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御商?

    南国九月、季秋之夜。
    楚星凡此刻,正百无聊赖得打开“电脑”看电视。
    特别一提,他的电脑,是彻头彻尾的“图吧标配”。
    主板,4块废板改线拼接而来;
    显卡,说不是矿卡楚星凡自己都笑了;
    内存条,颗粒源于4个牌子,一个一个焊上去的,
    显示器,光秃秃一块面板,以硬纸壳和胶带固定;
    散热器,试了2根萝卜之后果断放弃,老实换了养鱼用的水泵+软管+桶装水瓶+自来水;
    各种线材,买的铜线硬接,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从烂风扇里拆下来请专家重熔的,工钱耗了楚星凡一顿火锅;
    机箱……
    这世上难道有比鞋盒更好用的机箱?
    用这样一台电脑,当然不是钱的问题,0局的待遇,已经算是非常好的了。
    也不是乐趣使然,虽然当一个“垃圾佬”的确很有乐趣。
    其实,这是情报学教官穆仁峰布置的课外作业。
    “真正有意义的信息,都是那种看上去毫无意义的信息;
    “因为如果连第一次接触的你都能察觉这个信息有意义,那经手过数次这个信息的敌te本人就更能察觉,怎么可能泄露出来?”
    变废为宝,不仅仅是穆教官本人的人生信条,也是他传授给0局新人的一大准则。
    突然间,楚星凡心中,却猛然间却荡过了一丝异样。
    他拿出了手机,直勾勾盯着黑乎乎的屏幕。
    下一刻,铃声如约而至。
    电话来自,罗小丽。
    是教官。
    “我电脑又坏了,来帮修一下。”
    简单易懂,说完就挂,找借口的机会都没有给。
    直觉告诉他,不是坏事。
    理智告诉他,不是好事。
    但无论是好是坏,都必须要去,倒不是因为她是领导,而是以为……
    楚星凡并不想承受一个每天习惯用笔记本同时开8个4K窗口追剧的疯狂追星族的怒火。
    而这种怒火,可以瞬间敲碎他11根以上的肋骨。
    他只能关掉“电脑”,火速赶往教官家。
    逡巡再三,想好一切理由,刚“毕业”的楚星凡敲响了教官的房门。
    “门——没——锁。”
    银铃般的娃娃音,奶声奶气。
    推门而入。
    “怎么才来啊,xx的节目都快播完了啊。”
    迎接她的,是熟悉的脏乱,以及埋在无数垃圾中的那个“少女”。
    如果,11岁能算是“少女”的话。
    任谁都不会否认,那女孩儿有着近乎完美的天使脸庞。
    如果是其他不认识这“少女”的人,肯定会在见到她的第一眼便失声惊呼。
    “谁家的小宝贝,长得好可爱啊。”
    对大部分人而言,抛出这句话,无异于自寻死路。
    这女孩儿,并不是教官的女儿。
    而是教官本人!
    非自然事物管理局训练局,体术学总教官,罗小丽,因为某种原因,其体观年龄被固定在了11岁。
    她本人对这个结果,似乎很满意,不管是说话的口吻还是举止,表现得跟一个11岁的小萝莉并没有区别。
    就是比较腹黑,心机满满。
    而且,战斗力惊人。
    反正包括楚星凡在内,0局敢在她面前谈论一切和“身高”有关的形容词的人,不超过10个。
    跨过垃圾山,楚星凡来到了教官的办公桌前。
    少女对楚星凡上门的速度很不满意。
    “怎么这么慢啊——!都半个小时了!你不知道找交通司的人带你吗——!!随便喊一个人,‘嗖’的一下就可以传送过来了吧。”
    “这……这个,毕竟公私不能混……”
    罗教官一脸不满,“我喊你来的确是有公事啊,修电脑只是顺便的而已啦。”
    好理由。
    修完之后,随便补一句“你的分配意向该填了,赶紧交”。
    这当然就是公事了。
    楚星凡可不敢再继续这样的话题,他忙开始检查起了教官的电脑。
    很简单的软件问题,最快时间搞定,楚星凡正欲开溜……
    “欸,小星星你跑什么啊,公事都还没有说呢!!!”
    楚星凡无奈地钉住脚步,一个标准正步转身+敬礼,“国an非自然事物管理局训练局第41期学员,楚星凡前来报道!”
    所谓非自然事物管理局,通称0局。
    0,也就是不存在,世间万事万物都是自然,“非自然”事物,当然也不存在,以“0”为代称,再适合也不过了。
    当然,这是内部通称,实际上,外面的人,往往会用另外一个缪称——龙组。
    说是“谬”称,但外面的人对他们这些人的描述,基本上还算是符合的,没有过分夸大。
    最起码,在“身怀异能”这一项上,没有过度臆测。
    0局员工,99%都符合这一条件。
    但,某种程度上,楚星凡就差不多能归类到那剩下的1%。
    “非常时触发的危机感知类2级,极弱”。
    这是他履历表中填下的内容。
    不是胡编。
    但“不说谎话”,不等于“说真话”。
    严格说起来,楚星凡的能力,并非“危机”感知,而是“福运”感知,而且,是大部分时候都没有意义的“福运感知”。
    出门捡到1毛钱,这肯定不是厄运,但有什么意义呢?
