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7章 老东西,你终于忍不住了么?

    “原来他真的是叶南狂!”
    看着那道并不出奇的身影,洛妖喃喃自语,只觉得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一开始在邮轮上与叶辰第一次见面,只觉得叶辰气度不凡,与自己言谈时显得不卑不亢。
    可她并没有把他往修行者身上联想过,因为她并没有从叶辰身上感受到半点修为气息。
    说来也可笑,明明叶南狂就在他们面前,可她却当着叶辰的面与汤剑锋讨论叶南狂。
    第二次相遇也就是现在,她还以为叶辰也是来围观这场惊世一战的,还好心的说出要照顾叶辰安全之类的话。
    一想到这里,她就只觉得耳根越发的滚烫了,心中好气不已:“这家伙,还真是会隐藏啊,从一开始就把我们蒙在鼓里,还亏我们……”
    “果然不出我所料!”
    汤剑锋眯眼深深的看了叶辰一眼,在叶辰朝着陈柳走去那一刻,他心中就有些须怀疑,不曾想竟然是真的。
    饶是如此,他心中依旧掀起了一丝波澜:“只是为何从一开始我便没有察觉到他身上有半点修为气息?难不成他修炼了一门敛息术?”
    与此同时,柳生信阳那一刀在快要碰到叶辰的时候,却是硬生生的静止在了半空中。
    此刻的他呆呆的看着叶辰,脑海中轰鸣不止,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你……你就是叶南狂?”
    叶辰淡漠无比的看了他一眼:“你刚才说你叫什么来着?”
    “我……我……”
    迎上他的目光,柳生信阳心中顿时一颤,随即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他无数次幻想着要一剑斩杀叶南狂!
    可在真的面对上叶南狂之际!
    他惊恐的发现……
    自己竟然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仿佛面前这位青年一言一行,甚至是一个眼神都能给他带来无比巨大的威压一般!
    这种威压即便是父亲柳生相田身上也不曾有!
    看到这一幕,四周的人暗自感慨不已,心道不愧是华国第一人,但是气度便逼得柳生信阳战战兢兢。
    而这时,千叶芳子,孟子祥等人也缓缓赶到了现场,人群中的陈雪一看到陈柳,当即飞扑了过来,哭诉道:“爸,你没事吧?”
    “傻丫头,爸能有什么事,更何况还有叶先生在!”陈柳擦去她脸上的泪水,一脸心疼。
    “叶先生,谢谢您!”
    陈雪噗通一声便跪在了叶辰面前,梨花带雨的道:“谢谢您救下我父亲,我为我之前的莽撞行为向您道歉!”
    “无妨!”叶辰微微摇头。
    武洪身旁的男子一看到柳生信阳,额头上的青筋顿时冒了出来:“柳生信阳,你还老五的手臂!”
    “叶先生,武叔叔的手臂就是被他一刀斩断的,我华国大部分修行者也是他亲自带队抓走的。”陈雪同样满是仇恨的看向刘生信阳。
    叶辰一步踏出,浓烈的杀机死死的锁定着柳生信阳:“柳生信阳,我记得你,你抓走我华国不少修行者,今日便拿你之血祭我华国修行界尊严!”
    “不!”
    柳生信阳募的就想要后退。
    然而这时一只大手抓来。
    “噗嗤!”
    血肉混合着骨头被撕裂的声音随之被响起!
    一条手臂喷射着鲜血抛飞到了空中!
    “啊啊啊啊!!!”
    这一刻,柳生信阳惨叫连连,声音异常惨烈,断臂之处疯狂的往外喷射着猩红的血迹!
    如此血腥的一幕看得不少人脸色煞白不已。
    “这条手臂是你欠武洪的!”
    然而叶辰眼中的冷意依旧不减,手掌一探,柳生信阳的又一条手臂被他硬生生扯断。
    痛!
    痛到了极致!
    柳生信阳只感觉自己身上没有一处不疼,每一个毛孔乃至细胞都在抽搐,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被人如此对待。
    “这是你欠形意拳馆的!”
    叶辰再次踏出一步。
    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杀机,柳生信阳急忙用尽全身力气吼道:“拦住他,给我拦住他!!!”
    与此同时,他疯狂的往雪峰那边亡命狂奔。
    在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恐惧,叶辰就是他的恐惧,他身为东瀛四大剑道宗师之一,最为接近剑圣之人。
    可在面对叶辰之时,却是毫无半点反抗之力。
    “我叶辰要杀的人,谁也救不了!”
    叶辰不屑一笑,身形一跃而出,期间有无数柳生家族的强者狂掠而出,似乎是想要阻拦他。
    “挡我者死!”
    叶辰一声爆喝,手中灵气暴涌,搓指成刀,心中的杀意彻底释放了出来。
    刀气在空中划过,随着阵阵惨叫,当即便有无数人被直接斩成了两半!
    一时间,鲜血喷溅,血肉横飞!
    此刻的他不似在华国一般,在他眼中没有无辜与不无辜,有的只是敌人!
    整个剑峰一片寂静。
    所有人眼睁睁的看着叶辰如同杀神转世一般在人群中四处冲杀,他每走一步,地上都会多出十具尸体!
    无数强者心中惊惧连连:“一步杀十人,一步杀十人,不愧是叶南狂,太狠了,此人还是不招惹为好!”
    这哪里是人!
    分明就是杀神,屠夫!
    最终,失去了双臂的柳生信阳被叶辰截断了去路,他打了个激灵,随后看向雪峰的方向吼道:“父亲,救我,救我,我不想死啊!”
    下一刻!
    雪峰之上传来一声惊天剑鸣,随后陡然爆发出一道滔天剑意:“叶南狂,够了,你的对手是我!”
    “老东西,你终于忍不住了么?”
    叶辰冷哼一声,一掌拍向柳生信阳。
    “放肆!”
    眼见他还想杀柳生信阳,柳生相田勃然大怒,手中陡然凝聚出三丈剑芒,剑芒化作一道剑光,好似银蛇一般对着叶辰探出的手轰然斩去。
    在他看来!
    面对自己这一剑,叶辰必然会收手!
    谁曾想到叶辰不退反进,再次加快了步伐一掌拍向柳生信阳,似乎是不死不休。
    “铛!”
    随着一声巨响。
    叶辰的身体顿时倒退了三步!
    而他面前的柳生相田已然化成了一团血雾!
    “哗!”
    四周顿时一片哗然,众人都没想到在柳生相田出手之下,叶辰竟然还敢冒着危险强行一掌拍死了柳生信阳。
    而柳生相田眼中则是闪过一丝震撼。
    他没想到叶辰竟然凭借着肉身硬抗了他一剑,虽说他刚才那一剑并没有发挥出全部实力,可足矣削断一座山头!
    可叶辰却半点事都没有!
    叶辰身形微躬,腰部发力,如同一张蓄势待发的弓箭一般直射长空,长发迎风翻飞。
    与此同时他淡漠无比的声音响彻整片天地:“老东西,柳生信阳死了,这下轮到你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