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道童郭宋

小说:猛卒作者:高月
    好像这是三年来第一次有人指明要他,郭宋差点一口答应。
    但他还是忍住了,他已不是原来的郭宋,吃了七天的野菜面糊粥,他还是想试一试吃皇粮的机会。
    老道士见他犹豫,便笑道:“今天我会在外面等你,你来了,我们就走!”
    说完,老道士飘然而去,郭宋望着老道士走远,他却意外地发现,老道士背上的木剑,竟然是一把西方风格的十字大剑。
    这个老道士到底是什么人?
    ………..
    紫霄天宫是崆峒山最大的道宫,高高在上,但它本身不选道童,它一般是从五个附属道观中挑选优秀的道士。
    紫霄天宫的五个附属道观被称为两宫三观,分别是赤猿宫、玄虎宫、青牛观、白羊观和黄鹤观。
    它们才是今天的主角,两宫三院派来的五名真人高高坐在木台之上,一边吃茶,一边面无表情地望着孩童们的表现。
    每个孩童大约有二十秒钟的表现机会,他们必须在二十秒钟内展现自己的优势,然后他们的命运就由五个真人决定,是打勾还是打叉。
    当然会出现五个真人同时看中某一人的情况,但具体怎么协调,他们之间早就有默契。
    三百二十名待选孩童根据名册排成了五队,一队队轮流上前,立刻就会知道自己的选道结果。
    郭宋排在第四队,他的前面是韩小五,再前面便是差点将他打死的张虎儿。
    “下一个,庆州韦平!”接引院的管事一声大喊。
    一名孩童跌跌撞撞跑上台,他身体素质一般,不强壮也不瘦弱,他取出承诺书大声喊道:“小子是庆州第一豪门韦家的祈福道童,家族承诺,每年捐香火钱八十贯。”
    五名真人对望一眼,玄虎宫的武妙真人在他名字后面上打了勾,这个道童玄虎宫收下了。
    能被选中只有三种情况,要么有权势,要么有钱粮,要么就是自身体格强壮。
    这次有钱的玄虎宫收下了,那么下一个有钱的就由青牛观来收,再下一个由白羊观收下,以此轮流,这是二十多年来选道的规矩,大家都很默契了。
    武妙真人身后的道士举起红牌,管事立刻喊道:“玄虎宫选中!”
    韦平大喜,跪下磕了三个头,兴冲冲退下。
    “下一个,歧州马明明!”
    又一名孩童跑上去了,他没有背景,憋红了脸,奋力举起三十斤重的石锁,石锁有三十斤、四十斤、五十斤三种。
    你要表示自己强壮过人,就必须将四十斤举过头顶,或者将五十斤提到胸前,像这个马明明,只举起了三十斤,野道可能会要他,但两宫三观肯定看不上。
    郭宋迅速撇了一眼大门处,大门口站着数十名道士,他们都是野道,等两宫三观选道结束后,他们再来捡漏。
    郭宋却没有找到那个老道士,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回去?
    五名真人摇摇头,在马明明的名字背后都打了叉,黑牌举起,管事冷声道:“未通过!”
    马明明满脸沮丧地走下台,快步向大门处走去,此时,他只能指望野道来收自己了。
    ……….
    时间过得很快,一个时辰后便轮到了第四队。
    “下一个,渭州张虎儿!”
    张虎儿气势汹汹走上选道台,他毫不犹豫提起五十斤的石锁,一口气将它高高举起。
    玄虎宫真人身后的道士举起了红牌,管事喊道:“玄虎宫选中!”
    张虎儿傲慢地向台下挥挥拳头,大摇大摆下去了。
    “下一个,灵州韩小五!”
    韩小五慌慌张张奔上台,他深深鞠一躬,奋力举起了三十斤的石锁……..
    “未通过!”
    韩小五低头向大门处走去,他知道自己通不过,就指望有没有野道肯收他?
    “下一个,灵州郭宋!”
    台下顿时一片哄笑,有人怪声怪气喊道:“郭草大帅上台拜印!”
    台下笑声更加放肆。
    郭宋走上选道台,五名真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他们都记得这个孩童,接引院中最瘦弱的一个,居然又来了。
    郭宋不等黑牌举起,立刻掏出自己写的《道德经》高声道:“这是用楷书默写的《道德经》,我还能默《论语》,保证一字不错!”
