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杀机(上)

小说:看我多可怜作者:三行的书
    江边公园的凉亭内。
    江小萱抬腕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道:“还有其他的问题了吗?”
    “有。”陈义点头:“第三个,也是最后一个。为什么超凡界不让普通人知晓,当年那些历史也隐藏起来。”
    “因为没必要。”江小萱放下手,拿起水杯想要喝一口,却发现水杯已经空了,只得作罢:“普通人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人类超凡界整体实力比较强,不需要更多的人力参与进来。一方面是因为会延误现实世界中文明工业与科技的发展,另一个主要原因,则是超凡界各大势力的私心。”
    “怎么讲?”
    “人类在超凡力量上确实很有天赋,但能达到如今的整体实力,也是因为资源的支撑。我说的资源是两种,一种是现实世界文明给予的资源,另一种是从掠夺其他文明得来的超凡资源。当超凡者的数量一增加,势必会造成矛盾。”
    “可超凡者数量越多,可以掠夺的超凡资源不就越多吗?”
    “这只是理论上的。”江小萱解释道:“不要忽略距离的问题。目前人类超凡界只是掠夺周边七八个文明的超凡资源。镜面世界太大了,除了少数头领级别的超凡者,大多超凡者都很难长途跋涉到更远文明的地界,跑过去都要一年半载的时间,更别提掠夺了。没有人类超凡界整体的支持,其他文明也不是吃干饭的。”
    “修建传送站呢?”
    “镜面世界不能建造东西,想要建造就要去现实世界。但除了逃走的兰西文明外,周边起其他文明肯定会破坏。”
    “明白了。”陈义点点头,把纸笔收回背包内,继续问道:“第四个问题,你说……”
    “刚才不是说最后一个了吗?”江小萱皱眉。
    “对啊,第三个问完了就是最后一个了。”
    “……那你快点问吧。”江小萱有些烦躁,看了眼时间:“快点。”
    “算了。”陈义摆摆手:“你态度不好,不问了。”
    江小萱:“……”
    “今天晚上还来吗?”
    “能教的我都教了,还来做什么?”江小萱拿起水杯,低声道:“而且你昨晚的行为,让我感觉到了危险。就这样结束吧。”
    “你太紧张了。我也是。”陈义从背包内一捆捆掏钱,直接拿了十捆华夏币,“啪”的一声拍在江小萱身旁的石凳上。
    “这是什么意思?”
    “最后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
    “在你们学院里,给我弄出几本杀伤力大的、普通学徒能学会的法术书。”
    江小萱双眼一眯:“你想让我当内奸?”
    “那你给我写一本你会的法术也行。”
    “每一本法术书,都必须融入一颗精神力凝聚的种子,才能让阅读者快速掌握。这种种子,只有头领级别的超凡者才能凝聚。我做不到。”
    “所以你去学院给我弄出几本。”
    “做不到。”江小萱转身就走,看也不看石凳上的十捆华夏币。
    “我劝你能够做到。”陈义声线变得有些冷冽。
    江小萱停下脚步,猛地转头:“你在威胁我?”
    “不。”陈义摇头,指着石凳上的华夏币:“我只是想让你多赚点。每带给我一本,我就给你二十万元。这十万只是定金。”
    站在原地沉默半晌,江小萱拍了拍脑门,叹了口气:“不是我不愿意赚这个钱。而是我真的做不到。”
    “你是教授,为什么做不到。”
    “我虽然是教授,但只是副职,没有太多实权。帮你盗取法术书,根本不可能。”
    “那……”陈义迟疑片刻:“你告诉我,法术书在你们学院的哪个位置。”
    “你要去偷?”江小萱冷笑:“除非你不要命了。任何法师学院的图书馆,都是一个学院内最核心的要地。比如我们学院的图书馆管理员,就是头领级别的应用类法师,你不会成功的。”
    “就在那栋写字楼内,对吧?”
    “对。”
    “你只需要告诉我几层,哪个房间,房间内的哪个位置,高度多少米,这些详细信息就行了。”
    “你要做什么?”江小萱疑惑。
    陈义没有回答,从石凳上的华夏币中,拿回了一半,指着剩下的五万道:“告诉我那些情报,五万就是你的。如果信息准确无误,我再给你五万。”
    江小萱盯着石凳上的五万元,陷入沉默。
    “不要告诉我,你一个教授,连去图书馆查看法术书的权限都没有。”
    “有。”
    “那你还在犹豫什么?五万块钱,换你张张嘴,又没有风险。”
    “我知道大概位置,不能精确。”
    “那就亲自去看,将精确的信息告诉我。”
    “……难道你想找人在现实世界中,撕开空间盗取法术书?但里面是有很多安保的。”
    “不用你管。”陈义声线渐渐严厉的重复道:“你只需要到图书馆内,记下法术书在房间内哪个位置!高度多少米!都有什么书!OK?”
    “……”
    “能做到吗?”
    “我能拒绝吗?”
    “不能。”
    “你到底是谁?”
    “我只是个普通的求学者。能做到吗?”
    “……我……去试试吧。”
    “好。”陈义语气放缓:“只要你给我的信息没有错误,回报远比你想象的多。”
    江小萱将石凳上的五万元收入怀内,低声道:“我感觉我在走钢丝。”
    “富贵险中求。”陈义转身离去,留下几句话:“拿了钱,就要办事,挺简单的道理对吧。还是今晚,这个位置,我等你。”
    望着陈义渐渐消失的背影,江小萱听出了话中的威胁,咬了咬牙,也转身朝着家中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用最快的速度给丈夫和孩子做好早餐。江小萱将大衣内的所有钱都藏在客厅沙发下的盒子里,接着躺在沙发上补了一觉。
    当她睡醒之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多。
    看了眼腕表上的时间,江小萱猛然起身,环视一圈,见到丈夫正在阳台的躺椅上看书,顿时开口道:“你起来了怎么没叫我。”
    “看你太累了,没叫叫醒你,昨晚在学校吗?”
    “嗯。”江小萱没有多说,起身简单洗漱了一遍,整理了下褶皱的衣服,走到门厅前穿上鞋子:“老公,我先去学校了,有点事。”
    “不放假吗?”
    “放。我去找点资料。”
    “砰。”
    话落,江小萱就关上了防盗门,走下楼梯,离开小区,朝着法师学院的方向赶去。
    然而,在她不注意的后方,一个身穿中山装的身影,如鬼魅般跟随在了她的身后……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