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初战(四更)

小说:剑从天上来作者:萧舒
    宋云歌皱眉沉吟。
    他恍然大悟,怪不得呢。
    怪不得玉霄城内的四灵卫如此之强,怪不得玉霄城如此的破败。
    “难道天魅攻过城?”宋云歌问。
    “攻过数次,死伤惨重。”段维智哼道:“所以人烟凋零,没有敢来的了!”
    宋云歌摇头:“咱们那边竟不知道!”
    他杀了这么多天魅,记忆并没这个。
    “哼哼,你们那边还歌舞升平呢!”段维智不屑的道:“生怕惊动民心,都封锁着这消息,对咱们四灵卫封锁什么?不知道这个便没有紧迫感,必死无疑!”
    “天魅攻城……”宋云歌道:“是什么景像?”
    “他们天魅视咱们为猎物,根本不把咱们当人看,杀之如宰鸡!”段维智发出冷笑,双眼冷光幽幽:“你可以想象一下会是什么样子!”
    “他们杀平民?”
    “不杀平民杀什么?”段维智冷笑道:“你可知道天魅武学杀人越多越厉害?”
    宋云歌沉吟。
    据他所知,杀人提升只是一条路,并不是猿飞宗的正宗路数。
    就像幽冥神爪。
    所有人都以为杀人方能练成,可不知杀人只是下乘,反而限制了幽冥神爪的上限。
    猿飞宗有几门杀戮奇功,但并不是猿飞宗的正途,只是偏技,对境界提升无益处。
    所以这些天魅杀中土百姓,武功是次要的,恐怕还是杀心炽烈所致。
    天魅与中土武林的环境也不同,更严苛,竞争惨烈导致他们心性酷烈,变得冷血心硬。
    所以容易走极端,杀心一起便不可遏止,变得疯狂。
    “玉霄城数十万人,被他们杀了近十万,天魅与咱们的仇深如海!”
    “原来如此!”
    “所以哪一个不拼命提升境界?哪一个敢享受?哪像你们大罗城,个个安逸!看招罢!”
    他拔刀便砍。
    “叮……”剑尖点在他刀身上,刀身往外荡开去。
    宋云歌后退一步卸去狂暴力量:“原来是云天宫的!”
    如果是旁的宗门弟子,他会信这番话,而这番话是云天宫的弟子所说,那就只能半信半疑。
    他看一眼李逸飞。
    李逸飞笑眯眯看着这边,显然是在看热闹。
    “小瞧了你!”段维智轻笑,头顶虚空出现一柄长刀,亮晶晶光灿灿。
    他伸出手,长刀飞到他手上宛如实质,轻轻一划。
    “嗤!”空气如裂帛,刀尖瞬间抵达宋云歌眉心。
    宋云歌闭眼睛都知道云天宫的招式。
    剑尖划一道圆弧,同时催动吞云诀。
    “砰!”闷响声中,两人同时后退。
    李逸飞与段维智皆惊奇。
    这一下是天刀,而宋云歌甚至没运转剑符。
    寻常一剑挡得住天刀!
    “好剑法!”段维智缓缓道:“怪不得你能活到现在!”
    宋云歌道:“这是报私仇吧?”
    “公私两顾,放心,不会杀了你,只废了你而已!”段维智双眼灼灼,手中天刀更亮。
    李逸飞道:“段什长,军主已经吩咐了,不能太重!”
    段维智喝道:“我有数!”
    “那就好,那就好,切磋为主,切磋为主便是。”李逸飞笑呵呵的道。
    宋云歌知道段维智一定要废掉自己,光明正大的找回云天宫丢的脸面。
    自己存活一天,云天宫脸面就丢一天,杀了自己才算找回云天宫尊严。
    “砰砰砰砰……”一记记天刀斩下。
    段维智对宋云歌精妙剑法不在意,只是一记一记天刀斩下来,以境界压制。
    精妙剑法在几招之内可以克服境界的差距,时间久了还是要以境界为尊的。
    这宋云歌能挺过十刀,二十刀,却挺不过三十刀甚至一百刀!
    总要把这个宋云歌斩在刀下,即使失手,也不过是切磋时没能留住手,罪不致死。
    宋云歌脸上的吃力神色慢慢消失,越来越轻松自如。
    段维智与李逸飞都觉得他在硬撑,是假装如此,是为了让段维智失去信心。
    可五十刀过去,两人的脸色都变了。
    一个剑尊不可能坚持到现在的,他能接住十招已经是极限,二十刀已经是奇迹,五十刀就不是奇迹而是奇怪了。
    他莫不是扮猪吃老虎,是隐藏了自己的境界?
    可不管隐藏不隐藏,用的确实是剑尊境界的元气,这是确定无疑的。
    那为何能挡得住五十记天刀?
    段维智长喝:“再吃我两刀!”
    天刀化为一轮太阳,耀眼不可直视。
    宋云歌轻哼:“也看我这一剑!”
    吞云诀将所有积蓄的力量寄于慢慢悠悠的剑神一式。
    剑神一式更加慵懒,不轻不疾的撞上了天刀。
    “砰!”天刀与段维智同时飞出去。
    天刀在空中消散。
    段维智狂喷血箭,一口接着一口连续吐出四口,奕奕神采一下变成憔悴。
    李逸飞张大嘴,瞪大眼。
    直勾勾看着段维智重重摔在地上。
    他忙上前扶起段维智:“段师兄,不要紧吧?”
    段维智脸色苍白,死死瞪着宋云歌:“好好好,当真是了出乎意料!”
    宋云歌微笑:“段什长过奖。”
    “你不是剑尊!”
    “货真价实的剑尊!”宋云歌微笑道:“可能源自于我自行悟出的这一招剑法吧!”
    “这是什么剑法?”
    “我命之为剑神一式。”
    段维智露出一抹讽笑。
    李逸飞笑了:“这口气忒大了吧?虽说你这剑法精妙,可敢叫剑神,也太夸张了!”
    宋云歌微笑:“贵宗也有剑神或者刀神的招数吧,比我这一招如何?”
    两人顿时沉默。
    他们也有幸见识到剑神的招数,精妙超乎想象。
    可施展那般招式能不能让一个剑尊胜过剑侯,他们不敢肯定。
    心底下暗自叹息,恐怕是没有这般威力的。
    这命之为剑神一式倒也不算太夸张。
    宋云歌道:“段什长,还要打吗?”
    “我败了。”段维智哼道:“再打也是自取其辱,佩服,告辞!”
    他转身便走。
    李逸飞忙道:“段师兄,不要紧吧?”
    “死不了!”段维智消失不见。
    李逸飞笑呵呵的道:“怪不得你敢来呐,是艺高人胆大啊!”
    宋云歌笑了笑。
    李逸飞知趣的道:“你一路赶来也辛苦啦,先歇着吧,饭菜我马上让丫环送上来。”
    宋云歌抱一下拳没挽留。
    赶紧吃饭,别饿着肚子,说让自己歇息,却未必能如愿歇息。
    饭菜很快端上,宋云歌狼吞虎咽,吃了个半饱,便听到外面有人大喝:“白虎卫什长杨迁特来领教!”
    宋云歌端坐不动。
    “砰!”院门被猛的推开,一个魁梧壮硕青年大步流星进来。
    看到宋云歌正在大厅里吃饭,他直接踏前来,呵呵笑道:“这么早便吃饭啦,我还饿着呢,一起吧!”
    宋云歌抬头打量他。
    细眉小眼,魁梧壮硕,两者形成强烈的反差,显得贼眉鼠眼。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