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五章 就地分赃

小说:大符篆师作者:小刀锋利
    这是一个极为强大的精神体,已经近乎接近实体了。
    虽然看不见它的样子,但却能看见它在虚空中显现出的透明人形印记!
    扑向白牧野那一瞬间,发出的精神波动无比可怕。
    秦冉冉发出一声惊呼,下意识要往白牧野这边冲来。
    小白是她带到这里来的,她不能让小白在这里出现任何意外!
    但白牧野的反应却是比她快多了。
    “终于憋不住了吗?小爷也等你很久了!”
    白牧野同样散发出一道强大的精神意念,接着,符篆师宝典瞬间从他空间指环中飞出。
    宝典绽放出璀璨光芒,自行翻开。
    接着,一道金色光芒从书上爆发而出!
    那精神体瞬间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精神咆哮:“这是什么鬼东西?这力量怎么……”
    轰!
    金色光芒直接贯穿这道精神体。
    下一刻,这精神体不断拼命挣扎的同时发出疯狂的精神咆哮。
    态度转变之快也跟精神分裂似的。
    “小畜生……”
    “老子要弄死你……”
    “放了我,我什么都给你,我有神像……大量的神像!”
    “这个世界的宝物都是你的……放了我……”
    刷!
    金光消失。
    这里归于平静。
    符篆师宝典又飞回到白牧野的空间指环当中。
    整个过程,快到令人不可思议。
    一个强大的、近乎凝实的精神体,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夺舍?
    夺鸡毛啊!
    从始至终,只有那精神体自己觉得一切尽在掌控,觉得可以将两个小家伙轻松镇压。
    小白可从来都没那么想过。
    “魑魅魍魉的鬼东西。”白牧野朝呸了一声,然后看向一旁不远处呆若木鸡的秦冉冉,“没事吧你?”
    “我没事,”秦冉冉呆呆的摇摇头,看着白牧野,“但你这……什么情况?”
    “刚刚那家伙就是想要夺舍我们的强大精神体,上古时代的强者。通过逆天手段将精神意志封印在这座雕像里面,沉睡万古,飘荡在岁月长河之中,静待猎物上门……”
    秦冉冉打断白牧野的介绍:“你说这些我听过,我想问的是,你是怎么干掉它的?”
    “我干掉它?”白牧野一脸谦虚:“没有没有,我哪有那么大本事?”
    “那它哪去了?”秦冉冉看着他,“我刚刚好像看见有本书从你戒指里飞出来……”
    “对!它读书去了!”白牧野一本正经,“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这家伙大概觉得自己没文化,想要补补课……”
    秦冉冉这会儿终于缓过来一些,忍不住白了白牧野一眼:“鬼扯!”
    “嘿嘿,被你看穿了,其实那是我的神器之一,至尊宝书!”白牧野一脸认真。
    秦冉冉:“……”
    若非从小的教养,她真想吐槽一句:至尊你妹!
    在你那是不是一只苍蝇都是至尊苍蝇?拖鞋叫至尊拖鞋?沙发是至尊沙发?
    别人家是智能套餐,您家不一样,是至尊套餐是吧?
    苍蝇拖鞋沙发肯定都不是至尊,烧烤炉也不是。但那根法杖肯定是,因为人家名字就叫至尊权杖。
    至于符篆师宝典……哪怕小白到现在都依然没能开发出它的全部功能和属性。
    之前是觉得宝典上那些符篆术和各种知识牛逼,后来慢慢发现宝典本身更牛逼!
    甚至用至尊来形容它,都觉得有些……低了。
    符篆师宝典对精神力的渴求简直让人害怕!
    莫说一个沉睡万古,早已变得衰弱,不复当年巅峰状态的精神体。即便是一个真正的神符师在这里,想要用精神力攻击白牧野,同样也是做梦!
    符篆师宝典从来都不是一部单纯的符篆典籍,它是一件真正的法器,白牧野在进入黑域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个秘密。
    至于它能够吸收精神力量,小白在得到它第一天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
    解读上面的一个字都需要消耗精神力,最初那段时间,白牧野即便把自己弄到精疲力尽,最多也只能破解出半个符篆术来。
    如果不是那次进入黑域的时候带着符篆师宝典,恐怕到现在,他连十分之一都破解不完。
    但说起来,小白当时并不觉得符篆师宝典可以吸收精神力有多大作用。
    上古什么样白牧野不了解,但在当代,别说神符师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佬,就算一个大宗师,除非是想要从对方精神识海里面提取记忆,否则在正常的战斗中,几乎不会使用精神力来攻击对手。
    倒不是说这种手段没技术含量,而是当下的绝大多数符篆师,根本没这种本事!
