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夜幕

    收到钱后的群演们,消失在落日的晚霞中。剧组的工作人员们也因为将近拍了一天的镜头终于通过,而开心的收起了道具。
    虽然旁人没有在意,但是白苏却留意到,是因为路御调换了自己的位置,那个镜头才被通过的。
    白苏因此回顾了一下自己刚刚在镜头前的表现,也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自然的演了一个小宫女。不过,若是下次还出现这样的情况,到时得问一问同旁的群员们,实在不行就直接问问导演?
    和秦昭道别后,白苏决定去吃一碗小葱拌面,多加一碟酱萝卜的那种。
    到得东街小巷的路口后,白苏高兴的打了声招呼:“老板娘。”
    “一碗小葱拌面?”
    “对,多加一碟酱萝卜。”
    “好的,稍等。”
    老板娘高兴地卷起了袖子,做起了拌面,难得的竟然还哼起了不知名的小调。
    其实老板娘这摊位生意并不怎么好。第一是位置比较偏,第二是手艺确实也是一般,清汤寡水的自然没有人慕名而来。
    但是自从白苏来了之后,这几天小摊每日都有人光顾。老板娘着实高兴,像对着个金宝宝一般的供着白苏,同样一碗面,那是面比别人足,连葱花都要多加几颗。毕竟她这是第一次有了一个固定的常客。
    白苏也是争气,身体瘦瘦小小,胃口倒是惊人,不管加多少,都能一顿吃的精光。
    瞧瞧,这吃着多有味道。
    看着白苏吃的高兴,老板娘干活的身影也更有劲。
    一旁同样卖面的小哥,刚送完一波顾客,三两下刷完碗,就着围裙擦了一把手,笑呵呵的趴在隔板的一头:“小姑娘,这面天天吃,还吃的这么香?”
    “怎么说话的你?”老板娘不高兴的笑骂了卖油泼面的小哥一句,“去去去,管好你自己的面摊子。”
    “实话说,面好吃吗?”小哥挡下老板娘拍过来的手继续问到。老板娘听到这个问题,也瞬间停下了打闹,有些紧张的看着白苏。
    “还行。”白苏拨了拨小葱,就着酱萝卜又吸入一口拌面。
    听到白苏的回答,小哥眼睛一亮:“还行,就是一般咯。明天要不要到我这边来尝尝?”
    老板娘听到这话脸色一变。这好不容易有一个常客,难道要这么黄了?
    “不去。”白苏答。
    老板娘脸色一喜。
    “是因为我这儿的面不香不好吃?”小哥问。
    “不是。”
    “那是为什么?”
    小哥和老板娘都有些好奇。
    白苏吃完最后一口面,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这碗面,味道一般,却干净。”
    白苏起身付完钱。
    “那我那面呢?”
    看着白苏那一脸还用我说的表情。老板娘好笑的拍了拍小哥,替她回答道:“这还用说吗?你那面好吃,不干净。行了行了,赶紧滚回你自己的面摊子,别净整些歪门邪道,先把自己的面做干净了。”
    “老板娘说的对。”白苏接过找给她的零钱。
    不知道为什么,老板娘觉的白苏说这句话的时候,竟带着些许的郑重。
    吃完面的白苏,觉得时间尚早,于是便顺着一旁的小秦河散起了步,夏日的风带着河水的凉气,让白苏觉得一阵爽快。
    小秦河仿的是古代的秦淮河。
    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唤客尝。
    夜色下,两侧亭台楼阁灯火通明,花船画舫随波而动,尽显古韵风流。
    只是小秦河到底是拍戏用的,跟正真的原版比起来还是有很大的差别。
    另外白苏所在的位置属于小秦河的末端,因为最开始开发河道时,开发商因为资金问题,这里就没有建造楼阁。
    不过,自从东街地产发达后,大量的人口入住。这里也被有眼光的投资商建成了酒吧一条街,不过与主街的繁华自然不能比。
    青石砖砌成的房子,保留着虞城的特色,与一般的酒吧相比,外面看起来倒是多了一丝小清新。
    不过白苏对这些地方毫无兴趣,她也不爱喝酒。因此转了个弯,打算踱着步子继续走。
    只是视线转移间竟意外让白苏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只见远处昏黄的路灯下,穿着一身红色包身连衣裙的苏敏,踩着一双十厘米的高跟鞋,正摇摇晃晃吃力的扶着一个喝醉酒了的大肚腩中年男人。
    身后的酒吧门口又走出来几个人,像是在劝那个大肚腩中年男人继续回去喝酒,中年男人连连摆手,像是不胜酒力的样子。
    苏敏低声劝了几句,那中年男人骂骂咧咧的凶了她几句,这才无奈的挥手向着门口的众人道别,一群人才像是放过了他,推推嚷嚷的回了酒吧内。
    此时,无夜生活的估计早已入睡,有夜生活的人估计也都开嗨。倒显得这边的街头有些空荡荡的,那中年男人搂着苏敏的肩膀,恰巧朝着白苏的方向走来,两人的影子在路灯下晃来晃去被拉的老长。
    白苏动了动,闪身向着转角的墙后躲去。还好这个转角落在阴影处,哪怕是有人路过,不细看的话也不会注意到她。
    那中年男人扶着苏敏的肩突然又是一阵干呕,刚好落在白苏的近前方。
    中年男人干呕完后,突然眼睛微眯了眯,向着苏敏问道:“没人跟上来吧?”
    “没有。”苏敏闻言微醺着脸往回看了一眼。
    “那就好,小敏啊,最近辛苦了,让你陪了那么多回酒。”说着那男人微微站直了些许身体,轻抚着苏敏细白的胳膊说道:“不过我这也是没有办法,他们可都是投资人,谁也得罪不起。这不,为了不让你不继续受罪,我都装醉躲出来了。”
    “哈哈,谢谢牛导体量。”
    苏敏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虽然也有点微醉,但还算清醒。想到自己这段时间做的事,若是被那张英知道了,肯定得大嘴巴子传得满街都是。
    “你看现在大事将成,我们是不是应该好好庆祝一下?”被叫做牛导的中年男人带着些许兴奋。
    “怎…怎么庆祝?”
    苏敏的声音有些微干,老男人的手有些粘腻的下移,竟然摸在了她的腰上。
    “你说怎么庆祝?嗯?”老男人声音扬了扬,下巴微抬朝向远处的酒店。
    “导演,您这怕不是在说笑吧?”此刻苏敏脸上的笑容有些挂不住了。
    “你觉得我像是在说笑吗?”中年老男人的声音也是低了几度,有些不高兴。
    “导演,你不是说我是因为演技好才让我进组的吗?”
    “小敏啊,你还是太过年轻,虞城几万的群演,演技好的多的是,为什么就偏偏你冒了头呢?”中年老老男人顿了顿,给了苏敏一点反应的时间,“那是因为我想抬举你啊,我的小傻瓜。”
    那声小傻瓜瞬间把拐角处的白苏恶心到了,苏敏的脸色瞬间也是变了一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