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 恭敬不如从命

    你给我闭嘴!”顾恒峰现在对顾怜没有半点怜惜的感觉,听到她这么说,不禁怒声道:“男人说话,有你什么事?成日里只知道挑拨来挑拨去,你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呢?”
    “呦,这是恼羞成怒了啊?”顾怜眯起眼睛,对顾恒峰这么说自己有些恼怒,但依旧是冷嘲热讽地说道:“有些事情可不是你说不行就不行的,爸就是疼我,你能怎么样?”
    顾天恩听到顾怜的话,微微扬眉,随后说了一句,“顾怜,你不要多说了。”
    顾怜见顾天恩发话了,朝着顾恒峰冷哼一声,再次坐回沙发之中,冷眼瞧着顾恒峰和顾惜二人。
    “爸,我再问你一次。”顾恒峰看着顾天恩,沉声道:“既然当初你设计这个圈套是为了对付顾珂,可是现在顾氏已经落在了我们身上,所以我希望你能帮我一把,行吗?”
    “顾氏已经彻底不行了。”顾天恩淡淡的开口道:“说起来,我劝你不如直接宣布破产比较好,至少欠下的那些债务……”
    “好!”顾恒峰打断了顾天恩的话,怒声道:“看来你们这就是要见死不救了,你们既然坑我,那希望你们有一天不要后悔!顾惜,咱们走!”
    “爸!”顾惜没想到顾恒峰竟然就这么走,连忙追了出去,“爸,爸!”
    “真是,依旧沉不住气。”顾天恩看着顾恒峰甩脸走人,不禁摇摇头,有些可惜地说道:“一辈子也没什么长进了。”
    “爸,这么逼顾恒峰,他会不会对咱们不利?”顾怜蹙眉,似乎有些不解,“其实,咱们也不是不能给他一点钱,至少不至于让他那么激进……”
    “我自有分寸,你不用多问。”顾天恩摆摆手,随后看了顾怜一眼说道:“你先出去吧!”
    “好。”顾怜颇为奇怪地看着顾天恩一眼,但还是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随后还帮顾天恩关上了门。
    等到房间里只剩下顾天恩一个人的时候,他才拨通了电话。
    “云先生,我已经按照你说的那样去做了。”顾天恩看着窗外,若有所思的问道:“不知道云先生的承诺什么时候能够兑现?”
    “你放心,等到最合适的时候,亦或者说,我总得要看看什么时候见成效。”云拂似笑非笑地说道:“顾董事长已经没有什么负担了,所以就等着好消息就行了。”
    “我明白了,云先生,希望你不要食言。”顾天恩见云拂现在没有松口的意思,当下只能应声道:“希望云先生有什么事能够及时通知我,毕竟……我可不想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好。”云拂倒是没有反对什么,只是面无表情的挂掉了电话。
    “云先生。”谢胜阳看到云拂挂了电话,不禁开口问道:“咱们什么时候收购顾氏?”
    “也就这两日了吧!”云拂微微一笑说道:“我倒是没想到,顾天恩那个老狐狸竟然会这么快就放手,不过这样也好,倒是给咱们机会了。”
    “是,云先生。”谢胜阳应声,随后退了出去。
    “云先生在里面吗?”梁皎走过来,恰好看到谢胜阳走出来,当下低声问道:“心情怎么样?”
    “还不错。”谢胜阳看了一眼梁皎,同样压低声音问道:“都恢复了么?”
    “嗯。”梁皎点点头,毫不在意的说道:“本来也没什么,休养一段时间不就好了。”
    “都成型了,你也舍得。”谢胜阳淡淡的看了一眼梁皎,若有所思的说道:“你以后也不怕怀不上?”
    “我现在只要钱,其他的都不在意。”梁皎面色有些难堪,但还是轻声道:“云先生也不会让我有他的孩子。”
    “你跟我来。”谢胜阳到底还是没让梁皎进去,拉着她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说道:“我的意思是,让你再休养一段时间,钱也不缺你的,没必要这么拼命。”
    “你是对我余情未了?”梁皎揽住谢胜阳的脖子,笑着说道:“这么关心我?那个孩子可是你的,你不是也舍得了?”
    “你想要的,我给不了。”谢胜阳对梁皎的投怀送抱没有任何兴趣,只是淡淡开口道:“而且那个孩子,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就像我们两个这样,哪里像什么好的父母?”