    所以这次被困,知道自己进了一个夺舍局之后,小白要说一点不紧张那是假的。
    他一次次飞行高天并不仅仅是为了破阵!
    阵好破,逃出去难!
    因为他在下到这里的第一时间,符篆师宝典就已经给出了强烈的反应!
    它清晰无误地指出了这雕像有问题,而且想冲出小白的空间指环,直接扑上去。
    小白没敢,压制住了它。
    然后这几天,他则是在不断读取脑海中那些符篆师宝典上的……关于精神力和纯粹精神体的相关知识。
    怕被雕像里那存在看出异常,他只能不断飞上去,假装在破阵。
    所以说小白也是有底气的。
    后来那些机械和人形傀儡中封存的大量精神力在散发出来的时候,符篆师宝典再次表现出过强烈的躁动。
    就像婴儿饿了要吃奶一样,它饿!
    宝典是认主的,所以白牧野能感觉到,但他当时还是安抚住了符篆师宝典。因为还不到时候。
    幸亏这宝典已经认它为主,不然估计当时就得造反。
    所以,这上古存活下来的精神体,想要通过夺舍的方式,强行占领小白这这完美的身体?
    简直是做上古春秋大梦!
    可惜漂亮姐不在,如果她在,白牧野更不怕这种事儿。
    谁想进入到他精神识海放肆,先过漂亮姐那一关再说。
    这样的精神体,对漂亮姐来说,就是顶级的补品。
    是大药!
    可惜她走了,只能便宜了符篆师宝典。
    白牧野也不清楚吞噬掉这精神体之后的符篆师宝典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一切都还在慢慢摸索当中。
    不过反正没坏处就是。
    “你并没有找到离开这里的方法对吗?”秦冉冉看着白牧野问道。
    白牧野看看她:“你对我就那么没信心?”
    秦冉冉眼中露出一抹惊喜:“真的找到办法了?”
    白牧野道:“是啊,我这人从不撒谎的。”
    “得了吧,长得好看的男孩子最会骗人了!”秦冉冉撇撇嘴,表示不屑。
    白牧野祭出几张符篆,分别让这些符篆落在不同方位,随后,他激活了这个法阵。
    一道道光芒瞬间亮起,将这地下广场映照得亮如白昼!
    秦冉冉直接拿出一副大墨镜扣在脸上,然后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环境。
    四面八方到处散落着各种各样的傀儡零件,尤其是那些人形的傀儡零件看着挺瘆人的。
    各种残肢断臂,杂乱无章的堆积在那,就像一个金属垃圾场。
    往远处看,一片
    虚无。
    这就是一座地下祭坛,根本不是什么藏宝阁。
    万古以前,这个以星球为单位的符篆宗门不知发生了什么,绝大多数人应该都已经不在了。
    极少数人则将自己的精神意志封印在地下祭坛的雕像当中,然后通过各种手段进行布局,引诱外来者上钩。
    如今鱼儿终于咬钩,可惜他们遇到的,却是一条蛮不讲理的大鲨鱼。
    别说钓鱼人,恐怕就连这艘船……都快要被掀翻了。
    “他们也真是厉害,通过那支冒险团,将一堆地图散播出去,然后又通过“找宝”这种方式让人找到地图,让人在不知不觉中入局……”秦冉冉喃喃道:“小白,多亏了你,如果没有你……我这一次肯定会死的。”
    “所以你呀,以后还是专心做好的你的大明星吧,外面世界很危险的!愿不愿意当公主不重要,每天都能开心的活着,比什么都强。”白牧野道。
    秦冉冉沉默了一下,低声道:“可我还是想要变得更强大。”
    白牧野看着她:“想找妈妈?”
