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衣香鬓影,寿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众人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男宾们举起酒杯,谈笑风生,路徽的注意力也不免被一些老朋友牵系,专心投入到谈话之中。
    路婉儿赶忙找机会休息了一会儿。
    只见她鼓着脸颊,精心修饰过的大大眼眸则忍不住在四处游移着,像是在寻找谁。
    身边的柳毅见状神色微动,面上还不着痕迹地问道:“婉儿,你在找谁?”
    “张凡啊,说好的他会来参加爷爷寿宴的,可寿宴都进行到一半了,居然还不见他人影。”
    路婉儿漫不经心地抱怨着,眼光还是略带期盼地四处寻找张凡的踪迹。
    为了邀请张凡,她可是挨了爷爷两顿骂,如果那家伙不来,她不是白受委屈了。
    柳毅不知内情,只觉路婉儿无意识说出的期盼话语,就是她的心声。
    那个张凡有什么好,不过是一介散修高手。
    就算他是具有移山倒海之能的修真者,柳毅也不信在这种盛大场合,他敢闹事。
    眼中划过一抹鄙薄,柳毅神色不显,还安抚路婉儿道:
    “他不来不是更好,省得影响婉儿你的心情。”
    “切,他不来是很好,可爷爷不是期待着吗?爷爷是今天的寿星,我才不希望他老人家不开心。”
    路婉儿心口不一地说着,只顾翘首以盼张凡的到来,没注意到一名侍者匆匆走近,跟身边的柳毅低声说了几句。
    得知张凡来了,就在门口,柳毅眼睛一眯,面上挂起一抹凉薄的笑容。
    然后他跟路婉儿告罪一声,跟着侍者走了出去。
    也是张凡来的仓促,出门解决外事组,自然不可能把路徽的生日宴请柬贴身带着,于是就忘在了家里。
    侍者得到柳毅预先的吩咐,没有请柬就是坚决不予放行。
    张凡左右不急,索性叫一个侍者进去对路徽报信,他在外等候路徽亲自出来迎接。
    不想侍者进去之后,直直找上了柳毅,把路徽祖孙俩都蒙在鼓里。
    柳毅出来之后,先是用挑剔的眼光打量了张凡浑身上下,才假笑着走上前。
    “想必阁下就是张凡。”
    “年轻有为,能得我们老人青眼,你确实不一般。”
    张凡久等路徽不至,蹙起眉头刚想直接走人算了,这时就见会场里面走出一名男子。
    男子尽管掩饰得很好,眼里满满的恶意,却叫张凡一下子捕捉到了。
    他挑了挑眉,施施然站在原地就不走了。
    “没错我就是张凡,你们长者亲自请我前来,怎么没请柬我还不能进去么?”
    “请柬是身份的凭证,自然不能马虎,这点有规矩在还请张凡先生谅解。”
    闻言张凡嗤笑一声,冷眼看他作妖。
    柳毅看张凡沉默,还当他是没请柬就束手无策,眼里闪过一抹得色,继续虚伪地问道:
    “不过先生既作为盛情邀请的贵客,想来不会空手庆贺,请问你的礼物在何处?”
    “如果过于贵重,我可以派人帮您拿着,再向里面禀报。”
    张凡定定看了他一眼,不置可否,直接扔出一个纯黑色的令牌。
    令牌上一个阴森的骷髅头赫然其上,包括令牌本身都散发着一股寒意,吓得周围侍者无不变色。
    柳毅见到这块纯黑色令牌,眼中一道精光快速闪过,面上还是带着虚假的笑容。
    “不知这是?”
    “外事组组长的信物,你们长者被外事组这个海外刺客团追杀许久,不会连他们组长的信物都不知道吧?”
    张凡甩出汤丞的令牌,就是给面前人一个警示。
    外事组全团都能被他所灭,真要惹他发怒,又如何?
    手下那些人都不够他打的。
    柳毅听出了张凡话里的威胁,不过心下还是不以为然。
    且不说最近连番动作,外界势力恐怕早对外事组有所了解。
    就算这黑色令牌是真又如何,谁能证明这就肯定是外事组组长的令牌?
    相反,在大喜之日上,张凡居然送了这么不祥的礼物,可见居心叵测,就不该让他入场,扫了寿宴的喜庆。
    思及此,柳毅脸色一变,变得高高在上又不屑。
    他看着张凡的目光,就是在看一个骗子。
    “凭你一人,也能将外事组说灭就灭?别开玩笑了!”
    “再说你随便将外事组一小卒的令牌拿来,就是想鱼目混珠,进入寿宴,白白打搅老人家的雅兴。”
    “我作为助手,决不能容许你这样的人接近,速速退去,否则休怪我出手赶人!”
    柳毅倏然翻脸,有点出乎张凡的意料。
    他拧着眉头看了柳毅一会儿,立时无语。
    “这就是你们的待客之道?”
    “不速之客也能为客吗?若无请柬,在这大喜之日随便拿不祥的礼物滥竽充数即是罪过!请离开!”
    话语落,柳毅眉目凛然,浑身散发出金丹巅峰的气场,压得周围普通人侍者全都面露痛苦之色,跪在地上。
    见状柳毅神色愈发恣意睥睨,盯着张凡目光就像是看一个随手即可捏死的小角色。
    张凡大怒,他算是明白了,路徽手下就是个猪脑子!
    既然把他挡在这里,又为何要大费周章,派自己孙女来送请柬,甚至亲自打电话邀请?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张凡也是有脾气的,他是千年老怪,需要看谁的脸色!?
    他外放威压陡然震翻柳毅,在其面红耳赤,满含愤恨的目光下冷冷放话。
    “回去告诉路徽,如果这就是他待客的态度,以后再敢打扰我,我绝不会再手下留情!”
    说罢,张凡拂袖而去,身形转瞬间消失在柳毅等人眼前。
    这些人无不面露惊惧之色,仿佛看到陆地神仙在眼前来去无踪。
    柳毅这会儿也隐隐觉得事态超出掌控,不过看张凡还没进入会场就被自己挡下,不由心怀侥幸。
    就算事后上面知道了,顶多把他责骂一顿,应该不会在寿宴上直接发落自己。
    抹掉嘴角的血丝,柳毅撑起身体,忙锐利地扫过剩下的侍者。
    “刚才发生的事,不准告诉任何人!违者家法处置!”
    说完,他就要拖着一瘸一拐的身体,装作无事人一样走进会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