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六章.喜欢说大话的《午夜凶铃》作者

    确定了那边的人就是《午夜凶铃》的作者东野司后,细川小春也没犹豫,干脆就自我介绍道:“东野老师你好,我是浦岛出版社所属,周刊《恶寒》漫画杂志编辑细川小春。”
    电话那边似乎在和旁边的人说些什么,过了差不多五秒后才回答:
    “你好,细川编辑,我是东野司。”
    这声音听起来有些年轻啊...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年轻人。
    细川小春心底奇怪。
    这么说或许有些不好,但画恐怖漫画的作者,大部分都是三十多岁的中年漫画作者了,都有些人生经历的...
    毕竟让一些没有资历的年轻人去画恐怖漫画,一般来讲是没有那个味道的。
    但年龄问题她也不好问...毕竟这也不是查户口,她的任务就只是与东野司交谈关于《午夜凶铃》的问题。
    “东野老师的漫画《午夜凶铃》,我已经粗略看过了,请问最近能抽出时间吗?我想和您实际见一面,讨论关于《午夜凶铃》的事情。”
    “我大概明天下午四点多会有时间。”
    下午四点多...?是有什么工作吗?
    细川小春并不是特别在意,漫画这行业最近本来就萎靡不振,她认识的有些作者有人都去工地接副业了。
    97年亚洲金融危机刚过去,日本经济遭受到了沉重打击,在这种百废待兴的情况下,有份工作已经很不错了。
    去工地嘛,无非就是搬搬砖,运运砖,挺正常的,而且工钱还是日结,很方便的,特别适合漫画家。
    最近漫画产业不景气,很多漫画家都还在工地混出头了,成了长期工。
    指不定这位东野老师也是如此呢?
    她极为干练地做好了记录,接着回答道:
    “我明白了,那么就明天下午四点半,地点在我们编辑部可以吗?”
    “好的,到时候再见,细谷编辑。”
    那边的《午夜凶铃》作者很有礼貌的说了一句,随后便将电话挂断了。
    细川小春禁不住松了口气。
    总算谈妥了...而且过程还没什么波澜...
    “怎么样?细谷编辑?《午夜凶铃》的作者怎么说?”
    旁边盯着她看了好久的男性编辑莫名热切地问道。
    “呃...”
    细川小春刚要说话,却发其实不止是这个男编辑盯着自己看,而是剩下的编辑都在两眼放光地盯着自己。
    就好像是在盯着什么稀罕玩意儿一样。
    细川小春真有些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
    作为恐怖漫画编辑部的同僚...被恐怖漫画吓成这个样子...这有点说不过去吧?
    不过,自己也好不到那里去。
    细川小春看着自己面前用大铁链子拴住的电视机,干咳两声。
    时间来到两天前。
    那个时候的细川小春刚从楼下邮寄处把这周邮寄过来的漫画原稿拿进编辑部。
    这也算是细川小春的工作了,虽然是个新人编辑,但她还是比较看重这些新进投稿者的。
    走上楼,映入眼帘的是浦岛出版社的标识——淡灰的岛岩。
    据说这是初任社长想把浦岛出版社做大到日本第一,所以,才设计出这种像是拔出海面的成为最高峰的孤岛一样的标志。
    甚至还有上一任总编觉得《恶寒》的销量节节滑落是他的原因,他觉得对不起初任社长,还带着全体编辑专程对着标识下跪认错,就差磕头了。
    只不过这些热血传说,细川小春都没太大的感觉。
    编辑部里就她资历、地位最低,每次她都被使唤着上下楼取漫画原稿,因此一天要见五六次这‘孤岛’标识。
    看都看烦了,还怎么热血得起来?
    而且工作热情这玩意儿她从来都不缺的,所以这种心灵鸡汤,她觉得还不如算了。
    真要灌鸡汤的话还是快请个送件员吧,每天上下跑好累...