    秦冉冉点点头:“她一定很爱我,也一定很无奈,不然……她根本不会把我生下来,更不会把我送到王叔那。。”
    “想变强可没那么容易,首先你得秃……咳咳,首先这条路吧,它不好走。”白牧野道:“你也看见了,像今天这种事情,你可能觉得很恐怖,但其实这根本算不上什么,因为我们都好好的活着呢。那种真正的生死危机,只要经历过一次,你就会懂,能安稳活着,是多大的幸福。”
    “你这一脸七老八十的沧桑还有爸爸一样的慈祥眼神是什么鬼?你还没我大,少年!”秦冉冉瞥了他一眼:“尽快破阵吧!”
    白牧野道:“已经破掉了。”
    “破……掉了?”秦冉冉明显不敢相信,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四周。
    白牧野点点头:“破掉了,不过我总觉得这地下祭坛里面,应该会有宝物隐藏着,咱们得把它们给找出来。”
    “你不都说这是他们坑人的地方,不可能是什么藏宝阁吗?”秦冉冉疑惑的道。
    白牧野笑笑:“你会把自己最珍贵的东西随身携带吗?”
    秦冉冉道:“当然啊!只要能带的肯定就带在身上啊,不然丢了怎么办?”
    “那不就结了吗?”白牧野道:“别人也会。”
    “你是说……那精神体选择将自己封印在这里,等待夺舍的机会,成功之后,便会从这里直接带走自己埋藏的宝物?”
    “你终于变聪明点了。”
    “我本来就很聪明!”
    白牧野一双眼到处踅摸,四处溜溜达达寻找起来。最先搜寻的地方就是这座已经崩溃的雕像底座。
    如果是他的话,肯定把宝贝藏在这里。更何况这些天来,符篆师宝典不知提示过他多少回。
    这就像那些土财主都喜欢把银子藏在床下是一个道理——睡得踏实。
    白牧野将雕像的底座附近清理一番之后,果然发现了不同寻常之处。
    跟地面持平,仿佛跟广场融为一体的雕像底座内部,敲击之下,竟然是空的!
    白牧野接连用五张剑符,在秦冉冉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强行将其暴力轰开。
    然后,白牧野在那里找到一枚银色指环。
    他吹了个口哨,笑眯眯的看着秦冉冉:“如何?”
    “快看看里面有什么!”秦冉冉也一脸兴奋。
    憋屈了这么多天,总算见到收获了。
    任谁都知道,这枚戒指里肯定有好东西!
    白牧野用精神力试探一下,发现这上没有任何精神封印,直接就能打开。
    这份自信真是可爱!
    这枚指环的主人,应该就是藏在雕像中的精神体。他大概从来没考虑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人给镇压了。所以他的空间指环连把“锁”都没有。
    白牧野从里面一件一件的往外那东西。
    成品符篆、符纸、笔、墨……光是这些,就堆积如山!
    成品符篆大约有三百多张,不用看上面的符篆术,光是看符纸的材质,就已经让白牧野忍不住流口水了。
    竟然有六成是大宗师级,剩下三成宗师级,一成高级!
    秦冉冉在一旁,表情震撼目光呆滞,喃喃道:“这符篆师原本到底什么境界?神符师吗?”
    白牧野道:“也许吧。”
    “你连神符师的精神体都能吞噬掉?你的至尊宝书真厉害。”秦冉冉忽然想到什么,眨着眼睛看着白牧野。
    很显然,她根本不信干掉强大精神体的会是一本书。
    那明摆着就是一件书籍样子的神器!
    其实秦冉冉这么认为也没错。
    符篆师宝典的确就是一件神器,但也真的是一本书。
    所以说知识的力量才是无穷的!
    那些堆积如山的符纸、笔和墨等符篆材料更是让两人忍不住想要流口水。在没有时间法则的空间指环里面,这些符篆材料历经万古光阴却依然如新。
    这些材料的原主人,应该是一个以辅助为主的符篆师,基本上都是各种辅助系的极品材料。
    从宗师级到大宗师级应有尽有,还有一少部分材料……竟然达到了神级!
    这些才是真正的至宝。
    就算是神级大佬,通常来说手里也不会有多少这个级别的存货。
    因为提升技能等级的消耗,本身就已经是天文数字了。
    所以能在这看见一些神级材料,简直就是意外中的超级惊喜!