    “你说的也对。”梁皎笑了,淡淡地说道:“像我们这样自私的人,根本不适合做父母,只顾着自己,到头来养出来的,说不定也是个白眼狼,到时候咬咱们一口都说不定。”
    “真的一点都不伤心?”谢胜阳看着梁皎,似乎有些故意一般地问道:“我以为,好歹是在你肚子里住了那么久,你多少会有几分感情的……”
    “谢胜阳,你到底想听什么?”梁皎听到谢胜阳这么说,不禁眯起眼睛,冷声问道:“是想知道我对你是不是有情有义,还是想听到我为了那个孩子痛苦的要死要活?说到底,咱们俩都是同一种人,何必在这里假惺惺地装作自己那么好?”
    ……
    顾珂还没来得及走,就被老余给叫到了办公室。
    “你看看这是什么。”老余丢给顾珂一个帖子,随后才说道:“我跟学校里申请了,打算让你过去一趟。”
    “鉴宝交流会?”顾珂打开之后,仔细看了一圈,有些意外地问道:“在R国?”
    “对。”老余点点头,认真的说道:“我本来觉得让薛晓泽去一趟,结果这小子去地方帮文物馆清理古墓去了,想来想去,还是你比较合适,所以你就替我去一趟吧!”
    “他们能有什么宝物。”顾珂摸了摸鼻子,看着老余说道:“还不如直接推了。”
    “那可不行!”老余立刻说道:“你要知道,很多时候你出现在那里,代表的就是咱们的学识,这个时候才不能露怯,至少得让他们知道谁才是老祖宗。”
    “得,既然老师这么说,我就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顾珂有些好笑地说道:“可老师您也知道,我这个人天赋没问题,学识方面会不会欠缺一点?”
    “你还知道自己欠缺?还一点?”老余看了顾珂一眼,随后从一个架子上拿出一个纸袋子交给了她,“你既然选了这一行,那多少也得下点功夫,该学的就早点接触,别等到临时用的时候再抱佛脚。”
    “老师说的这个也未必不管用,人家不都说了,临阵磨枪,不亮也光吗?”顾珂有些头痛的看着那厚厚的资料和书籍,为难地说道:“老师,真的需要看那么多吗?”
    “这些都是我特地为你总结出来的资料,你自己去看,然后慢慢领悟。”老余微微扬眉,看着顾珂说道:“碰到不懂的就直接问我,回头我可是要考你的。”
    “真的是,欲哭无泪。”顾珂虽然有些无奈,但是还是乖巧的收了起来,见老余正在收拾一通,当下有些诧异的问道:“老师这是要出门?”
    “你跟我先去见个人。”老余看了顾珂一眼,随后说道:“到时候,他会跟你一起去R国,有什么问题你们可以商量。”
    “哦。”顾珂在老余面前还是个比较乖巧的学生,于是就老老实实的跟在老余身后走出了学校。
    “你的车呢?”走到门口,老余才问道:“你别说你没开车来?”
    “我……”顾珂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秦佑白送我来的。”
    “得,开我的车吧!”老余将车钥匙交给顾珂,随后问道:“会开车吧?”
    “会。”顾珂点头,等到老余带着她走到一辆皮卡车的时候,忍不住有些惊讶地问道:“老师,这是你的车?”
    “是啊,怎么了?”老余看了顾珂一眼才说道:“皮卡开不了吗?”
    “能。”顾珂嘿嘿一笑说道:“主要就没开过……”
    “不开皮卡,碰到好的物件儿怎么拉回来?”老余直接走到了副驾驶,拉开车门说道:“走吧,去西街巷子。”
    “好嘞!”
    等到了目的地,老余愣是缓了好一会才下车。
    “你这简直是把皮卡开出了飞机的技术。”老余深吸一口气,忍不住说道:“年轻人这么年少气盛可不好。”
    “哈哈哈,我知道了,老师!”顾珂立刻笑着应了,随后跟着老余到了一个小四合院门口,看着那有些破旧的大门,顾珂有那么一瞬间的犹豫,“老师,咱们到底要去见谁啊?”
    “见到了不就知道了。”老余敲了敲门,大声问道:“梁骁!梁骁!”
    喊了几声以后,大门就被打开了。
    一张满是疤痕的脸露了出来,倒是吓了顾珂一跳。
    不过,好在顾珂经历的事情也多了,愣是站在原地没有表现出分毫惊讶的表情来。
    “这个点儿,小爷一般都不待客。”梁骁看到老余,有些不耐烦地问道:“而且,去R国的事情我不都答应了么?还过来做什么?”
    “给你介绍个搭档。”老余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笑眯眯地问道:“万一你要是砸了人家的场子,好歹还有人能劝劝,你说是不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