    细川小春拎着漫画原稿进了编辑部。
    浦岛编辑部的工作环境还是可以的,每个编辑面前都备着2003年的大头电脑,只是平时不怎么用,也就统计漫画销量数据的时候看两眼。
    每台电脑旁边留着一部座机电话,用以前台转线,与漫画作者交流。在距离办公区域不远处的墙壁上贴着曾经在周刊《恶寒》的彩色海报,顺带还有一台电视机用作编辑们闲时观看新闻报道。
    与资历高的前辈一一寒暄,打过招呼后,细川小春揉着太阳穴,开始将收到的漫画原稿一一从文件袋里取出。
    她要开始看这些原稿了。
    要是有好苗子,作为审稿的编辑,细川小春可以提前找到作者,担任其漫画的担当编辑。
    要是培养出一部好的漫画,作为担当编辑的细川小春脸上也会特别有光,甚至还能在漫画杂志上露个名字——
    虽说是这样,可实际上细川小春并不抱期待,因为邮寄过来的漫画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好稿子。有经验的老作者都是直接找编辑商谈,然后再定稿。只有纯野生新人才会用邮寄的方式给编辑部寄稿。
    但野生新人的水平...?这...懂得大家都懂。
    细川小春甚至还收到过小学生、初中生画的东西——看起来不像恐怖漫画,倒像是科幻漫画《异形》。
    也因此那怕细川小春已经就职一个月,到现在也是两手空空,她没有负责作品,那怕夹在杂志中间的两三页短漫都没有。
    很真实。
    但也是没办法的事。
    她就只是个新人编辑,不像前辈编辑那样有老漫画作者找他们投稿,只能每天收收新人邮寄过来的稿子过日子了。
    这在日本职场叫做沉淀期。细川小春估摸着自己还得‘沉’两三个月才行。
    她摇摇头,继续翻原稿。
    翻着翻着,一张纸从她手底滑落。
    这张纸看上去似乎不是原稿纸,漫画的原稿纸都是很厚的...
    那这又是什么?
    细川小春将其拿起,喃喃自语念着上面的句子:
    “有心脏病、癫痫病史的编辑不宜翻看...”
    嗯???
    嘶...这还自带电影报幕提醒的?
    细川小春看着看着就笑了起来。
    这漫画作者也太有意思了,还想到了这种弄虚作假的好玩噱头。
    细川小春在这边自言自语,旁边的男性编辑也是回过头看了她手里的纸条一眼,接着也有些乐呵呵地出声了:
    “现在的新人漫画作者还挺有意思的,还夹着这种纸条,这是想造噱头吧?”
    “不过还确实挺有用的,他这么一说,我就还真有些想看看了。”
    细川小春转而应了男编辑一句,本来还在清点漫画原稿的手指停下了。
    她打算看看这‘心脏病、癫痫病史’的编辑不宜翻看的漫画。
    至于会不会真被恐怖漫画吓到...?
    这就是在开玩笑了。
    说句不客气的,在场的编辑谁没看过几十部乃至上百部恐怖漫画?大家都是恐怖漫画的行家,凭什么你一个新人在我们面前充高个儿?
    这并不是自大,而是自我认知准确。
    要真随便来个恐怖漫画都能把编辑吓出癫痫,心脏病发猝死身亡...那这行业怕不是得一天往太平间抬十多个人,死都不够死的。
    这个《午夜凶铃》的作者牛皮吹得未免也太大了,说到底,就是太小看编辑这一行业了。
    “《午夜凶铃》...”
    细川小春看着褐黄色带封口的文件袋子上的漫画名,嘟囔了一句。
    这漫画标题倒是挺浅显易懂的。
    不过听名字像是已经画烂了的电话题材的恐怖漫画...
    她摇摇头。
    哎,这么一想就又没什么期待感了。
    不过还是得看下去。
    细川小春尝试打起精神,捏着厚厚的漫画原稿纸看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