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前任出国隐情真相大白

小说:喜当妈作者:墨晚初
    老婆?!
    听到外甥女对这个疑似他亲姐的儿子的称呼,黄月强怀疑自己耳朵,幻听了,他一脸疑惑,指着胡维诚向着夏小雨询问道。
    “小雨,难道,他不是你的弟弟吗?”
    这个问题,啼笑皆非,让人哭笑不得,连开阳区好多人,都知道,黄月芬为了养活自家闺女,照顾阿婆,早出晚归,哪有空,认识单身男士,更别提,生个儿子。
    “舅舅,他,是我的丈夫。”
    这是第一次,夏小雨郑重其事的,向着别人,介绍胡维诚,如此顺口,不带一丝犹豫。
    “哦!”
    黄月强砸舌,恍然大悟,但随即,又好似想到什么,直接脱口而出。
    “你不是应该和那个谁,张恒博,对,就是他,你不是应该和他结婚嘛,想当年,他可是为了帮你们引开追债的人,得罪了那个谁,被逼的无路可退,出国了呀,真是感人肺腑,情比金坚,好男儿。”
    此话一出,夏小雨一脸震惊,似不敢相信的问道。
    “你说什么?”
    黄月强看着这个外甥女,见她一脸迷茫,随即,吐了一口烟云,然后缓而慢的说道。
    “咦,你不知道吗?他是为了你,才不得已,出国了。”
    此话一出,夏小雨的大脑,顿时一阵空白。
    这,是什么情况?
    张恒博当年,不是为了出国留学,追求美好前程,才离开的吗?
    而且,为了更好的学习,还与他断了联系。
    夏小雨还是不敢相信这个舅舅所说的话,她摇了摇头,指着黄月强连声质问道。
    “你这些年,不是南下没回来吗?你怎么知道张恒博?你又怎么知道,他为了帮我们引开追债的,被逼出国?”
    对,黄月强所说的话,前言不搭后语。
    前面还说,他南下,最难的时候,是藏在山里,啃树皮,最好的时候,是挨家挨户要饭,得到一碗嗖的肉,十多年,未回来。
    请问,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怎么得知,北上的消息?
    那只有一个解释,黄月强在撒谎,要么,他一直都在A市,关注着黄月芬和夏小雨的情况,只是,冷眼相待,也或者,关于张恒博的事情,是他胡编乱造。
    可是,不管怎么说,骗他们,又有何好处?
    就在夏小雨疑惑之际,站在一旁的黄月芬,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即拍着胸口,很是痛苦道。
    “原来,原来,那晚,是张恒博那孩子,救了我!”
    此话一出,夏小雨也迷糊了。
    “妈,你在说什么呢?”
    黄月芬一脸痛苦的摇了摇头,泣不成声。
    “孩子呀,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呀……”
    夏小雨捂着鼻子,摇了摇头。
    “妈,到底,什么意思呀?”
    黄月芬一脸惭愧的低下头,似平稳了一下情绪,这才慢慢讲诉道。
    原来,在一个平常的夜晚,黄月芬下工,走在回家的路上时,突然感觉,不对劲,好似有人在跟踪,不管她是跑,还是东躲西藏,都甩不开那些人。
    她不能放任这些跟踪她的人,跟着她回家,毕竟,家里,只有她女儿和她恩人阿婆,而且,她又想起那年,追债之人,想拉她女儿还债的事情,一想到这里,她更加决心,就算她自己死,也不能让其他人,去伤害他们。
    于是,她心一横,直接走了反路,大步向着有人的地方而去,不出所料,跟踪她的人,也跟了上来。
    可惜,大晚上,人烟稀少,连车子,都看不到一辆,就在黄月芬不知所措之时,突然,跳出一个小子,拦住了那些跟踪她的人,还大声喊道,阿姨,快走!
    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反应,黄月芬头也不回的,便撒腿就跑,见真的没有人跟踪而来,她顿时松了一口气,然后挨家挨户的敲响了熟识的邻居,请求他们帮忙,救人,顺道,处理那些半夜三更,跟踪别人的坏人。
    毕竟,今天跟踪黄月芬,她今天幸运逃脱,那明儿,其他人被祸害了呢?
    开阳区的人,很齐心,听说有坏人,各家都出一两名男丁,抄着菜刀,拿着铁铲,便跟着黄月芬,向着那小子最后让她跑的地方赶去。
    只是,当他们赶到之际,那里,已经空无一人,只有满地的鲜血,警示着众人,这里,曾经发生过激烈的争斗。
    害怕出人命,大家一致决定,报警处理,也从那日开始,黄月芬辞掉了当时的工作,换了一个上白班的,虽然,工钱少了很多,但是,安全。
    可惜,最终,坏人没有被抓到,连救命恩人是谁,黄月芬也一无所知,她一直在心里祈祷,希望他,好人有好报,长命百岁,每逢拜庙,她都要在佛主面前,磕头请求保佑他,平安无事。
    但,经黄月强今日一说,黄月芬顿时想起。
    好似,因为那件事发生后没多久,张恒博便来和夏小雨说出国留学的事情,而且,很是匆忙,当晚说,第二天,便走了。
    如果,她记得没错,那晚,张恒博身上,好似有伤,她还笑他,好好的大小伙子,整天爱在外惹是生非,而这孩子,最终只是笑笑,没有说话。
    是的,一切,都对上了。
    听完母亲述说,夏小雨感觉晴天霹雳。
    如果,真的如他们所说,张恒博为了保护她,才不得已,出了国。
    那么,她对他,这么多年的怨恨,又算什么?
    如果,一切都是真的。
    他为何瞒着她,显得他伟大吗?
    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
    他是不是傻子,护着一个人,不是无怨无悔付出,而是应该告诉她,他们一起想办法面对呀。
    此刻,夏小雨感觉痛不欲生,好似,要死了一般!
    就在她不知,该怎么面对张恒博,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胡维诚突然,将她拥入怀中,他的胸膛,很暖,很结实,让她好似,找到了一个可以安全倾诉的地方。
    “胡维诚,我是不是错了,而且,错的离谱,我该怎么办,我以后,又该怎么去面对他。”
    是的,如果,一切都如他们诉说,都是真的,那这些年,她好似傻子一样。
    胡维诚紧紧的抱住夏小雨,好似担心,下一秒,她便消失了一般,他开口,一脸认真的的对其讲诉道。
    “夏小雨,听好了,他用他的方式,保护了你,这不是你的错,相反,是他错了,错在,他高估自己的能力,错在,他瞒着你,如果,他相信你,他应该告诉你一切,或许,你们能一起,度过那个难关。”
    是的,如果,当初张恒博告知夏小雨真相,她会支持他出国,也会在国内等他,哪怕,是等一辈子,她也愿意,总比现在这样,像个傻子一样,后知后觉。
    ……
    “可惜,年少轻狂,没有如果……”
    人群里,一个熟悉的身影,暗暗自语说了这么一句,便转身离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