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1章 番外:公主志(完)【不喜慎入】

    “对不起,对不起……”
    少女泪流满面,湿润晶莹的泪水沾在香腮边,“对不起,我对你下药了,知道这样很卑鄙,但是……我想穿着嫁衣,做一次你的新娘。”
    姬瑜扶住他,跟做错了事情的小女孩一样,哭着道歉,“我又任性了,你原谅我,这是最后一次,以后我们永远都不会再见了,你不要恨我好不好?”
    他伸了伸手,揩去她腮边的泪,略微艰难的吐字,“别哭……”
    少女带着视死如归的决心,仰头吻上他的唇,堵住云七口中剩下的话。
    她踮起脚尖,纤纤玉臂圈住男子的脖颈,柔软的娇躯在他怀里很快软成春水。
    巨大的疼痛袭来,一向娇气的她叫着,“疼……好疼……”
    沉默寡言甚至古板漠然的暗卫,黑眸弥漫上猩红,他的手指捏住了公主的下颌,直到这个时候才体现出一点儿被隐藏得极深的,属于男人的恶劣,“知道疼你还敢对我下药?”
    “……”
    公主喉咙里发出模糊又细碎的呜咽,细密卷翘的纤长睫毛不知被泪水还是汗水打湿,染着晶莹的碎光。
    终是自己喜欢的小姑娘,哪怕此时此刻中了药神志不清,又身陷蚀骨情慾的漩涡当中,却依旧舍不得她哭。
    分出一丝理智来,轻缓了律动,捏了捏她的下颌,迷恋又温柔的一一吻去她眼尾、香腮、唇角的泪珠儿。
    最后,生涩却无师自通的撬开少女的唇齿……
    细皮嫩肉的公主,几乎一整个晚上都在暗卫身下……求死不能。
    *
    窗外,天光掠起一线微光,沉蓝近墨的天幕泛着淡淡的白,弯月的痕迹隐隐消失在深蓝淡白中。
    少女墨色长发凌乱,火红嫁衣皱巴巴的挂在身上,堪堪遮住莹白娇躯上遍布的紫红色印记,两片粉嫩水灵的唇儿也被蹂躏得嫣红微肿,看起来就像是被强-奸过的模样。
    姬瑜无比庆幸自己从小习武,没有晕过去。
    她拢着嫁衣起来,纤白的指抚过男子微微蹙起的眉眼,眸子深深地刻入他面无表情却精致俊美的脸。
    “再见了,小七哥哥。”她俯身,亲了亲他的唇,同时一颗药丸渡进他口中。
    她的娘亲可是女神医呢。
    论武功,她远远比不过云七,但论行医用毒,天下鲜少有人能敌。
    无论是昨晚能令他动情的春-药,还是这颗能令他昏睡上至少六个时辰的迷-药,都是由她亲手调配。
    便是大宗师都能药倒。
    六个时辰后,等他醒过来,想必她已经出发前往西凉了吧……
    “云七,我不后悔。”
    宫廷公主天真浪漫,却行事果决,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做出的决定,从不后悔。
    *
    云七醒来后,床榻枕边已凉,窗外已然是日薄西山倦鸟归巢的景致。
    他睡了将近一天。
    酒壶和酒杯歪倒在桌上,床榻凌乱,似乎尚有一丝甜腻靡靡的气息未散。
    云七倏然惊醒,不禁咬了咬牙,叫出一个名字,“姬瑜——”
    她竟然敢……
    对他下药,把身子给了他以后,依旧去西凉和亲!
    不要命了么!
    *
    盛大辉煌的和亲仪仗,不紧不慢地朝西凉方向前进。
    “停——”
    公主掀开小窗车帘,命令道,“停下歇息,本公主累了。”
    姬瑜一身繁重华贵的大红凤冠霞帔,被丫鬟扶下马车。
    坐了一天的马车,摇摇晃晃,骨头都快散架了。
    “公主,喝口水吧。”说话的侍女,并不是流朱。
    也不知道皇兄怎么想的,她一个人千里迢迢远嫁西凉,连婢女和侍卫都尽是一些陌生面孔。
    姬瑜喝了口水,淡淡抿了抿唇,嘴角昨晚被那人咬出来的伤口还在,但东临到西凉路途遥远,抵达西凉时,一定能消失不见?
    所以,她并不担心被十一皇子发现这满身暧昧过后的痕迹。
    原地休整一夜后,和亲仪仗再次往前缓缓行驶。
    姬瑜坐在马车里。
    听见外面有兵刃相见打斗的声音,那声音一路杀至她这辆马车外。
    车帘被人略微粗暴的扯下——
    少女美眸瞪大,不可置信,磕磕巴巴的喊出一个名字,“……云七?”
    黑衣少年抿了抿唇,乌黑瞳孔透出坚定的光芒,缓缓地朝她伸出手,说了一句她最想听的话:
    “跟我走。”
    三个字。
    却比“我爱你”,更加动听。
    她知道,这已经是这个沉默寡言男子所能表达出的最真挚的情感。
    *
    盛景元年,怀璧公主猝于和亲途中,一代美人香消玉殒,哀也。
    ——《东临·怀璧公主志》
    *
    【后记】
    史官们用墨笔在史书上写下这一笔时,怀璧公主跪到盛景帝面前。
    “皇兄,你要罚便罚我,是我中途反悔,不想远嫁西凉和亲,这才命令云七去抢亲的。你知道的,他是我的暗卫,我的命令他不敢不听的……”
    云七缓缓握住少女的手,抬眸坚定迎上怀瑾的,“皇上,公主没有命令,是臣自己去的。”
    怀瑾却并没有她想象中的大发雷霆,而是早有预料的淡淡一笑。
    然后,姬瑜才知道,这原来是父皇母后伙同兄长设的……一个局。
    “母后神机妙算,早已经看出你们两人互相有意,只是云七从小是个沉闷的性子,又自觉跟你身份年龄悬殊,所以定然会躲避着你,不肯正视自己的心意。”
    “母后命朕布下这样一个局,就是想让看看他什么时候开窍,好在阿瑜你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
    姬瑜咬了咬唇瓣,“那西凉和亲的事情……”
    “这是真的。”怀瑾眯起狭长的墨眸,“西凉国早已有意迎娶我东临怀璧公主,朕就如他所愿。”
    “朕命两队仪仗,分别前往西凉,假公主在真的迎亲队伍中,真公主在假的迎亲队伍中。”怀瑾挑起眉,瞧了眼云七,“就算云七始终不开窍,朕也不会让唯一的妹妹远嫁到西凉那个鬼地方的。不过,朕也不会让你再见阿瑜。”
    云七抿了抿唇。
    怀瑾继续悠悠的讲自己的布局。
    “相信用不了多久,西凉迎亲队伍里的假公主就会因水土不服而暴毙,朕会以一个疼爱妹妹的兄长身份,讨要回公主的遗体,这门和亲也就此作罢。”
    “朕的妹妹,不可能葬在异国他乡他西凉的皇陵里,也不可能嫁给那个什么鬼十一皇子。”
    “哪怕是一个身后名,朕都不会让你跟西凉皇室扯上关系……”
    听着怀瑾的计,姬瑜牙疼。
    她这个皇帝哥哥真是黑到了骨子里!
    如果今日云七没来,恐怕见到的,就只有她的“遗体”。
    察觉到男子握住她的手倏然一紧,少女嘴角慢慢的、慢慢的勾起来。
    幸好,他来了。
    从此——
    世间没有怀璧公主。
    她只是他的小妻子。
    ·
    (本位面完)
    #本书首发云起书院,请支持QQ阅读正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