    现在用不上没关系,总有一天能用到。
    “来,分赃!”白牧野指着这堆符篆材料,一脸大方的道:“看好什么拿什么。”
    然后,又开始往外掏神像。他也是第一次接触这东西,拿出来一个之后,很是好奇的盯着看了半天。
    巴掌大小,一个完整的全身人形雕像。做工不是那种精细类型的,而是有一种古拙气息扑面而来。
    暗合大道至简这个道理,一看就是真正的大师手笔。
    据说神像和灵珠,都出自帝级存在之手,也不知真假,反正这些东西不是天然形成的。
    白牧野看着手中这个神像,非常感慨:就是这种封存了一个宗师精神力的小东西,自己只要吸收一个,精神力便会突飞猛进。
    宝贝!
    真正的宝贝!
    空间指环里面的符篆师宝典似乎动弹了一下,不过大概刚刚吃撑了,没有像之前傀儡出来时候那么跳。
    白牧野随手将它扔给一旁眼巴巴看着的秦冉冉:“喏,你的。”
    然后又开始往外拿:“我的。”
    再拿:“你的。”
    继续:“我的。”
    就这样,白牧野一口气从空间指环里掏出二十多个。
    正好分到他这里的时候结束。
    一共二十四个神像,两人一人十二个。
    白牧野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看了一天秦冉冉:“感觉如何?”
    秦冉冉没看面前那一堆,而是拿着白牧野刚刚递给她的雕像在发呆。
    听见白牧野问她,喃喃道:“感觉……非常不真实。”
    “正常,中了彩票的人也会有这种感觉。”白牧野道。
    “那你呢?你也是吗?”秦冉冉问道。
    “我?我经常中,已经有点习惯了。”白牧野轻描淡写的说着,随手一挥,将面前十二个神像收起来,然后看着那堆符篆材料,“收呀,不是跟你说了,看好什么拿什么吗?反正都是那个古代的前辈送我们这些晚辈的,不用客气。”
    秦冉冉嘴角抽了抽,然后一脸认真的看着白牧野:“神像,我暂时就拿这一个……”
    “啥意思?”白牧野看着她,“别想我给你保管啊,别想赖上我,神像放我这随时都有可能没。”
    家里有老头子,飞大有老宋,远一点的还有自己的父母。他虽然并不清楚父母的职业是什么,老头子也没说过,但万一是符篆师呢?
    孝敬长辈,是传统美德。
    不能总是在需要擦屁股的时候才找上门去,尽管他经常这么干,但该报答的时候,也得报答。
    秦冉冉嫣然一笑,笑容很美,她看着白牧野,轻声道:“虽然是我带你来的这里,可我的作用也仅限于此了。所以,我拿一个神像走,已经是占了你很大便宜。”
    “这不公平。”白牧野微微皱眉,他不想这样。
    秦冉冉笑着摇头:“我觉得很公平了,说真的,这次出来,我就是抱着能得到一个神像就满足的目的来的,现在,我的目的达到了,愿望实现了!神像的价格看上去跟灵珠差不多,可实际上,灵珠还是能买到的,但神像……这么多年我就没见有人卖过。”
    “谁跟你说没人卖的?你花掉那五千亿,至少能买七八个神像的!”白牧野看着秦冉冉,忍不住又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这姑娘真傻!
    五千亿买地图!放着分到手的神像不要!
    有钱人的世界真的令人难以理解。
    “你可想好啊,你真不要的话,我可就不客气了。”白牧野看着秦冉冉。
    “嗯,我想好了!如果咱们还能发现下一个这样的地方,那……那我就贪心一点,再拿一个,行吗?”秦冉冉看着白牧野。
    人家直接让出来十一个,然后讨要一个不知道是否存在的机会……小白还能说什么?
    深深看了一眼秦冉冉:“行,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拿走了,不是替你保管哦。但如果你有需要,随时可以找我要。只要那时候我手头还有。”
    秦冉冉笑得很开心,用力点点头,然后跑去那堆符篆材料跟前挑挑拣拣,专心致志的寻找起来。
    白牧野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但他更不想给齐王送礼!
    他相信秦冉冉不会出卖他,就像秦冉冉也相信他一样。
    但他并不认为如果齐王开口讨要,秦冉冉会捂着身上那些神像不放。毕竟,那是秦冉冉的亲叔叔!
    虽说这种可能性并不大,但万一呢?
    “对了,你父亲不是比齐王小么?为什么你要叫齐王叔叔而不是伯伯?”白牧野看着蹲在那选材料的秦冉冉,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小的时候我问过,他说怕我把他叫老了。”秦冉冉随口说道。
    白牧野:“……”齐王那种人,居然也有这样的一面?