    大院内顿时安静下来,众人面面相觑,这还是十几年来第一次有人表现自己会写字,表示自己擅长文道,会有效果吗?
    五名真人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目光就仿佛在看一个卑微呐喊的蚂蚁,他们不约而同地在郭宋名字后面打了一个叉,黑牌举起。
    “未通过!”管事面无表情地喊了一声。
    郭宋心中叹息一声,还真被老道士说中了,文道式微,武道昌盛,学文没有前途了。
    他慢慢走下选道台,和其他落榜孩童一样,向大门处走去,那边还有另一场选道。
    韩小五迎上来小声道:“我被静乐宫选中了。”
    郭宋点点头笑道:“恭喜你了!”
    “哎!被野道选中,有什么好恭喜的,你也去试试吧!”
    郭宋来到大门口,数十名道长都摇头后退了一步,也并不是每个道观都看不上文道,实在是郭宋太瘦弱,进了道观肯定会是累赘。
    一番权衡后,众道士还是放弃了他。
    郭宋步履沉重地向大门外走去,也不知那个老道士还在不在?自己落魄才来找他,他会不会瞧不起自己?
    心情忐忑地走出大门,却见一株松树下,老道士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郭宋鼻子一酸,快步走上前,躬身行一礼,“郭宋愿跟真人上山!”
    ………...
    崆峒山位于原州平凉县,为六盘山支脉,方圆上百里,它西接六盘山,东望八百里秦川,南依关山,北峙萧关,泾河与胭脂河南北环抱,交汇于望驾山前,是从西北进入关中的战略要地。
    这里山势雄奇,峰峦叠嶂,危崖耸立,似鬼斧神工,林海浩瀚,终年烟笼雾锁,俨如缥缈仙境,自古便有西来第一山之美誉。
    郭宋前世来过崆峒山,他知道这座道教名山占地极大,有大大小小的山峰数十个,最高峰有两千多米,就算是最著名的五台峰,也要爬一千多米,就不知道老道士的道观在哪里?
    他走得很慢,老道士也很有耐心,走走停停,没有催促他,这时可没有后世的石阶栈道,都是山间小道,又陡又滑,行走十分艰难,有时还要攀爬藤蔓。
    走了小半个时辰,郭宋实在走不动了。
    他气喘吁吁问道:“老真人,您…..您的道观在……五台上吗?”
    老道士摇摇头,“五台是吃皇粮的地方,哪里轮得到我们,我带你去的清虚宫在香山西麓翠屏峰。”
    郭宋心中一凉,香山可是崆峒山的最高峰啊!居然在香山,自己能爬上去吗?
    “怎么,后悔了?”老道士淡淡问道。
    郭宋摇摇头,“后悔倒没有,但香山太高远了,我怕自己爬不上去。”
    “爬不上也要爬,我不会帮你,这是你的第一个历练,就算爬十天,你也要爬进道观。”
    老道士又摸出一块豆饼递给他,“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走!”
    郭宋三年来每天只吃一顿饭,他的身体早就习惯了饥饿,此时他也没有感到异常的饥饿,但有东西吃,肯定能补充体力。
    他接过豆饼,坐在一块石头上默默啃了起来,老道士又把水壶递给他,笑道:“看得出你一肚子困惑,但又很沉默,你是不是想不通,会书法,通《论语》,居然在崆峒山没有立锥之地?”
    郭宋点点头,“文道真的没落了吗?”
    老道士笑了笑,“准确说,应该是寒门子弟学文没有前途了,科举已经停了十几年,世家豪门把持了仕途,他们学文做官,治理天下,富家子弟学文还能做做幕僚,托人情进官衙当个文吏,可寒门子弟呢?最多做个帐房,或者摆个摊,替人写写信之类,养家糊口都困难。”
    郭宋沉默片刻道:“这只是暂时的,大唐最终还是得靠文人来恢复秩序,从古自今都是文人居上,可以马上取天下,却没有马上治天下的道理!”
    “你说得没错,以后或许会恢复文人地位,但至少二三十年内不会,尤其是大唐北方,千千万万的升斗小民用生命悟透了一个道理,只有拳头硬才能活下去,所以你想活下去,除了练武之外,没有第二条路。”
    “真人意思是说我也要练武?”
    老道士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以为我下山一趟,就是为了找一个只会吃饭的道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