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锦绣阁

小说:跃马大明作者:纸花船
    锦绣阁。
    位于青州城南南阳河畔,占地至少四五十亩,巨大而幽深。
    隔壁不远,便是大名鼎鼎的女词人李清照的故居。
    李清照曾经在此客居二十几年,把人生最美好的年华都留在了这里,留下了无数让人耳熟能详的名句。
    傍晚,徐长青一行人悄然来到了锦绣阁恢弘的大门外。
    此时,这里已经车水马龙,喧闹纷杂,到处都是锦衣绸缎之辈,比之京里的明月楼还要更加喧嚣和繁华。
    徐长青有点皱眉。
    不过,很快便是回神。
    在京里,毕竟是天子脚下,很多东西大家多少还能收敛些,而在这青州,天高皇帝远,大家摆排场都来不及,怎么可能会低调?
    昨天,与朱由棷分别后,徐长青想了一夜多,今天又考虑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决定过来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朱由棷毕竟非同凡人!
    纵然此时大明宗室的口碑并不好,但这毕竟代表着朝廷的脸面。
    李自成过几天怼藩王,就跟杀猪宰狗都没什么区别,福王都给他烹了,但徐长青身为大明的将官,现在已然踏入勋贵阶层,肯定不可能跟李自成这么恣意妄为。
    能和平解决此时的问题,绝对比动武要好的多得多。
    很快,赵增金已经去办好了门票,快步回来,有点肉疼的道:“帅爷,这锦绣阁也忒黑了,今晚好像有什么姑娘出阁,单是入门就要十五两。”
    “出阁?”
    徐长青眼睛顿时一眯,“是谁出阁?”
    “卑职也不知道,人太多太杂了,帅爷,要不咱们先进去看看吧?”
    赵增金有些头大。
    论冲锋陷阵,他的确是一把好手,可~,在这里搞这种云山雾绕的东西,这厮就有点不是个了。
    徐长青点了点头。
    很快,一行人便是来到了门口。
    不过,徐长青这十几号人不可能都进去,那成本太高了,锦绣阁也没有这么大的地方。
    赵增金只买了三张票,徐长青带着他和毛铁锤两个猛男一起进去,其他人则是被龟奴引领着去偏房吃喝休息。
    这种事情早已经是成熟的流程。
    进入锦绣阁的大厅内,富丽堂皇之气比明月楼要更甚许多,但是,底子跟明月楼没法比,有点暴发户般。
    今夜,有姑娘要出阁,而且不止一个,所以今晚的主场在大厅内。
    徐长青给老鸨子使了银子,想去拜见下这位一水姑娘,却被告知,今晚,也是一水姑娘的出阁之日,大部分人今晚都是奔着一水姑娘来的。
    这让徐长青一时有些惊悚。
    什么意思?
    朱由棷堂堂王爷,难道,能任由他喜欢的女人在这种地方出阁?
    这他么自虐也没有这么个自虐法的啊。
    不过,朱由棷这厮虽是有点不正常,但他可绝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徐长青想了一下,没有贸然,当即花费了一百两银子,选了个好位置,就在姑娘出阁的阁楼外第一排。
    但不是在中心,而是在左首。
    这个位置,不仅可以看清阁楼这边的动向,同时也可以看到大半宾客们的状况。
    这究竟不是自己的地盘,徐长青始终保持着小心。
    此时距离正式开场还有半个时辰,但厅内客人已经很多了,几乎个个都带着仆人,一看便都是非富即贵之辈,许多人就差在脸上写上‘我有钱,我牛逼’了。
    显然,这次锦绣阁操作的出阁之事,无疑是很成功的。
    随着小婢把酒菜端上来,徐长青倒了一杯酒,慢慢的品着,开始更仔细的观察厅内的众生相。
    很快徐长青便是发现,这前排最好的位置,虽是已经坐了不少人,可中间那几个最好的,却是一直没有主人。
    徐长青仔细看了一会儿,很快明白,这不是有钱就能坐的,而是给大人物预备的。
    难道,今晚朱由棷要来?
    徐长青一时也有点疑惑。
    可如果朱由棷要来,干嘛昨天跟自己说出这种事情,这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正想着,旁边桌子上的谈话忽然吸引了徐长青的注意力。
    这是两个书生,应该都有功名,而且家庭条件很不错的那种。
    一个身材匀称、很是精明的小白脸故作神秘的笑道:“张兄,你听说了没?今晚,可是真的有大人物要来啊。你若想拔得一水姑娘的头筹,恐怕是很难咯。”
    “哦?”
    “慕白兄,此话怎讲?”
    张兄忙道。
    这张兄明显是对一水姑娘很有想法,而且是很深的那种,一听到这慕白兄的话,虽是在强撑着,但已经有点炸毛了。
    “呵呵。”
    慕白兄神秘一笑:“张兄,这位爷可不是一般人啊,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张兄已经有些急了,赶忙讨巧的帮慕白兄倒了一杯酒:“慕白兄,你我同窗十年,这事,你可不能瞒我。要是真有什么大人物,我也提前有点准备,省的惹出祸端来。”
    慕白兄很受用张兄的恭敬,慢斯条理的喝了一口杯中酒,手指指了指天上道:“张兄,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据说,那位圣人子弟也会过来。”
    “圣人子弟?”
    张兄瞳孔顿时一缩,忙压抑了声音道:“慕白兄,你没搞错吧?那位,那位孔三公子也要过来?”
