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七章.叮、铃、铃——

    细川小春翻到《午夜凶铃》原稿第一页。
    通常漫画的第一页基本是这部漫画的封面,而画封面的功底同样也能反应出作者画技的功底。
    而午夜凶铃的封面...
    过分干净的原稿纸上是这么一幅画面。
    从背景上来看,这应该是个和式的小房间。
    阴暗湿冷的和式小房间中,一台电视闪着雪花...
    背景是黑色。
    阴冷的房间中,就只有雪花屏的电视散发着亮彩
    而有了光亮,人的眼睛就会不自觉地追逐光亮。
    可这电视屏散发的亮彩却不是温暖的,而是那种像是带着阴冷的感觉。
    就好像阴凉手掌顺着脖颈下滑一样,让人心底发冷。
    细川小春看得起了鸡皮疙瘩,心里也在暗暗点头。
    这封面画得还算精致啊,配色也讲究,这个作者的画力应该不弱。
    看来这《午夜凶铃》的作者还是有点料子的,似乎不是什么半碗水。难怪敢写下‘心脏、癫痫病史’的大话。
    不过就这样想把编辑吓倒...这还是太嫩了。
    细川小春心底想着,手底下却翻到下一页,开始正式审查剧情了。
    九月五日,星期日。
    在原稿最上方的一个小格子里,留着这样一个日期。
    这...留下了个日期是什么意思?
    细川小春有点不太明白。
    带着这个疑问,她目光继续往下看。
    故事一开始是在浅川友子与她的朋友智子之间发生的。
    深夜,十五六岁的女子高中生正值思春期,两个人抱在一起滚床单,时不时地还说些互相说点带颜色的笑话...
    还算轻松的氛围与《午夜凶铃》作者活灵活现将人物还原出来的画技,让细川小春也禁不住露出了点笑来。
    但很快,留着长头发的智子转过头,像是刚想起来什么一样开口了:
    “说起来,你听过最近有个关于录像带的怪谈吗?”
    “录像带怪谈?”原本与智子滚作一团的浅川友子愣住。
    友子是知道智子比较喜欢都市怪谈的,平时友子也会跟着智子起哄。
    不过今天却有些不同,她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了,看上去有点阴郁害怕。
    这一格浅川友子阴冷的表情与上一格友子欢快笑着的表情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
    变脸色的速度就好像突然把浅川友子的那张脸带着脸皮都血淋淋撕下来了一样...
    这画技...
    细川小春看着背脊发凉。
    故事继续下去。
    “嗯。录像带怪谈。”智子点头了,“一个高中生男孩和家人一起去伊豆岛度假,他们住在一间老旧的民宿旅馆里。”
    民宿旅馆很老旧,木制,上面爬满了枯萎的爬山虎,旅馆四周是郁郁葱葱、森然发冷的树林。
    细川小春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故事里的友子。
    是的...
    漫画的形象拉扯着...变得立体了起来。
    当细川小春再恍惚回神的时候,她的面前坐着一脸兴致勃勃的智子。
    对方的声音,表情,都特别真实,仿佛伸手就能碰到。
    “那个高中男孩子想出去玩,但又不愿意错过自己想看的节目,”智子看着细川小春,兴奋地继续说了下去:“因此他就打算去玩的时候用录像机把节目录了下来,可是...”
    智子摊了摊手。
    “可伊豆岛那里没有电视台用这个频道,所以应该什么都没有录到才对。但当他在家放录像带的时候,一个女人出现在频道上,她抬起手——”
    啪!
    一声脆响!
    苍白手指!豁然抬起!
    就好像要戳到细川小春的脸上一样,智子的表情也开始扭曲。
    黑色的长发开始舞动,红嘴的唇扭曲,笑容咧开!难以形容的骇人!黑色的眼睛冒出黑色的‘墨水’。
    “你在一周内会死!”
    轰隆隆!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惧感从细川小春的心头腾起,她狼狈地从办公椅翻滚而下,接着智子的身影也缓慢地被拉回漫画中,变得无影无踪。
    “呼...”
    细川小春面部肌肉僵硬了,满脸都是冷汗。
    她不可思议地看着手里的原稿。
    上面正好是浅川友子被智子吓得呆在原地的表情。
    这代入感未免太强了...吧?
    这种恐惧仿佛要把心脏都挤开的感觉...
    可是...还想往下看!
    越是害怕,就越想往下看。
    就像是上瘾了一样。
    怕,还想看。
    细川小春手指抖着,往下翻去。
    智子看着被吓呆的浅川友子有些高兴。
    毕竟听怪谈的友子真被自己所说的怪谈吓到了。
    “后面,男孩接到了电话。电话内容只有一句话‘你看见了’。一周后,男孩子就死掉了。”
    智子对这个怪谈做了总结,看上去对友子的反应心满意足。
    可很快,她就发觉了不对劲。
    在她止不住欢笑声的时候,好友浅川友子的脸色越来越差。
    这时,智子才想到了一件事。
    她看着浅川友子,过了好一会儿才不确定地问道:“友子...我记得你上周,和伊渡君他们一起去伊豆岛旅游过了吧?”
    气氛变得紧张了。
    外面的黑夜压下,似乎象征着什么不祥的预兆。
    友子从椅子下来,与智子一起坐在地毯上:“那天晚上,伊渡君发现了一盒奇怪的录像带,我们全都看了一遍。”
    原本友子是想带着轻松点的笑告诉智子的,但说到最后,友子的笑容就看不见了。
    她的目光盯着桌面,似乎陷入了回忆:“只记得当时录像一看完,电话就响了,电话那边没有人。”
    原本还笑着的智子也笑不出声了。
    她只是愣愣地、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真恐怖。”便没了下文。
    “其他人都听过这个故事,大家都很害怕。”浅川友子转过头,完全笑不出来:“今天就是一周了。”
    这句话一出来,原本觉得还有一周缓冲期的细川小春只觉得阴影攀爬上背,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就仿佛有不可直视之物在暗处注视着自己一样。
    故事里的智子也吓呆了。
    她看着友子的表情,目光抬起又压下,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为难地笑了:“你就是想吓唬我吧,友子。”
    沉默。
    安静。
    房间里空无一道声音。
    仿佛连空气都凝结了一样。
    下一刻——
    脸色阴霾的友子明媚地笑了起来,她锤着智子的肩膀:“你怎么猜到的?”
    面色沉重的智子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过了好一会儿才又好气又好笑地拍打着友子的肩膀:“难以置信,你这个家伙——”
    两个人又欢快地闹了起来。
    是啊,友子只是开了个玩笑而已。
    恐怖感一扫而空,就好像本就什么都不存在一样,连灯光似乎都亮了几分。
    连刚才还满脸紧张的细川小春都松了一口气。
    真是被吓到了!
    她真害怕有通知七天后死亡的电话打过来。
    细川小春翻到下一页。
    这一页构图很简单。
    但却让细川小春原本轻松下来的心情瞬间又提了起来。
    叮铃铃——
    电话...
    响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