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笑脸讲道理,翻脸讲规矩

    第二天早上,陈汉升跟着王梓博去建邺理工大学的食堂吃早餐,放眼望去,排队的几乎都是男生。
    偶尔有一两个穿着鲜艳衣服的女孩子穿插其中,就好像点缀蔓藤上的鲜花。
    “女生在你们学校算一级保护动物吧。”陈汉升问道。
    “事实摆在眼前啊。”
    王梓博有些懊悔的说道:“我现在就后悔,要不少考一点去财经学院,要不多考一点进建邺师范,不上不下的只能来理工。”
    “操。”
    陈汉升踹了王梓博一脚:“你在讽刺老子成绩差。”
    王梓博“嘿嘿”一笑,自从知道陈汉升目前的感情状况后,王梓博突然觉得自己的行为好像可以接受的。
    陈汉升这种人都在想方设法和萧容鱼恢复关系,那我努力追求黄慧有什么错?
    陈汉升注意到王梓博开始飘了,心里笑了笑,有你找我喝酒哭诉的那一天。
    吃饭时,陈汉升又把小鱼儿拟定的那份兼职大学生合同拿出来,其实上面的责任和义务已经非常完整了,陈汉升又根据实际情况稍作微调,然后驱车离开建理工。
    他也没有直接回财院,而是来到金陵科技学院附近的大学校园里。
    白天的大学一般不禁止私家车入内,陈汉升登记好身份资料后,在传媒大学南广学院、海事学院和晓庄学院里都绕了一圈。
    沿着校内大道行驶的时候,陈汉升降低车速,一是注意安全,二是观察火箭101在三个学校的宣传工作。
    刘鹏飞和秋安萍还是很负责的,这一路上经常能看到“火箭101”在这些学校里赞助命名的各项活动,陈汉升心里有数,一打方向盘来到金陵科院。
    自从把胖子的仲通门店挤垮了以后,火箭101顺带着接手他的快递市场和兼职大学生资源,所以上午寄快递的大学生真的不少,有些人还站在外面排队等着。
    陈汉升默默观察了一会,然后打印两份修改好的合同,笑着对门店里面的刘鹏飞和秋安萍说道:“鹏飞,秋学姐,我和你们商量点事。”
    “啥事,陈哥。”
    刘鹏飞忙的满头大汗,门店里只有电风扇,这还是刘鹏飞宿舍里用了两年的老家伙,摇起来“咯吱咯吱”作响。
    陈汉升指着一处墙壁说道:“过两天门店安装个空调吧,就挂在这里,正对着能吹到你们。”
    “不用。”
    刘鹏飞推辞道:“电风扇足够了,晚上回去洗澡就行了。”
    陈汉升不答应,以前财院的F栋101也装过空调,所以他当面打电话约师傅来金陵科院安装。
    看到陈汉升已经做决定了,刘鹏飞和秋安萍这对情侣互相对视一眼,接下来陈汉升才把合同拿出来,笑呵呵说道:“这几天你们辛苦了,我相信如果每个人都能像鹏飞和秋学姐这样认真负责,火箭101一定能够发射上天。”
    “不过。”
    没有给刘鹏飞客气的时间,陈汉升继续说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为了尽快让火箭101更像一个公司运行,我们手续还是要齐全的,这里有一份聘用合同,你们觉得没问题就签了吧。”
    刘鹏飞和秋安萍接过来看了看,脸色都有些变化。
    因为合同上对兼职大学生的义务框定的很细,尤其像他们两这种算是一个网点负责人的,甚至还有“无故离岗赔偿制度”。
    总之,刘鹏飞看下来,他觉得有一种签了合同就卖给陈汉升的感觉。
    陈汉升心知肚明这份合同的约束性,不过还是很诚恳的劝道:“如果觉得太勉强,那就算了,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签约,相信火箭101,相信自己的眼光。”
    刘鹏飞拿着笔有些犹豫,他犹豫的不是自己,而是秋安萍的选择。
    不过秋安萍倒是没说什么,静静的在“乙方”那里签下自己名字,并按下手印。
    刘鹏飞呼出一口气,也快速的签字按手印,然后把两份合同递给陈汉升。
    他其实是很信任陈汉升的。
    “谢谢你们对我的支持。”
    陈汉升温和的笑了笑,拍了拍刘鹏飞肩膀离开。
    “秋学姐。”
    刘鹏飞讷讷说道,纵然两人已经是情侣关系,这个称呼一直没变过:“如果你哪天想离开了,我可以和汉升说说情。”
    秋安萍摇摇头:“虽然合同的内容有些苛刻,但陈总和我们交流时,完全没有强迫的意味,还是在讲道理说服我们的。”
    “不过······”
    秋安萍突然停顿一下。
    “不过什么?”
    刘鹏飞问道。
    “如果我们不签字,他既能笑脸和我们讲道理,也能马上翻脸讲规矩。”
    ······
    秋安萍说的没错,陈汉升回到财院后,也把火箭101的几个“老人”全部喊来,先是真情实意的讲道理。
    聂小雨和李圳南是签约最爽快的,不过也有学生顾虑重重,觉得和自己以后的大学规划有差距,就没有立刻答应。
    陈汉升果然开始讲规矩,他一口气开掉三个人。
    这些大学生在火箭101兼职时,陈汉升没有亏待他们,不过既然彼此意见或者理想不合,那就分道扬镳,一拍两散。
    处理完这些事情已经下午1点半,食堂早就关门了,陈汉升就去学校便利店买点吃的。
    在货架挑选东西时,突然听到对面有人在说话,居然是胡林语。
    “幼楚,你怎么就买这点东西啊?”
    “我不饿呀。”
    沈幼楚熟悉的声音也传过来。
    胡林语苦口婆心的教育:“你是在帮我干活,可千万别瘦了,不然陈汉升那个混蛋肯定会怪我······吓,你怎么在这里?”
    她话说到半截,突然看到陈汉升在货架的尾端静静注视着自己,面包差点扔地上。
    “又不是你家,我为啥不能在这里。”
    陈汉升指了指两个女生手里的东西:“你们不吃饭,买面包做什么?”
    胡林语解释道:“春运会要开始了,我好歹也是系学生会的副部长,身上有些任务就让幼楚过来帮忙,刚刚我们错过了午饭时间,就来买点面包。”
    陈汉升点点头,心说原来和自己一样,不过我是为了私事,她们是为了学校的公事。
    其实胡林语这个副部长,还是陈汉升让她进来镀金的,没想到她这么认真。
    陈汉升瞅了一眼沈幼楚手里,可怜巴巴的握着两个小面包,五毛钱一个那种,没有豆沙馅,也没有肉松,只在表面洒一些芝麻。
    “这就是午饭吗?”
    陈汉升问道,打量一下沈幼楚,要说瘦也没瘦,她当年吃青菜蛋汤都能把身材维持住,只能说天赋太好了。
    沈幼楚睁着明晃晃的桃花眼点头。
    “我也没吃饭。”
    陈汉升说道。
    “撕拉”
    沈幼楚把袋子撕开,小心翼翼把芝麻面包递过来:“那,那你先吃。”
    ······
    顶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