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八章.《午夜凶铃》封面

    电话响起的那个瞬间。
    就连细川小春都仿佛幻听了一样,耳边似乎有快要阴森森的电话声响了起来。
    她抬手,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下一页的内容。
    智子和友子会怎么样?
    她们会不会死掉?
    故事的进展如何?
    她满脑子都是这类的想法,但是——
    “没了?”
    细川小春有些傻眼。
    电话铃声响起,友子起身去接电话就是最后一张《午夜凶铃》原稿了。
    刚好就卡在了这种正正好的地方!
    断章了!
    细川小春也没有想到。
    她甚至有种打电话给东野司,问他‘你怎么回事’的冲动。
    她完全沉浸在了《午夜凶铃》的剧情中了。
    这种恨不得马上看见后续的心情...颇有种小时候攒钱买漫画杂志的时候。
    这是一部佳作!
    细川小春毫不犹豫地在心底给《午夜凶铃》打了高分。
    不止是作者高明精湛,足以把人物画得栩栩如生的画技,还有这毫不逊色于画技的剧情节奏把握感!
    当然,最让细川小春在意的还是《午夜凶铃》的代入感。
    就好像漫画里的事情一切就发生在自己身上一样。
    “这又是那路子野生新人作者?东野...?”
    上面就留了个姓,没留名字,下面是一串电话号码,想来是这位作者的电话号码。
    细川小春随手把这部《午夜凶铃》重新翻到第一页。
    这稿子通过连载会议绝对不难,但她还是打算再认真审审稿,好好儿琢磨琢磨。
    细川小春重新翻到第一页,一眼看去。
    依旧是摆放在阴暗湿冷和式小房间中的破旧电视。
    电视屏幕正闪动着雪花...
    闪动...
    跳跃...
    画面转动——
    细川小春好像莫名看见了...
    电视中...好像有一口潮湿、爬满藤条的古井。
    嗯?
    细川小春揉了揉眼睛,张张嘴,又看过去。
    刚才明明没有这些东西的...
    过了一会儿,画面中的电视又闪起雪花,接着又一个定格。
    古井边缘,是一条纤细青白的手臂。
    这条手臂从古井中,缓慢的、缓慢的扭曲探出。
    像是一瞬间,又像是很长一段时间——
    有手掌搭肩膀的声音响了起来。
    细川小春浑身发冷,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自己的肩膀。
    没有任何东西。
    她又回过头,看向原稿纸。
    原稿纸上的画面又开始变了。
    先是手从古井中探出。
    然后是脚搭在古井边。
    跌跌撞撞!
    有什么东西从古井中爬出来了!
    细川小春瞪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
    但下一刻,电视机的雪花闪烁,把一切都模糊了。
    直到这时,细川小春才注意到,电视机的雪花闪烁的频率似乎越来越高了。
    视界摇晃。
    直到这时,细川小春看清楚了从古井中爬出的东西。
    那是一个穿着惨白连衣裙的女人,头发很长,挡着了眼睛。
    纤细过头的手臂,踩在腐烂落叶的脚掌,踩烂腐叶的声音就好像在背后响起一样。
    怎么回事!?
    细川小春呼吸急促地捏着原稿急忙地向身后看去。
    没有任何东西,还是那个办公室。
    她回头,觉得事情有点不对了。
    自己怎么看个漫画看出幻听、幻视出来了?是太累了吗?
    而在她思考着的时候,原稿纸又有了变化!
    视线中,原稿纸里的女人摇摇晃晃...摇摇晃晃...靠近了。
    是的,靠近了。
    可是...靠近了?
    望着电视里不断接近,动作越来越快,四肢扭曲的女人,细川小春有了个疑问——
    这个女人究竟想靠近哪儿?
    然后——
    画面中的女人伸出了手——
    被拔掉指甲的惨白手掌啪嗒一声,搭在了细川小春的肩膀上。
    细川小春看了看搭在自己肩膀上细长扭曲的手掌,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嘴角抽着风,似乎不太相信自己所看见的。
    她抬头看了看女人。
    女人还在,细川小春甚至能感受到隐藏在乌黑发丝底下,怨毒到让人头皮发麻的眼神!
    咕嘟——
    这咽口水的声音特别大。
    细川小春的脑袋往后一仰,办公椅滑出,同时把原稿狠狠地放下!
