞬间倒下,东野千早本就不是什么坚强的人,遭受到如此沉重打击,她很快罹患精神障碍方面的疾病。
    看着面前的东野千早,东野司深深地吸了口气。
    老实讲,他并不是那种无私为人的性格,也有过将东野千早送进精神病院的想法。
    但是——
    “阿司,这个很好吃的,给你吃。”
    东野千早将鸡肉饼夹给东野司。
    只是鸡肉饼一给东野司,便当基本上就什么都不剩下了。
    她就这样,白色的米饭沾着点菜汁,大口大口地吃着。
    时不时还抱着碗筷,嘿嘿嘿地傻傻憨憨地冲东野司笑着。
    看吧,东野千早这个姐姐对自己如此尽心,东野司也不是铁石心肠,自然不太愿意将她送进精神病院。
    生活再困难,有些事情却是底线,而底线,是不能动的。
    东野司停下筷子,将自己那块鸡肉饼连带着东野千早刚夹给他的一起塞回了对方的碗里,笑着回答道:
    “其实我不太喜欢吃鸡肉饼的,还是让千早姐帮我解决了吧。”
    “是吗?”东野千早抓了抓头发。
    对于东野司的话语,她一直都是特别相信的,但是——
    鸡肉饼她吃过,很好吃的。
    弟弟怎么不喜欢吃呢?
    难道他只喜欢吃白米饭?
    她呆呆的,有些迷茫,最后问了一句:“那阿司喜欢吃什么呀?”
    “我?我比较喜欢吃马里亚纳海沟产的鲈鱼吧。”
    东野司随口编撰了个玩意儿。
    至于马里亚纳海沟产不产鲈鱼...这东野司就不知道了。
    “喔...喔!”
    东野千早怔怔地点了点头。小脑袋还在琢磨马里亚纳海沟在哪儿。
    比起这个...
    “千早姐。”东野司放下筷子:“你是不是很想我留在家里?”
    “是啊,外面那么危险。”
    东野千早柔弱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眨了眨,姣好的脸蛋上也浮上阴影。
    东野父母就是在外死亡的,这自然是她心理一大阴影。
    “那我休学陪着千早姐怎样?”东野司循循善诱。
    “不行!!!”
    轰地一声。
    东野千早纤细双手砸在了桌面上。
    真是‘砸’在了桌面上,连手都砸得通红。
    东野千早看着东野司。
    执拗,认真。
    又是这样。
    东野司每次与东野千早讨论这个休学话题,她总会特别激动,斩钉截铁,不管怎么样都必须让东野司上学。
    可老实讲,一直让这种状态的东野千早一人待在家里,他确实不放心。
    看来还是得继续在校长那边花时间啊...
    东野司心里想着。
    这时,东野千早也及时凑过来,大眼睛里带着眼泪,求着东野司:“阿司会去上学吧?阿司最听姐姐的话了,对不对?”
    精神方面有障碍的她不太清楚‘上学’是什么意思。
    但只要一听见东野司说‘休学’这个事。
    她就会变得格外焦躁。
    “知道了。”
    东野司放弃休学的想法,答应了东野千早。
    “嗯!”
    听见这句话,东野千早紧皱的细眉才松开。
    但她那双大眼睛却依旧不安地来回在东野司身上扫视,颇有些忧心忡忡的感觉。
    她担心东野司只是在敷衍自己。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