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盟约

    薛清凝住得久了,跟酒店的服务生,卫生员大都相熟。借着这个关系,在一名关系还算不错的卫生员替她打扫房间的时候,薛清凝佯装好奇地问了一下三楼的情况。
    身为酒店服务生本不该多嘴客人的情况,但薛清凝脾气好,对他们比别的客人亲近,她也愿意多跟薛清凝说话。
    她告诉薛清凝,三楼最里面房间里的人没有离开酒店半步,一日三餐,都是酒店服务员送到三楼,交给门口的保镖。有需要什么,都是这些保镖进进出出。
    她也去过三楼打扫卫生,她说的时候有些不寒而栗,打扫卫生都是在那些保镖的全程监督下完成,不自在,慎地慌。好在他们只是监督,根本不与他们多说话,总算是相安无事。
    薛清凝又问了一下房间里的情况,但在这种紧张的状态下,他们除了埋头扫地,哪还有心思去观察注意其他的事情。那个大人物不是坐在沙发上书桌前,就是躺在床上,身边都有保镖,十步以内都不准有人靠近,除了他的长相之外,连声音都很少听到,其他的一概不知。
    他们的防备比薛清凝想象中更加滴水不漏,从卫生员的身上得不到什么线索,薛清凝就想自己乔装成卫生员混进去一探究竟。这里的人跟她再客套也不会冒险帮她的,只有另想办法。
    卫生员打扫完毕,刚要出去,突然回头,告诉薛清凝一个很重要的消息,她昨天下午进去打扫的时候,正要听到那位大人物在打电话,他跟电话里的人约好了后天下午三点,在酒店一楼的三号会议厅见面详谈盟约的事情。
    “那就是明天下午三点,他们谈盟约的时候,门口一定有人把守,禁止任何人靠近,最好的办法就是提前混进去,只是不清楚里面有没有藏身之地。”
    “有。”薛清凝道:“昨日我得知这个消息后就偷偷去看过三号会议室,会议桌的后方有一个卷帘屏风,在屏风的背后有个长方桌,桌底下一面有木板挡住,里面的空间可以藏人。”
    薛清凝估量了一下两人的身材,“恰好可以藏住我们两个。”
    两人约了明天下午两点,这次不用来这里,直接去薛清凝的房间,然后再一起混进会议室。
    夜深人静,幽柔的月光如一道水珠线射了进来,照在陈醉的枕边,他睡得很安稳,一呼一吸,均匀细长。
    段绍陵看了看陈醉,回头,两眼痴痴地望着天花板,没有半点睡意。
    他在害怕,他怕的不是被发现,不是自己和薛清凝的生命安危,是真相,他最想知道的真相,关系到所有人未来的真相。
    明日跟洋人见面的人会是谁,是李麒玉,还是龙副官,或者是几位司令的一个......再多得猜测也是多余的,明日,真相就会浮出水面。
    他又忍不住看着陈醉,想好了,明日他就会把真相告诉他,哪怕真相很残忍。
    进入年关开始军中基本无大事。段绍陵如今又是旅长,言行自由,没有人会去怀疑他的去向。
    下午,临近两点,天气阴霾,寒风如刀,街上人来人往,欢声笑语,呵出的气息如一道飘散袅袅的浓烟,与这冰冷的天气又极不相称。
    段绍陵进了酒店,自然而然地走到薛清凝的房门,敲了两声,房门应声而开。
    进到房间,薛清凝早已绘制了一张酒店一楼的图纸摊在桌面上。右边楼梯再往前直走是一楼卫生间,左转出去就是酒店的后面,有厨房和杂货房等,还有酒店人员休息的地方。在一间杂货仓库的旁边是一个鱼塘,鱼塘正对面的走道,对应的就是三号会议室的窗户。
    他们不能从会议室的正门进去,只能绕到鱼塘那里,从窗户爬进去。
    酒店后面也是开放式地供客人参观,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真的会来参观的没有几个人。而且这个时间点差不多是酒店员工刚换完班,除了在前面当值的,后面的员工都回宿舍休息了,两人走到后面,果然没有碰到一个酒店员工。
    挨到窗户底下,段绍陵伸手去推窗户,窗户紧闭,一时推不开。正要大力硬推,薛清凝阻止了他,“等等,现在不能进去。我听卫生员说,会议开始之前,他们会进去打扫卫生,检查门窗,然后提前半十分钟离开,他们差不多要进去打扫了。”
    过了几分钟,里面传来沉重的推门声,循声望去,是卫生员进来打扫,两人赶紧往下一蹲。没过几分钟,侧面传来脚步声,薛清凝往离他们最近的杂物间一指,两人退到了杂物间左边门后,完美地挡住了他们的身子。
    段绍陵挡在前面,若是有人走过来发现了他们,迫不得已也只能得罪一下别人了。万幸,脚步声很快又折返了回去,躲了一会儿,再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段绍陵让薛清凝先站在原地,他悄然走到窗户底下,往里面探了探脑袋,这回听到的是关门声,几名卫生员已经退出去了。段绍陵向着薛清凝招了招手,示意她可以过来了。