    嘭!!!
    周围的一切都扭曲成了原来的样子。
    办公室还是那个办公室,世界还是原来的模样。
    细川小春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色都因为恐惧感而窒息发青了。
    她双眼再战战兢兢地往原稿的第一页封面看过去。
    一切都变成了原状,原本立体恐惧感的变成了平面。
    原稿纸封面已经完全改变。
    黑色的背景。
    阴冷的和式小屋角落,闪着雪花的电视机。
    一个穿着惨白连衣裙的女人,正从电视机里爬出。
    在旁边是这部漫画的标题名——《午夜凶铃》。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细川小春总觉得原稿封面上的爬出电视的女人正盯着自己看...
    不管自己再怎么侧身,再怎么移开视线,漫画里的女人...都在一直盯着自己——
    毛骨悚然!
    “细川编辑,怎么了?是《午夜凶铃》这漫画太烂了?”
    旁边的男性编辑忍不住把脑袋凑过来。
    他的名字叫大岛智人,是个胆子特别大的编辑,办事也很认真。
    刚才他在和细川小春笑着打趣了《午夜凶铃》那个吹牛不打草稿的作者后,就埋头进入了工作状态。
    后面他就听见了细川小春砸稿子的声音。
    看样子是这叫做《午夜凶铃》的漫画实在太烂了,细川小春脸都气青了,不过——
    “就算这样也不要砸原稿,原稿可是每个漫画作者的心血,就算真的特别烂也没必要砸原稿的。”
    大岛智人带着点老前辈的架子,把《午夜凶铃》的原稿拿了过去。
    他也有点好奇了。
    虽然细川小春上个月才上任,但她也是经过选拔出来的浦岛出版社编辑,眼光还是有的。
    能把浦岛出版社编辑气成这样...这漫画到底得多烂啊?不至于呀。
    他这个前辈来了点兴趣,打算看稿的同时给不懂事的后辈上上课,让她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一言不合就砸稿是怎么回事?
    “不是那样的,大岛前辈...这漫画有问题的。”
    见大岛智人似乎想看这邪门儿过了头的漫画,细川小春一边说着,一边急急地伸手去拿。
    结果却被大岛智人闪身躲开了。
    他看上去有些好笑:“我当然知道这漫画有问题啊。”
    这不是说废话吗?原稿要是没问题,细川小春至于生气成那样子吗?连原稿都那么用力砸了。
    “我只是有些好奇,这稿子到底有多烂,细川编辑你气得脸色都发青了。难不成是有人把搞笑漫画当成恐怖漫画投到我们出版社了?”
    大岛智人说着,翻到第一页。
    他目光随意地扫到第一页的封面。
    然后目光就定住了,视线也有些挪不开了。
    “......”细川小春。
    细川小春不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过了几秒钟,她敏锐地发现大岛智人脸上在冒冷汗。
    又是几秒,大岛智人的手臂和脚在发抖了,呼吸急促了。
    又过去两三秒钟,大岛智人的目光格外恐惧地抬起,他迷茫地四处扫了一眼,似乎是为了确认自己所在的环境。
    接着低下头,继续看。
    抖...抖抖...抖抖抖抖抖抖...
    就像是地震来了一样,一开始就抖了两下,然后浑身止不住地疯狂颤抖起来了。
    接着,大岛智人面色铁青,露出像是看见什么恐怖的东西的表情,啪地一声就把《午夜凶铃》原稿砸在了桌子上!
    嘭!
    力气很大,连细川小春都抖了抖。
    做完这个动作后,大岛智人嘴巴都开始吓得发白了,脸上有种快要哭的感觉,看向细川小春:
    “也没什么值得害怕的嘛,细川编辑...你还是有点大惊小怪了。”
    说完这句话,他动作有些快得吓人的回过身,看向正守在大电视机旁边,时不时抬头看看新闻的男编辑叫道:
    “请问能把电视关一下吗?”
    这声音扯着,像是被掐住脖子的大鹅。
    连坐着喝茶的总编都感觉屁股被针扎了一样地震了震身子。
    这又是闹哪出?
    所有编辑都好奇地抬起头看了过来。
    他们眼神挺好的,一下子就看见了大岛智人丢在桌子上的原稿——
    《午夜凶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