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人剑暂隐,天剑出鞘

小说:地球第一剑作者:言归正传
    决定找爻星子摊牌,本就带了一些赌的性质。
    道理其实很简单。
    任谁都能想的到,此时星海门面临天风门给与巨大压力,王升显露自己是天风门追杀之人的身份,能更好解释自己为何加入星海门。
    基于他此时表现出来的实力,以及未来发展的潜力,爻星子很大可能会暗中支持、好生培养王升。
    但,这一切都是王升按照‘情理’的推测。
    他看不透爻星子,不知道爻星子具体脾性,又会做出何等决策;
    王升只知道,如果爻星子发难,他今天很难全身而退。
    相对的,爻星子也无法完全看透王升。
    此时,爻星子看王升的目光颇为复杂。
    这位天仙,其自身境界是在天仙中期、逼近天仙后期,自星海门搬到了古战场十三星辰,他大多数时间都是闭门不出,也只是在最初时出手几次,威慑风陌星上的众多仙门。
    这一瞬,爻星子应当思考了很多,而后缓缓点头。
    “你这剑意,与传闻中那星辰剑法,确有相似之处,”爻星子道,“皮长老突然讲述前事,为之若何?”
    这一声‘皮长老’,让王升心神大定。
    王升道:“今日我剑法初成,欲要去找天风门报仇雪恨,但我加入了星海门,也当为星海门考量。”
    “如何考量?”
    “借势凤黎,覆灭天风;两强相争若各自不退,必有一死一伤,星海门则可趁此时机,吸纳良才、发展壮大。
    再不济,我去活动一番,也能为咱们星海门缓解些许外部压力。”
    听闻此言,爻星子略微皱眉,坐在那陷入了思索。
    随后,这位老道劝道:“我知皮长老你才智非凡,且剑法精妙、胆识过人,但天风门能屹立不倒,其门内智者何其多也,又岂是这般容易着了算计?”
    “掌门,”王升的笑容带着几分自信,“正因天风门屹立不倒多年,门人弟子众多,此事才好算计。
    凤黎门与天风门,像是两艘悬浮于十三星辰上的巨舰,正因他们身形庞大,掌舵之人也无法如意调转方向。
    且两门积怨已久,如今的克制,不过是各自掌舵者明白,直接开战只会两败俱伤,都在找寻对方的弱点或说破绽。”
    王升打开话匣,便在爻星子面前将自己接下来的行动思路,大体说了一遍。
    爻星子一阵沉吟,似乎觉得此事可行,但目光中仍有疑虑。
    “皮长老突然对贫道说这些,应当不只是吐露心事,可是有何事需贫道出手?”
    “不错,我今日与掌门坦白此事,就是想得到掌门相助。”
    “如何相助?”
    “替我隐瞒身份,”王升正色道,“我虽想去找天风门报仇,却也知道自己此时有几斤几两,不可能真的动摇天风门根基,只能做些煽风点火之事。
    天风门势大,我若以无名剑仙现身,必然会遭他们百般追杀。
    所以,我想让无名剑仙与星海门皮卡丘,被所有人相信,这是两个人。
    只要无名剑仙现身时,我这个长老被确信依然是在星海门内,如此就可掩盖我的身份;若无这份遮掩,十三星虽大,我很快就会寸步难行。
    还望掌门成全。”
    爻星子面露恍然,随后又挤出了有些难看的微笑,“贫道尚有少许疑虑,若你能为贫道解答,贫道自可全力助你。”
    “请掌门指点。”
    “你如何做到的?
    无名剑仙用的据说是天之剑道,那也是北河剑派两名天仙长老前来此地的主要原因,”爻星子问出了心底最大的疑惑,“而你那日与李天耀切磋,用的却是人之剑道,且境界不俗……”
    王升露出略带尴尬的微笑,右手中的星辰剑意发出剑鸣声。
    而后他左手张开,两仪剑意也缓缓浮现,两道剑意一左一右,交相辉映。
    “家师曾言,我在剑之一道上……有些许天分。”
    这表达就很委婉了。
    天赋问题,没啥技术含量。
    其实王升也不知道为啥无尽星空的修士会有这种疑惑,剑法就是剑法,天地人三剑如何不能在一个修士身上共存?
    爻星子缓缓点头,目光中流露出淡淡的欣赏之意,又问:“那血矿到底是如何被毁?”
    王升并未隐瞒,除却有关天庭之事刻意隐去,又把天劫之力克制血煞,说成了自己纯阳仙力克制血煞,将血矿之变娓娓道来……
    “只不过传闻夸张了太多,我当时并未斩杀几个天风门的仙兵,只是跟在那位前辈的骸骨身后,才侥幸逃得了性命。”
    金仙残念,一具十数万年前金仙陨落后残存的骸骨,就将天风门重创……
    “长生仙当真了得,”爻星子面露感慨,自是对长生之境颇为渴望。
    他已是天仙,但想要长生,却非向前迈出两三步那么简单。
    那是截然不同的修道层次。
    问完这些,爻星子沉默了一阵,将王升所说的这些事前后连贯,并没有找出什么破绽。
    在这位老道看来,或许王升下了一盘大棋,在星海门内修行,也只是为了躲避天风门的追查;
    又或许王升还有其他打算,这样一个自身颇为不凡的剑修,元仙境就敢和天风门这般庞然大物作对,真仙境就想好全套算计去报复天风门,如何会在他这小小星海门久留?
    爻星子却无法拒绝王升此时的提议。
    凤黎门只要与天风门正面开战,对于十三星辰上其他仙门来说,都可算作是一场机缘。
    但……
    爻星子道:“贫道虽可助你,但需你答应一件小事。”
    王升点点头,笑道:“除了让我娶您义女,其他事都无妨。”
    “哦?此事为何不可?”
