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五指山下的猴,人间的猪

小说:截教次徒作者:戏说呓语
    孙悟空不得不罚,所以务必得去斩妖头走一遭,只是斩妖台上众人一时杀不了孙悟空,玉帝便命人将孙悟空押入兜率宫。
    “道长,今日又要炼丹?”有童子问太上老君道。
    “也算也不算,”太上老君笑道:“天地如烘炉,众生皆在炉鼎之中。丹是死物,但今日我要炼一活丹。”
    老君到兜率宫,将大圣解去绳索,推入八卦炉中,七七四十九日后功行圆满,开炉取丹。
    七七四十九日,炼了一个金刚不坏,火眼金睛,孙悟空将身一纵,跳出丹炉,蹬倒八卦炉,往外就走。出了兜率宫见人就打,只打到通明殿里,灵霄殿外,与佑圣真君的佐使王灵官战成一团。佑圣真君又差将佐发文到雷府,调三十六员雷将齐来,把大圣围在垓心,各骋凶恶鏖战。那大圣全无一毫惧色,使一条如意棒,左遮右挡。
    截教众仙都不曾出手,便是昊天这玉帝也没有出手的打算,玉帝看着孙悟空打上凌霄殿,最后玉帝传旨命游弈灵官同翊圣真君上西方请佛祖降妖。
    燃灯早已等候多时,燃灯离了雷音,径至灵霄门外。
    只听孙悟空在天宫中大喝道:“强者为尊该让我,英雄只此敢争先。”
    “那玉帝宝座,我如何不能做!”
    燃灯冷笑道:“可惜,你这猴头不过一速成的大罗金仙,要做天帝,还差的远了,你甚至没资格让玉帝亲自动手。”
    燃灯来到殿中,以手罩住孙悟空,燃灯笑道:“你若能翻出我的手掌,才有资格去问鼎那天帝之位。”
    孙悟空闻言后喜不自胜,孙悟空暗想自己一个筋斗云便能翻出十万八千里,哪里会跳不出燃灯的手掌。
    孙悟空在燃灯手中翻了好几个跟头,甚至还在一柱子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孙悟空自以为自己已跳出了天地之外,但等孙悟空瞪圆火眼金睛,低头看时,只见佛祖右手中指写着“齐天大圣,到此一游。”
    孙悟空大惊,孙悟空还不服气。
    他齐天大圣何曾败过,漫天神灵,天上地下,地府天宫他一直是来去自如,如今却被困入一掌中。
    天地若一掌,那他此前大闹天宫在这些大人物眼中是不是也像是在掌中胡闹。
    “我不服!”孙悟空举起金箍棒,似欲打碎这天地囚笼,燃灯伸手一握,孙悟空便被燃灯握于掌中。
    燃灯翻过手来,人间便多了一座五指山,五指山下一猴子正是那孙悟空。
    任你千般怒火,不过一掌之事。
    手握乾坤,你一猴头又能翻出多大波浪,所以看你孙悟空胡作非为,真要降你不过一掌的事。
    五指山上又多了一符篆,燃灯的声音在孙悟空耳边响起:“且在山下反思过错,到时若你能悔悟,自有人让你解脱。”
    过错?
    孙悟空在五指山下沉思:什么是俺老孙的过错。
    是打上天宫,是偷吃丹药灵桃?
    还是我本是一猴,却要做王?
    或者是我错在出身是妖不是仙?
    我孙悟空,到底错在何处?
    ···
    蟠桃大会还是召开了。
    酒管够,菜管跑,便连桃子也不比往年少,众仙宴饮,喜不自胜。
    一切如常,那高坐于上的还是天上君王,那坐在殿堂中的也还是世间仙真。
    至于孙悟空?
    众仙还能记得他,但说起孙悟空大都只是道一句:那只猴子呀?
    是得,哪怕他曾被封为齐天大圣,但始终只是一只猴子罢了。
    孙悟空以为他曾搅动过世间风云,但在众仙眼中不过是些许波澜。
    管弦不绝,仙乐未停,众仙看着仙舞吃着仙桃,唯有天蓬有些神魂不守。
    天蓬不时看向门外,这时有人通报道:“嫦娥仙子来了。”
    天蓬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天蓬抬头,果见宫门外走进来一女子。
    一人便似乎美艳了整个天地,一来便夺取了满殿秀色。
    遍数古今,唯有嫦娥!
    天蓬痴痴的看着那翩然而至的身影,曾经也是在这蟠桃盛宴,那时的你也是这般的好看。
    只是那时你身后还跟着一白兔,如今却是不见那兔子的身影。
    我本来从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但是见到你后,我便为你许下了我的整个余生。
    以后,我本想将你忘却,但却实在是做不到!
    嫦娥啊嫦娥,你可知你的微笑便是世上最毒的毒药,多少次醒来梦里,想的全是你的身影。
    我知道那是相思之毒!
    天蓬一时有些痴了,好在你终于还是来了,在我去凡尘前,我竟能再见你最后一面!
    我这一生,已经知足!
    嫦娥走入殿中,对着众仙行了一礼,随即嫦娥来到天蓬面前。
    没有笑容,只是微微躬身,嫦娥对着天蓬道:“请我为君,独舞一曲!”
    天蓬看向玉帝,玉帝微微点头。
    嫦娥绣袍清扬,犹如世上最美的精灵,腾挪婉转,一举一动皆让众仙沉迷。
    “一舞倾人城,再舞倾人国。”
    天蓬灌下数壶美酒,天蓬走上前对着嫦娥道:“有句话我从未对你说过,但是再不说怕以后再没机会给你说了。”
    “我,喜欢你呀!”
    此言一出,满殿肃然,天规森严,男女情爱本就不被允许,更何况是当众示爱。
    “元帅醉了,还不快扶元帅下去休息。”有和天蓬相好的连忙道。
    “我没醉!”天蓬笑道:“甚至从未这么清醒过。”
    玉帝看向天蓬,这是他一手提拔的天河元帅,手掌八十万天河水军,如今却要离开天庭。
    有些不忍,但玉帝最终还是下令道:“天蓬酒后失态,触犯天规,着立刻拿下,投入轮回。”
    “陛下!”天河将领求道:“元帅罪不至此,还请陛下宽恕。”
    玉帝不听,自有人把天蓬拿下。
    天蓬也不挣扎,只是回望嫦娥时突入泪流满面。
    你可是她?
    “一舞倾人城,再舞倾人国。”
    “只是,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天庭越来越远,天蓬一点点的坠入凡尘,落入地府,六道轮回,天蓬却坠入了畜生道。
    天蓬在往生前最后一刻还是痴痴的看向天庭,得卿一舞,此生无憾!
    从此天河少了一位天蓬元帅,人间却多了一头黑猪。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