    段绍陵伸出双手,准备用力把窗户往里推开,薛清凝轻轻架开他的手, 低声道;“这窗户看着很紧,你推的太用力,万一闹出动静就不好了,还是我来吧。”她的手中多了一物,又是那个簪子。
    “这簪子真是妙用无穷。”
    薛清凝鼓捣了两下,看她的样子,技术娴熟,不过两分钟,开关被她拨了上来,再轻轻一推,窗户直接大开。
    二人先后跳了进去,门外有一阵脚步声朝这边走过来。
    段绍陵道:“人来了,赶紧躲到桌子底下。”
    薛清凝身形一闪,同时钻了进去。不料,足下一滑,整个头枕在段绍陵的胸膛之上,额头紧贴着她的下颌,双手无处安放。薛清凝尴尬至极,正要起身,大门再一次被重重打开,听到几个人走了进来。
    里面的空间也不是很宽裕,以他们二人的身材刚刚好容得下。薛清凝此时如果起身换姿势的话必被发现,权衡之下,只有暂忍一时的尴尬,一动不动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段绍陵的胸膛宽厚结实,靠在上面很有安全感,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都有一股浩然之气,还有,他的心跳很快.。
    二人如此紧密相贴,薛清凝的气息不间断地传了过来,淡淡又让人有些眷恋,段绍陵心神激荡之下,忍不住面红耳赤,心跳加速。
    带着她的心跳也加快了频率,薛清凝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脸颊发热,是不是很红?幸好段绍陵看不到。
    侧耳倾听,一共有四个人, 两个人进了会议室,还有两个人把会议室的门带上。
    “安德朗大使,你请坐。”
    是龙副官的声音,他代表李麒玉来跟洋人谈判
    段绍陵的心就此沉到了最底,也豁然开朗了,李麒玉和洋人之间的关系再无疑问了。
    接下来的时间他们都在协商盟约的内容,除去那些场面话,重中之重,李家对尹军全面宣战后,他们外邦要提供武器和兵力支持,事成之后,沿海四城将划他们的租界,只要李麒玉还是中南的最高统帅,都不能违反这一点。
    这等于是变相把国土割让给外邦,时候一久,沿海四城难保会成为外邦的国土。
    经过商榷后,安德朗把修改后的盟约内容交给龙副官,由他转呈给李麒玉,待双方达成共识,五日后,他们正式签署这份盟约,结为盟友。
    段绍陵还听到龙副官告诉安德朗,年后,等到陈醉和李丞婧的婚礼过后,李麒玉就会正式部署对尹军的全面作战计划。
    两个小时,他们才听到两个人走出去的声音,确认他们已经远去了,段绍陵轻轻在她的耳边说道:“人都走远了,我们可以出去了。”薛清凝连忙脱离他的怀抱,半蹲着身子钻了出去,段绍陵跟着出去。
    整理好了衣服,段绍陵先伸到窗户外查看一下外面是否有人,确认环境安全,一个翻身跳了出去,伸出双手要拉薛清凝出来,尽管知道以她的身手并不需要。
    以薛清凝的身手,双手不碰窗户都能翻出来,可她的双手还是搭着段绍陵的双手,让他拉着自己跳了出来。
    这一刻,段绍陵的心头涌出了一种莫名的欣喜。
    小心翼翼关上了窗户,大大方方地走出去,有人问起,尽可说他们刚才是在这里参观酒店后面的环境。
    一路回去也无人相问,因为这个时间点,酒店的工作人员又开始忙碌了。
    回到薛清凝的房间,段绍陵把龙副官的身份,还有陈醉和李丞婧之间的事情大致说了一遍。
    这回换薛清凝问他:“现在你打算怎么做?”
    段绍陵喃喃道:“我要把这件事告诉陈醉。”
    薛清凝还是问道:“那这样他和李小姐的婚事还能顺利举行么?”
    段绍陵道:“他们的婚事还重的过国家的安危么?我了解陈醉,这么不明不白地成婚,等他知道了,一定会后悔的。把真相告诉他,他知道该做什么样的选择。”
    他现在就急着回去,走之前,他告诉薛清凝两日后他们继续在茶楼见面,再三嘱咐她不要做傻事去刺杀洋人大使。
    薛清凝有这个分寸,在那些保镖的保护下自己是杀不了他的,她感受到段绍陵在关心她的安危,不便反驳地对他点了点头。
    段绍陵走后,薛清凝独自在房间,脑海里尽是刚才两个人在桌底一动不动偎依在一起的画面。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