    “掌门说的还真是这事?”
    “自然,”爻星子淡然道,“我是星海门掌门,必须要为星海门考虑。
    贫道曾收养三名义女,如今一人已是有了道侣,另外两人尚待字闺中,你可寻一人结为道侣。
    待离裳迈入天仙之境,贫道便会一心修行,将掌门之位传与离裳,凭你的实力与才智,自是副掌门之不二人选。”
    王升顿时有些无力吐槽。
    这是什么套路?
    迎娶小仙女,出任副门主,走向仙生巅峰?
    王升见这位掌门不是开玩笑,断然道:“我可以立下誓言,不会做任何对星海门不利之事,也会全心帮星海门发展壮大……但道侣之事,掌门,恕我不能答应。
    我心已有所属,所属虽在天边,但心意却不曾有半分动摇。”
    “贫道不通男女情事,却知此事与修道无谓,”爻星子依然十分淡然,“我那两位义女,资质上佳,修道也算勤勉,与你恰是良配。”
    “掌门,那今日就当我未曾来过,这天风门的仇,待我修为再有进境,另行清算吧。”
    王升答得十分轻松,没有任何犹豫。
    爻星子眉头皱起,又道:“你便是多寻一名道侣,又能如何?”
    “师姐全心对我,我若分心旁人,岂非辜负了她一番情义?”
    “罢,”爻星子摇摇头,叹道:“既如此,你立下誓言便是……贫道不多强求。”
    王升稍微松了口气,“多谢掌门成全。”
    果断立下大道誓言,言说自己会尽心为星海门谋发展,全力助星海门铸辉煌。
    今日之事,只有他和爻星子两人知晓。
    而接下来该如何布置,这一天仙、一真仙,却是商议了许久。
    其实星海门待王升确实不错,王升立下这个誓言,今后也不会去违背;
    地修界修士走出来,需要的只是落脚点,和最初的庇护所。
    只要他今后在星海门中有足够的话语权和影响力,而星海门到时如果能掌控整个风陌星,这些要求都不难做到。
    此前,王升一直想‘借壳’之事,其实只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并没有详细去思索该如何借壳。
    难不成,要将星海门上上下下完全杀了?或是自己坐上这个掌门之位?
    不说其他,王升自己就很难做出这般以怨报德之事,若是真的做了,道心恐怕会留下心魔,今后剑之大道怕也难有寸进。
    修士所求的是逍遥自在,剑修追求的更是通明剑心。
    若是心中有愧,如何逍遥?如何自在?如何以纯净剑心贴近剑之大道?
    恐为剑所不齿。
    直到这十日不间断的思索,让王升得出了最稳妥的计划——
    全力助星海门发展壮大,占据整个风陌星,让风陌星作为地修界修士的第一站;
    等地修界整体实力足够了,就去十三星其他星辰上发展,与星海门互相照应。
    而这些,说不得便是千年、万年之后的事了。
    ……
    王升离开爻星子住处半日后,爻星子召集自己两名义女与十二名掌门弟子,令他们自行推举一人,今后与皮卡丘长老一同修行。
    义父、师父都如此明示了,他们自然也懂其中的潜台词,男弟子们闭口不言,几名女弟子各自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向前迈出一步。
    对这事,其实都不是很抗拒。
    于是,爻星子在女弟子和两名义女之中,选了最为乖巧懂事、又十分灵秀的一人。
    她道号祁月,修为在元仙境中期。
    然而让祁月没想到的是,爻星子所说的‘一同修行’,却是真的……
    一同修行。
    第二日,爻星子找来离裳和几位长老,说自己要闭关修行,突破天仙后期;而后又对几位长老嘱咐几句,让他们慢些重修隔壁王升的小院,自己另有安排。
    随后,让星海门上上下下恰柠檬之事,便悄然传开了……
    皮卡丘长老被掌门召去掌门小楼之内修行,且让祁月这位小仙子一同进入掌门的小楼,撮合之意颇为明显。
    在星海门众仙眼中,王升这是名利双收,又得掌门偏爱,又能抱得美人归……
    半个月后,当祁月在隔壁房间完全入定之后,爻星子进了王升的房间,将一只栩栩如生的等身木雕放在了王升的蒲团上,随后催动障眼法,木雕化作了王升的形貌。
    爻星子传声道:“留一份气息上去。”
    王升会意,直接取了一滴心血,送入了这木雕之内。
    如此,自可源源不断的散发出王升自身的气息;隔壁祁月修道醒来,就能随时感知到‘皮长老’的存在。
    而后爻星子施了障眼法,带王升悄然离了掌门小楼,去了一处隐秘的大阵角落。
    门内修为最高的就是爻星子,这要是都能暴露,那当真就没了天理。
    “皮长老……不必太过逞强,凡事点到即止。”
    “多谢掌门相助,”王升做了个道揖,刚起身,爻星子就将一只玉扳指递了过来。
    爻星子道:“这里面有几枚传讯符,一张挪移符,少许仙石与一些遮掩气息的法宝。”
    王升神色一动,虽没有推辞,却觉得这玉扳指入手,略微有些沉重。
    爻星子对着前方大阵伸手一点,大阵缓缓露出一条缝隙,王升身影溜出,一闪而没。
    自此,那拥有心剑的剑道奇才、星海门长老皮卡丘,犹自在星海门内修行;
    而当年毁了天风门血矿,造成天风门百年被动的无名剑仙,携着那烂漫星河、璀璨雷光,悄然登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