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字号:

第九章.资本的游戏

    “怎么回事?”看着大岛智人抖得跟癫痫犯一样了,又突然大喊大叫的,有好奇的编辑心里起了疑心。
    这...大岛智人该不会是嗑药嗑太多了吧?
    颤抖、大喊大叫,还真和那种致幻上瘾药物并发症一模一样。
    他们一群人围了过来,打算见势不对就把大岛智人拿下送进医院——当然,也就只是想想,谁会去做这种得罪人的事情啊?
    “是这部漫画的问题...那个,不是大岛编辑的问题。”
    为了避免误会,细川小春先把问题的答案甩出来了:“这部漫画,算是我负责担当的漫画吧,...有点恐怖...然后大岛编辑就...”
    一边说,细川小春一边看向大岛智人。
    “被恐怖漫画吓到了?”
    这话说得一众周刊《恶寒》编辑看向大岛智人的目光有些忍俊不禁。
    恐怖漫画编辑被恐怖漫画吓到,这还是头一次见。
    至于大岛智人?
    大岛智人硬着头皮没说话。
    没什么好说的,确实被吓到了,而且被吓到也完全不丢人。
    那种恨不得把人拉扯进去的代入感...恐怖到压迫心脏的感觉...老实讲,大岛智人在害怕之余还感到了一丝刺激。
    他还有些想看下去。
    这人有点被虐癖好的意思。
    毕竟这作品只是封面就这么压人心脏,里面的内容岂不是更是刺激得要死?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越怕,就越想去干。要不然怎么会有云霄飞车这种设施呢?
    不过在那之前...
    大岛智人看着围过来的这群编辑,心里就存了幸灾乐祸的心思。
    看吧看吧!给你们看看也好。
    他对这部《午夜凶铃》很有信心,这群喜欢看笑话的编辑,最后肯定和他差不多。
    “细川编辑这么一说,我也对这部漫画有了点兴趣,如果不介意我能翻翻看吗?”
    旁边有个老资历的编辑举起了手。
    他的名字叫真田勇,在浦岛出版社编辑部工作了将近三十年,见证了很多部出色的恐怖漫画。
    本来是要调他上总编的,不过真田勇再过几年就要退休了,所以出版社上面的人就压下来,但真田勇的工资福利都按照出版社总编标准开的。
    他这老资历的一举手,下面自然也没人说话了。
    所有人就注视着他接过午夜凶铃的漫画原稿,翻看起来。
    目光,停留在了第一页。
    古井、枯树叶。
    扭曲的人影在眼前闪烁。
    纤细、青白、扭曲的四肢。
    从电视机内攀爬出的怨灵。
    怨毒的视线。
    拔掉指甲的手指...
    在看到从电视机完全爬出来女人搭手在他肩膀的那一刻——
    心脏收缩加速,血压飙升,肾上腺素让真田勇面色发红。
    他的脑袋禁不住向后一仰,深深地吐了口气,再回过来的时候,面色都有些隐约发青了。
    “这个漫画的剧情质量...如果有他画封面图一半的质量...那都是一部好漫画。”
    真田勇用力抓稳了《午夜凶铃》,好不容易才没像大岛智人那样砸出去,直接就点评道。
    点评完后,真田勇同时又看了眼壁挂式的大电视。
    他总算知道大岛智人为什么有点怕电视了。
    老实讲,他现在都有种把电视给摁关掉的感觉。
    不...不对。
    是恨不得拿条铁链子把电视给锁住。
    旁边的编辑为真田勇的点评感到些许诧异。
    直接用漫画画工来与漫画剧情挂钩,这只能说明这位《午夜凶铃》的作者画工真的厉害。
    毕竟恐怖漫画更讲究的是剧情的代入感,画工就算你不怎么精细,读者也不会太过在意。
    “细川编辑,要是不介意,能不能让大家都看看这份漫画原稿?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只要看第一页就可以了。”
    真田勇很懂做人,他自然知道细川小春手底下没作者,作为新人编辑一直坐着冷板凳。
    所以他才再三征求细川小春的意见,这同样也是告诉其他编辑,这部作品的担当编辑是细川小春,不要见了好作品就想抢。
    毕竟是日本职场嘛...为了拉业绩,很多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端着前辈的架子打压新人也是常态了。
    一般来讲,像细川小春这样的,起码也要混个半年才能真正入正。
    “啊,当然没问题。”细川小春感激地看了一眼真田勇。
    人家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要是还不明白,那就真是个蠢女人了。
    于是,《午夜凶铃》的稿件开始被传阅。
    然后——
    嘭!!!
    刚才嘲笑大岛智人最狠的男编辑从长椅上翻下来,吓得看着《午夜凶铃》稿件直愣神。
    嘭!!!
    入行已经五年的老资历前辈编辑看着《午夜凶铃》这漫画,很快脸就扭曲了,细川小春记得,以往他那张脸通常是笑眯眯的。
    摔打原稿的声音不断传出。
    过了十分钟——
    “呼...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了。”
    周刊《恶寒》总编浦岛将电视用铁链拴住,接着回头看向手边的《午夜凶铃》。
    这部《午夜凶铃》的原稿在十分钟内惨遭不同的编辑‘毒手’,要么被揉,要么被摔。
    连纸张的表面都被弄得皱巴巴的。
    还好细川小春之前就有拷贝过《午夜凶铃》的原稿,不然带着这样的原稿去见原作者...怎么想都很失礼。
    “你们对于这部投稿过来的《午夜凶铃》有什么意见?”
    浦岛总编开口问道。
    他也是东野司恐怖漫画的受害者之一,现在身边摆着大电视都觉得害怕。
    可他好歹是总编辑,表面上完全没有露怯,只不过脚下已经慢慢与电视机拉开一部分距离了。
    下面的负责编辑没有一个人说话。
    平时这个阶段应该是要挑刺阶段才对,可愣是没有一个人能对《午夜凶铃》这漫画挑出半分不妥的地方来。
    “我认为《午夜凶铃》通过连载会议的压力并不大,卷首彩页可以安排一下...”
    老资历的真田勇思考着说道:“要是宣传起来,比起我们浦岛出版社之前的台柱子漫画《摄像机里倒映的人影》说不定更有人气。”
    底下的编辑听了这话,也是多看一眼真田勇。
    真田勇这是在提议调转宣传资源,给《午夜凶铃》造势啊。
    “可是这样一来,目前台柱子漫画《人偶之间》的作者又该怎么办?”
    真田勇没说话,只是看向总编。
    他资历再老也就是个负责编辑,真要拿主意还得看总编的。
    “先倾斜一部分资源,要是《午夜凶铃》后续还能拿出这种质量的原稿,再决定是否把它当做台柱漫画宣传。”
    浦岛总编很快便拿主意了。
    至于《人偶之间》这部漫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它挑不起浦岛出版社周刊《恶寒》的大梁,因此这里也没人像小说里那样站出来唱反调。
    况且也就只是给《午夜凶铃》这部漫画试试的机会,要是它质量一般,那还不如继续上《人偶之间》。
    资本家的战术,挺正常的。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