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回:击退老怪

小说:东厂恩仇记作者:满城花雨
    才过猛虎滩,又临恶龙渊。前番存义身中田吉千里追魂掌毒伤之困,元气还未曾恢复之际,千面老怪又乘机作梗,对其大施偷袭。真可称得上是处处惊魂、险象环生。
    一夜过去、转瞬拂晓,赵青云在城中各处遍寻众人未果,他怀着无奈与忐忑的心情,来到城外土地庙碰碰运气。他前脚刚踏入庙门,就见到千面老怪在里面恃武逞凶。江湖恩怨纷争,多半皆因此贼而起,
    赵青云炯炯目光、凛凛正气,拔出苍松剑就要斩妖除魔。
    然而一个好汉三个帮,赵青云孑然一身面对凶悍无比的千面老怪实无胜算,然而他的心中毫无惧怯之意,纵然是派毁人亡,也要与江湖败类决一死战。
    两相对峙,赵青云轻展猿臂,脚踏太乙生死步,手中苍松剑灵光闪现化气游龙。只见他双脚向前一蹬,右臂内旋、剑尖上扬,一招月里穿梭,直取老怪咽喉要地。老怪就势向后一仰,一招乌鱼翻江,屈身闪躲,赵青云剑招走空。然后老剑客剑道纯熟,移身切步、剑锋一转,
    又以一招白牛转角,斜劈下来。
    老怪就地十八滚,鲤鱼打挺腾身而起。脸现愠怒、目带狠光。他二字马,曲步弯腰、掌上虚合有度、气吞八荒。缓缓吐纳之后,他的雪霜惨白脸,凝现出一股血红之气。他意引内气、蓄劲丹国,双臂向上一擎,以金刚托天式,虎视眈眈地看着赵青云。
    赵青云点水蜻蜓,凌空一纵,一招紫燕穿帘,又来斜刺老怪的心窝。老怪倒退两步,双掌一合,空手夺白刃。赵青云回身抽剑,老怪一双铁掌死挣不放,二人又开始拳来掌往。赵青云拳镇中军,力打南山恶虎,千面老怪掌飞双蝶,入云蛟龙抖威风。他们二人各自运集真气,掌掌相对,拼斗起了内力。云蒸霞蔚、烟雾氤氲,真气自二人的身上盘旋缭绕。半盏茶的时间过去,赵青云额角上细小的法珠,骤然变大,继而一滴一滴顺着清癯的脸上滚落下来。他的衣襟已然是汗流浃背。然而老怪的脸上除了一抹恶毒的阴云,并未现出痛苦万状之态。
    他的内力似江潮浪涌绵绵不绝。赵青云此时全身微颤,似有把持不住之态。
    老怪冷笑数声,咬牙切齿地赵青云说道:“螳臂挡车,不知死活的家伙,今天就能试掌。”一语言罢,灵狐箭步蹿前,掌上力开山门,恶狠狠的朝着赵青云的额头削去。
    此掌下去,赵青云必然是当场毙。风啸雷声,老怪发掌之际,小丐突然现身,冲着老怪咆哮道:“老不死的东西,休在这里恃武欺人。”
    老怪不由心下一惊,撤掌回身之际,赵青云从其掌下侥幸讨命。他就势向后一翻,心中仍然是惊魂未定。
    老怪铜铃恶眼冰魄寒光现,他将小丐上下打量一番。其人高不过五尺,浑身脏兮邋遢,不过眼睛似明湖秋水澄明洞亮。老怪呸了一声,大骂道:“杨长志居然还有胆量与我为敌,看我寻他之后,一掌毙了他,以泄我心头之恨。”
    小丐见千面老怪口吐污言秽语,他呲牙冷笑道:“老怪,你真是有眼无珠,杨帮主早已离开丐帮多时,怎么能对我发号施令。实不相瞒,我是奉了高帮主之令,前来拿你。”
    千面老怪闻听此言,对小丐骂道:“胡说八道,乱放狗屁。高清义已经......。”他缄言闭口,一层窗户纸不必捅破。高清义明为丐帮帮主,实则投靠了魏忠贤,官封平虏将军。这高清义虽然是虚职在身,然则真金白银的领着朝廷的俸禄。他虚荣之心极强,岂肯空凭武功而做人人鄙夷的乞丐。
    小丐见千面老怪欲言又止,脸上现出一股肃杀之气。于是红口白牙,缠排了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来诋毁千面老怪。老怪听了之后,白发倒竖,虎目圆睁。待小丐向其作了一番解释,老怪方始相信,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高清义也是背负上乘武功之人,二人争功邀赏,彼此妒忌拆台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他隔空喊话,恶狠狠地骂道:“高清义,你派了个乳臭未干的毛小子前来送死,自己却藏头缩尾,算什么英雄好汉。”小丐见老怪癫狂嗔怒,方欲转身为存义解开穴道。老怪面目狰狞地死死瞪了他一眼,他爪上龙虎之态,骨骼咔咔作响。凶神恶煞的脸上,一股子的腾腾杀气。小丐嘿嘿一笑,向前一指道:“高帮主,你来的正好。”老怪回身一望,小丐回风拂柳之式,解开存义的穴道。
