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技术传授

小说:状元是我儿砸作者:仙楂
    “听你的。”
    姜氏心里的考量则是,既然自家儿媳作为一个妇道人家都能得到官家的重用,那么她一定是能够功遂身退的。
    自家儿媳妇从来都是个理智的人。
    “我保证他们在半个月内离开此地,绝不打扰我们生活,也正好借着这件事敲打一下西郊那些人。”
    姜氏深以为然,西郊那边鱼龙混杂,其中有大约一半的人是盗贼出身,不太服于管教,这下自家儿媳妇回来了,看他们还能继续嚣张下去吗?
    她可是清清楚楚的知道,身边这位是拥有绝对力量的人。
    哼(ノ=Д=)ノ┻━┻
    敢和老娘作对,就是和老娘的儿媳妇过不去,就是找死。
    黎清也大概知道西郊那边的一些实际情况了。有些人身上有蛮子属性,看来得做些措施才行。
    早上,天还白蒙蒙的一片,这是冬日特有的风景。雾气都快凝结成水滴了。黎清和姜氏坐在牛车上,牛脖子上挂着的铜铃铛随着牛的移动叮铃铃作响。
    就这样,一步步的到了西水庄。
    两人下了牛车,付了钱给驾车的,随后进入庄子的大门。
    因为不是权贵的庄子,所以守备不是很严,黎清推了门就进去了。
    一般来说,这边出现小偷的概率很小,毕竟当初进去了一群河盗的消息可是漫天飞过的。但鉴于黎清贤明在外,没人怀疑黎清的企图。
    当然,他们也查不到。
    毕竟双方各取所需嘛!黎清对庄子里的人也是分外宽容的。
    黎清和姜氏到的时候,庄子里大部分人都已经在做事情了。
    一路上不断听着黎娘子和姜大娘子的,两人走完了整个庄子。
    梁山显带着文钦和肖红儿前来。
    “阿清啊,那个肖红儿在你了大半个月后,便被这年轻人给接了回去,我们也没拦着。”姜氏在黎清耳边道。
    黎清点点头。这件事对她来说无所谓,反正又不能对她造成什么。对于他来说,有些人对她不重要,她不必多费心神。
    “黎娘子,姜大娘子。”三人对黎清和姜氏一礼。
    “最近可好?”
    几人来到晒场旁的石墩子处坐了,像拉家常似的说话。
    肖红儿很疑惑,为什么黎清像没有注意到她似的,甚至只给了她一两个眼神?想归想,她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在文钦身后的石头上,安静的做一块背景板。
    “一切皆顺利,明年开春,我们便渡船去开辟一条商路。”梁山显显然有了计划,也就无需黎清多加留意了。
    “好,过些时日,咱们张榜说要收棉花,并免费赠送棉籽,让更多人种棉,赶在朝廷推广之前,占领地盘儿。”
    “此话怎讲?”文钦忽然坐直了身子。这怎么和朝廷挂上了钩子?
    黎清将此次上京之行所遇之事与几人说了。除了姜氏外,其余三人皆惊。
    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梁山显心里的计较是,为什么可以自己赚钱,偏偏要上报到朝廷,这不是自断财路吗?
    黎清也懂几人的心思,她说道:“天下之财,取之不竭,可我们一无靠山,二又白手起家,怎么能够走的长远?”
    那些世家大族,商门传承是绝对不会放过她这片肥肉的。与其在夹缝中求生存,不如先占领制高点。
    这也是黎清为何要与虎谋皮,寻求庇护的缘故了。
    普天之下,谁敢和圣明的皇帝陛下作对?
    所以,黎清不仅仅要把自家技术传出去,还要敲锣打鼓的传授。朝廷派人来学,普通人焉敢来偷?
    等朝廷推广之后,黎清就已经走在市场的前沿了。
    将打算与其她三人说了之后,黎清便开始下发任务了。
    肖红儿这下是真的怕了,她从前一直嫉妒的女人,在这一瞬间让她失去了嫉妒的资格。
    这个女人敢和皇帝谈条件,普天之下,就连皇后也不敢的呀!
    她哪里知道,黎清都是被逼的,所以才将计就计,给自己找了保护伞。
    李熬是纺车的真正发明者,黎清也不会忘了他。
    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技艺传授便开始了,西水庄之外有很多观望的百姓,他们只是隐隐约约知道未来锦州这片纺织界的天要变了。具体如何,还得等待。
    纸包不住火,有云开雾散的时候。
    这个年过得是匆匆忙忙的,黎清一边要协调家里,另一边姜氏族本家派人来找她了。
    姜氏族族长派人前来,邀请黎清去大叶柏本家一趟。黎清当然要去,不但她去,姜氏和云及都要跟着去。
    “姜贺氏,听闻你家那儿媳妇正在传授技艺给上头派来的人,不知你们有没有打算将此传给族人?我们姜氏族也是乐旭都有名的大族,你们别忘了,你们可是姜氏族人,姜家祖训,互相扶持,富贵勿相忘啊!”
    姜氏族长召集了姜氏有声望的长辈,在族祠旁边的小屋子里设下座椅,将姜家三人给团团围住了。姜奎亦在其中。
    方才那族长言行都充斥着“苟富贵勿相忘啊!”
    听得黎清想笑出声儿来。
    “族长,这事儿还得听儿媳妇的,我说了可不算。”
    姜氏原名为贺婉,所以方才族长称她为姜贺氏。轮到黎清时,也就叫她姜黎氏了。
    然后,屋子里的众人都把目光投向了黎清,黎清也不扭捏,直接说道:“此事大家不必着急,姜家祖训我是不会忘记的,等朝廷的人走了,我自会召唤大家来的。”
    “那好说,好说。”族长喃喃道。
    一众姜家长辈听着有戏,立刻眉眼舒展,夸天夸地夸她和云及。
    “哎呀,听闻云及被陛下赐了童子出身,族长,咱族谱得放光啊!”
    “我们姜家娶了黎家女,是读书人出身,才能教出这样光宗耀祖的儿子来。”
    黎清、云及:“……”
    这彩虹屁吹得,黎清绷住脸,一直在心里说:“不能笑,不能笑……”云及是个小孩子,对于别人的夸赞,他最近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最欣喜的莫过于姜氏,她儿子能干,孙子比儿子更厉害,她在族人面前腰杆儿是挺直了的。那些个族中妒妇,谁有她光荣?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