    慕白兄叹息一声道:“没错。就是这位爷。咱们今天,恐怕注定要陪太子读书了。”
    两人相视一眼,顿时一阵唉声叹气。
    徐长青嘬了一口酒,眉头也微微挑起来。
    虽是才刚到青州一天多,但徐长青也是听闻了那位孔三孔子的大名。
    他并非此时正在衡王府做客的衍圣公的嫡出,只是衍圣公的侄子,但他父亲早亡,自幼基本上是被衍圣公抚养长大,从小就很聪明,文采斐然,很得衍圣公的喜爱。
    这厮,虽非嫡出,但却是基本享受嫡子的待遇,跟嫡子也差不多。
    他来青州这几天,已经做了好几首诗,在青州士林中一时风头无两。
    这位孔三公子既然要过来,显然,朱由棷就不可能过来了。
    朱由棷这厮,老算盘打的精明着呢。
    甚至,徐长青有些怀疑,这位孔三公子今晚要过来,或许跟自己一样,都是被朱由棷给算计了。
    这让徐长青心里很不爽。
    这个死胖子,到底想干什么?
    安静了没多会,旁边这张兄、慕白兄的桌子上,又来一个人,看样子也是他们的同僚。
    几人喝了几杯酒,新来之人,又带来了一个有点惊人的消息,有位姓刘的公子,和一位姓左的公子,都要过来。
    这瞬时让张兄和慕白兄都有点炸毛。
    慕白兄拿着酒杯的手都有点颤抖了,看向新来之人道:“马兄,这刘公子跟左公子,难道是……”
    马兄叹息道:“没错。刘公子就是咱们那位刘军门的爱子。那左公子虽是没有详细消息,但听人说,他是从临清连夜赶过来。”
    “什么?”
    “临清来的?”
    张兄和慕白兄相视一眼,都有些不好了。
    张兄用力干掉杯中酒,不由苦笑:“这是要闹哪样?以前,怎么就没听说这种事儿呢?早知道,我干嘛在一水姑娘身上花这么大的心思啊。”
    马兄这时却摇头笑道:“恐怕不仅这几位爷,还有厉害角色要过来!”
    说着,他故作神秘道:“听闻,那位鬼爷,也有子侄要过来!还有,咱们辽东那位忠义伯,也要过来!”
    “我……我滴个亲娘来,不是吧?这,这锦绣阁的底子,也有点太吓人了吧?”
    “哎,早知道,今晚就不该花这冤枉钱,这不是花钱买罪受吗?”
    “话到也不能这么说。今晚,群雄汇聚,说不定有好戏看那。”
    正说话间,不远处忽然传来了老鸨子殷勤的笑声:“哟,孔公子,您来了啊。请,快请。”
    毕竟是抬高逼格的存在,老鸨子这话很大声,顿时便是如愿吸引到了大量的目光。
    徐长青也看过去。
    只见,一个一身白色锦袍、大概二十五六岁的公子哥,在两个健壮仆从的陪同下,把玩着一枚玉佩,翩翩然走到这边来。
    “孔兄。”
    “孔兄……”
    周围有很多人都认识他,纷纷起身来打招呼。
    徐长青旁边这桌上的那三个书生,也都是恭敬起身来,讨巧的看向那位孔公子。
    孔公子很有风度,一一笑着与众人回应,并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颇为平易近人,而且很真诚。
    顿时也是赢得一片喝彩。
    徐长青眉头微皱。
    这小白脸,可以的啊。
    孔公子这边刚刚落座不久,又有人来了,而且是两个人联珏而来。
    他们虽都是换上了公子哥的打扮,可那种痞气,或者说只有军中才能打磨出来的锋锐,依然有点遮掩不住。
    老鸨子赶忙迎上去,热切把他们迎进来。
    徐长青旁边,那马兄低声道:“那个矮点的,便是咱们刘军门的爱子刘公子,高的,应该就是平贼将军的骄子左公子了。”
    张兄和慕白兄都有点惊悚。
    此时,文人虽是依旧压制武人一头,但这位刘军门还算收敛,那位平贼将军就有点猛了。
    据说,因为徐长青等人被封伯的事儿,现在正驻扎在河南中部的平贼将军,已经跟河南巡抚闹了好几回,也要封爵,巡抚大人好不容易才把这事情给平复下去。
    而且,那位平贼将军不仅时常杀良冒功,甚至更喜欢食人肉,可惜大家都没证据,根本拿他没办法。
    不多时,又有几人陆续而至,都是青州以及周边豪强的嫡系子弟。
    但还是没把中间最好的位置坐满,依然空出来了好几桌。
    几个值守的花枝招展的老鸨子已经有点急了,都到门口翘首以待,那几位重要的客人,再不来可就要开始了啊。
    就在老鸨子焦急的时候,阁楼的窗前,有个婀娜的倩影,正透过窗前的缝隙,面无表情的看着楼下的众生相。
    旁边,有个十五六岁、身材娇小、很是伶俐的小丫鬟,正在仔细给她介绍一桌桌人的身份。
    甚至,徐长青三人的身份,她居然也完全掌握。
    说的差不多了,小丫鬟笑道:“小姐,今天来了好多俊杰啊,都是咱们山东,乃至是大明的才俊啊。您喜欢哪一位?”
    倩影看了小丫鬟一眼,却没说话。
    “额……”
    小丫鬟顿时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不过,当倩影回神没片刻,小丫鬟又絮叨起来:“小姐,我刚刚得到消息,那个人派人来说,今天的事情都是流程,一切都是您喜欢为主。您要不喜欢也没关系,那个人会重新帮您再办一……”
    小丫鬟还想说些什么,可看到倩影的脸色已经完全寒了下来,瞬时下意识闭上了小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