    对楚星凡的认真劲,罗教官也是习惯了,“小星星,你毕业成绩还算是比较可以的了,上次密码管理局来找我们要人,我们几个教官第一个推荐的就是你了欸,考虑的怎么样啊?”
    0局一共5项考核,楚星凡最差的一门就是“应变力”,也就是俗称的“演技”。
    罗教官瞬间就从他略微收缩的瞳孔中看出了抵触,“哎呀,都跟你说过了,密码局工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无聊的啦……”
    这话,罗教官自己都没信,她又吐了吐舌头,“只不过,不是那么有趣而已。”
    楚星凡知道,教官这话,其实也就是开开玩笑。
    0局,或者说整个国an系统的工作性质都比较特殊,最高原则是“保密”,大部分人,越擅长什么、就越不会去做什么。
    他也只好站直了身形,昂首道“属下接受组织的一切安排!”
    罗教官“扑哧”一笑,一脸腹黑得对着楚星凡,“那我现在就直接把你的档案送到密码局了哦。”
    楚星凡依然昂首顿胸,“属下接受组织的一切安排!”
    对此反应,罗教官当然是大呼无趣。
    “哎呀好了好了,不吓你了,实际上呢,今天晚上喊你过来,的确就是给你派任务的,放心吧,是一线……额,应该算是吧?”
    楚星凡的心,不自觉得就揪了起来。
    他静静得听着结果,佯装自己很淡定一般。
    当罗教官讲出任务的那一刻,他装都装不出来了。
    “玩游戏?不是,教官,你、你别开玩笑了……”
    然而,罗教官的表情,却一点都看不出任何开玩笑的成分。
    “工作流程很简单的,你只要进那个叫《天道》的游戏,以一个正常玩家身份去玩,别人倒牛奶的时候,你稍微拉几个人跟你一起出货就好啦,也不需要你吃亏,这种事,我相信你肯定知道的比我多的啦。”
    所谓的“倒牛奶”,指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的一系列市场行为,当时经济不景气、通缩严重,各种产品供过于求,其中牛奶价格由每100磅4.8美元下降至3.5美元,大商人们觉得这个价格无法接受,宁愿把手上积压的牛奶倒进海里也不愿意降价出售。
    用以前的说法,就是所谓的“投机倒把罪”。
    “所、所以……我、我到时候进去,算、算是……御商?”
    “嗯……”罗教官沉吟了一下,“当然不能算了哇,你总不会以为0局出钱让你进去花吧?而且你也知道的,我们的一贯原则,保密保密再保密,也就是说,到时候呢,你和游戏官方,从任何一个角度来看都不能有任何关系。
    “并且有关系其实也没用,那游戏大部分东西都是用超算即时演算出来的,已经算了半年多了,开发组自己都不知道里面变成了什么样子。”
    关于这一点,楚星凡之前也算是略有耳闻。
    其他方面姑且不论,0局对比其他部门,最大的优势就是消息灵通。
    这游戏,不管是实景vr模式还是其他平台的云游戏模式,毫无意外,都动用了“河图洛书系统”。
    直观来说,就是一套完整的军用压缩解密和信号传输算法。
    压缩比例当然远超所有民用科技,只需要占用8个字节的数据流就可以加密最多2T的信息,传播速度伪16倍于光速。
    其直观体现,便是即使使用aton核显水平配置都能流畅开出表现力远超现阶段所有“显卡杀手”的画质,cpu温度还能维持在70以下。
    这游戏的所有宣传片,一夜之间被所有养鲲游戏盗用。
    对此,游戏开发商“夏冰集团”自然是告了个遍,每家公司索赔1块。
    除了“河图洛书”以外,这游戏的即时演算水平也是军用层级,完美的物理模拟,直接拿来给一些特种部队做虚拟训练毫无压力。
    其他情报分析也不少,楚星凡很清楚,自己之所以会接到这个任务,当然是因为四大行联名背书的“游戏内货币的现实承兑”。
    很大的手笔,牵涉到多个部门,让人很难想象这游戏竟然出于一个之前在游戏圈籍籍无名的新公司,“夏冰集团”。
    楚星凡尝试性的向教官询问了一下游戏细节。
    对此,罗教官当然是一问三不知。
    “我又不像你那么懂电脑,也从来不玩游戏,我哪里知道?”
    但好消息也有,做为一款虚拟现实类网游,《天道》,不能多开。
    这就很照顾普通玩家了,毕竟,传统网游,一个人,个体能力再强、肝再多,也敌不过工作室每台用虚拟机+脚本同时开8个号的3台电脑。
    1个号,跟人家24个号比,这要是能赢,那真是太小看自然法则了。
    稍微问了下情况,但罗教官的“弟弟们”已经开始纵情狂歌。
    对“艺术”这种事,楚星凡是不懂的,特别,是罗教官的“艺术”。
    反正她也讲不出个所以然,楚星凡便也果断婉拒了她的安利。
    出门之前,罗教官喊了起来,“欸,等等,小星星,你还没有给回答呢!”
    楚星凡无奈转身。
    “属下坚决完成任务!绝不会辜负组织对我的信任!”
    口号还是得喊,光说不练假把式,光练不说傻把式。
    虽然0局一贯作风是允许员工拒绝任务,但任何一个0局人,都不会动用这项权利。
    否则,也就不会入职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