    感觉齐王似乎突然从一个生死大敌的仇家,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人。赶紧摇摇头,将这种可怕的想法驱散出去。
    仇人就是仇人。
    “可是我听他身边的梁露说过,说是因为王叔觉得我父亲因他而死,死者为尊,尊者为大。所以他才让我叫他叔叔,又去皇帝那给我讨的公主封号。”
    秦冉冉一边说着,一边挑选出大约十分之一的符篆材料,然后看了一眼那些成品符,犹豫一下,道:“这些成品的符篆……我,我可以多拿点吗?”
    “都拿走吧。”白牧野大手一挥。
    “啊?”秦冉冉微微一怔。
    “我不喜欢用别人画的符。”白牧野道。
    秦冉冉一脸怀疑的看着白牧野,说真的,白牧野这话她是不信的。
    事情的真相应该是小白因为她没拿走那些神像在补偿她。
    很难说这些成品符篆和神像之间哪个价值更高一点。
    长远来看的话,肯定是神像价值更高,毕竟这是增长精神力提升修为的宝物;但在关键时刻,一张强大的符篆同样也是可以救命的!
    这些符可不仅仅只有辅助系的,还有很多元素属性的攻击符篆!
    即便秦冉冉这种控符能力一般,实战经验又几乎为零的高级符篆师,利用这些符篆当中她能用的宗师级符篆,也可以发挥出远超自身水准的实力来。
    若是在白牧野手中,那就更恐怖了。
    “真的。”白牧野一脸认真。
    “你这人,我有点分不清你哪句是真的,哪句是假的。”秦冉冉有些无奈的看着小白,“这里面很多符篆我根本用不了,都是大宗师级的……”
    “那就等你踏入宗师领域的时候再说。”白牧野看着她:“另外强调一下,我不骗人的,人品坚实可靠!”
    秦冉冉噗嗤一乐,然后凝视白牧野片刻,有些得意的笑道:“那我真不客气了,你看,这些成品符篆的价值,就远超我那五千亿了吧?”
    说着将那堆成品符篆全部收入到自己的空间指环当中。
    白牧野有点无语,不过也承认,那些成品符篆的价值,的确不是五千亿能比的。
    感觉到了大宗师境界之上,世间的金钱意义就没有那么大了。
    若是到了神级,需要的那些东西,基本上就不是金钱能够买到的了。基本上就是等值物品以物易物。
    白牧野将剩下那些符篆材料一一收走,分门别类排在自己的空间戒指当中。
    还是材料好!
    符篆这东西,永远是自己制作的用着才顺手!
    别人画出来的符,终究是别人的。
    等级低的时候感觉不出太多问题来,一旦到了高级往上,那种感觉就会愈发明显。
    因为每个符篆师运行精神力的方式,都是或多或少有区别的。
    那么,一旦画符的精神力运行和御符的精神力运行不同步,符篆的威力,必将大打折扣!
    不过像秦冉冉这种小菜鸟,以她目前的控符水准,很难感受到这些。
    她光顾着高兴了。
    就像一个漂亮村姑看着自家苞米丰收一样。
    可惜这些符篆材料当中,可以用来制作属性符篆的材料非常少。
    看来哪怕在上古时代,顶级的属性材料也十分难得。
    白牧野之前打那些傀儡几乎将齐王那批生日礼物中的符篆材料用掉一多半,虽然很多种符篆术的经验也是刷刷的往上涨,但还是有种特别肉疼的感觉。
    但老天是公平的,很快就对他做出了补偿。
    这批材料无论品质还是等级,都远胜过齐王那批!
    弄得小白都有点要膨胀了。
    再加上手头这批神像——
    真的膨胀了!
    二十一个神像,可以提升八千四百点精神力!
    算上他现在的四百多点,如果一切顺利,他可以用这些神像将自身境界推到巅峰大宗师那个领域!
    桎梏这东西,对别人来说可能如同天堑,但对他来说,至少在大宗师之前,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就像学霸很清楚自己的知识储备足以应对那些考试一样,小白对自己在符篆师这条路上的情况,同样了解的很!
    从宗师突破到大宗师的那道桎梏,对他来说算是一次大考,但他依然有信心,用最短时间,去突破它!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