    存义虽然是意颓神乏,好在体内的掌毒清除,藉着纯阳童子所谓天罡神功罩身,在仰视无极、气聚小周天之后,他的丹田暖流充盈,伤痛之状减却了许多。
    适才小丐那招腾龙入云之势,老怪的眼中凝现惊诧之情,他开始冥思苦想,此人的身形步法,却是似曾相识。脑中浮光掠影,老怪方始想起,这小丐就是当晚与自己对峙的黑衣人。只不过夜色朦胧,仓促之间,他未作细想而已。
    对于老怪来讲,这可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鱼跃龙翔、恶鹰展翅,脚下六合步转形换位。他双目喷射着怒火,冲着小丐骂道:“臭小子,我想起来。前夜与我纠缠的人,就是你。”
    小丐哈哈大笑,对千面老怪说道:“我以为你这个老妖怪,老眼昏花了,想不到让你给认出来了。”此言一出,众人皆是感激不已。玉凤剪水秋瞳的美目带着丝丝伤愁,这孩子如此娇弱不堪,怎能经得起老怪的毒拳恶掌,可恼自己如千丝缠缚,半点动弹不得。
    千面老怪见小怪神情甚是得意,不由得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他铁爪上前,可谓是披肝沥胆,照着小丐的前胸猛掏而去。小丐脚下碎花步,绰影舞仙风,狮子甩头、怪蟒翻身、连连避让。老怪掌下虎虎生风,兜面打脸、锁喉掏心,真真是招招狠辣,掌掌杀机。
    赵青云等人看的是胆战心惊,手上不断渗出些许冷汗。小丐动如脱兔、捷似灵狐,老怪出掌虽然是疾风吹劲草,刚猛无比。却是丝毫占不到半分的便宜。正是练功须练步,步纯功自成。小丐麻雀袭扰,嘻嘻哈哈的与千面老怪玩起来捉迷藏。
    老怪一身上乘武功,在小丐看来浑如儿戏。他不免血气上浮,惨白如纸的脸上亦发变得红紫起来。小丐兜圈转绕,只把千面老怪往存义的身边带。老怪看了一眼萎靡不振的存义,嘴上抹出不屑一顾的神态。
    二人相距数步之远,小丐对千面老怪说道:“老妖怪,你莫逞强斗狠,我会罗汉降魔功,专门对付你这种江湖败类。”
    “我呸!休要口出大言。”老怪铁画银钩,翻爪向小丐的天灵盖抓去。小丐举棒相迎,缠头打脑,老怪屈身一闪,哪知他这全无实劲。
    老怪正在气恼之余,存义扶摇天柱、赤龙搅水,涌泉穴两道真气凝结掌上。他大喝一声,龙吟虎啸,老怪惊悸不已。回身欲探究竟,存义一招火凤破空,双掌实实地打在老怪的肋间。
    老怪呜呼哀哉,震出丈许开外,口中咳出一股鲜血。他立刻从怀中掏出一颗雪山玉罗丹,嚼服之后,略略凝息打坐。烈焰焚心之痛让他气郁结胸。老怪冲着小丐骂道:“臭小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下次再让我撞到你,非宰了你不可。”
    说罢魅影飘忽,蹿林跳溪不见了。存义解了紫嫣和玉凤的穴道,众人向小丐道谢。小丐连连摇头,向赵青云施了一礼。他告诉赵青云,杨帮主感念赵老前辈拳拳盛意,殷殷照顾。他虽然因为帮中事务离开,但心中对老前辈记挂万分,是以让在下留在此地,以助老前辈一臂之力。
    众人闻听此言喜不自胜,玉凤和紫嫣见小丐很是喜爱,呼之为弟。小丐机缘巧合得了两位姐姐的疼爱,自然也是欣喜若狂。赵青云见小丐衣着褴褛,对他其施赠银两,让他好好梳流一番。哪知小丐却不接受。他笑嘻嘻地告诉赵青云,如果吃穿好了,反不像个乞丐了。众人哈哈大笑,带着小丐回到点苍派痛痛快快地大吃了一顿。
    小丐酒足饭饱,倚杖驻步,向众人一一惜别。赵青云嘱他路上小心,提防千面老怪伺机报复。小丐点了点头,趁着日渐西沉之际,自寻落脚栖身之处去了。
    他循着林中蜿蜒小路前行,只听前面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接着有人说道:“帮主,属下确曾在这里看见过杨长志的身影,上月他还和点苍派的赵青云在一起。”
    小丐不由得心头一惊,原来是高清义带着帮众来了。他匿身遁形,悄然隐藏在林中,窥听高清义的要做些什么。高清义遍寻杨帮主未果,心中恼恨不已,此番前来云南,他势要将杨帮主毙于此地,以栽赃嫁祸点苍派。
    小丐闻听此高清义歹毒之计,不觉心惊肉跳。他势要找到杨帮主,以助他脱离险境。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