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 换帅

    在西南非洲的援军抵达坦葛尼喀之前,德国在坦葛尼喀境内组建了两个师的仆从军,一个师驻扎在北海沿岸的乌松布拉,另一个驻扎在坦葛尼喀沿海重镇平安港。
    平安港就是未来的达累斯萨拉姆,1862年建城,1891年开始成为德国在坦葛尼喀的统治中心,现在洛伊特魏因总督的官邸就在平安港。
    按照此时的德军编制,师一级部队采用两旅四团制,一个师的总兵力应该在一万七千人左右,加上保障部队总兵力可以达到四万人左右。
    殖民地仆从军的规模和本土正规军肯定不一样,德国在坦葛尼喀的仆从军,一个师的规模也就五千人左右,毕竟殖民地仆从军要面对的是殖民地土著,不是老牌殖民国家的正规军,所以根本没必要采用正规编制。
    话说德国现在为了军备竞赛几乎孤注一掷,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海军的建设上,根本没有余力兼顾陆军,更不用说殖民地仆从军,严格说起来,坦葛尼喀的殖民地仆从军压根就是民团,不管是从装备上还是从训练上,跟真正的本土精锐是两码事。
    当然了,坦葛尼喀的民团,和尼亚萨兰的民团也是两码事,尼亚萨兰的民团每年还要求接受一个月的正规训练,平时各地民团也会定时检查民团成员的训练情况。
    坦葛尼喀的民团就算了,坦葛尼喀现在还要本土补贴,才能维持坦葛尼喀的殖民统治,真要定期训练,估计连子弹都消耗不起,所以都是钱闹的。
    以坦葛尼喀仆从军的配置,用来对付殖民地土著确实还能维持,毕竟殖民地土著没有先进武器,到现在还是长矛梭镖那种原始装备,一挺马克沁就足够对殖民地土著形成压倒性优势。
    但是面对有尼亚萨兰支持的荣耀堡叛军,坦葛尼喀的殖民地部队就不够用。
    说到这里,不得不再次感叹,英国这个日不落帝国确实是实力雄厚,李·恩菲尔德刚刚出现不久,英国就有能力全面换装,所有一线部队都已经装备李·恩菲尔德,就连南部非洲的殖民地部队,因为布尔战争,也得以装备李·恩菲尔德,使用的是全世界最先进的武器。
    德国的实力跟英国相比就差很多,弹仓式步枪大行其道的当下,德国本土正规军使用的还是老式的单发式毛瑟步枪,殖民地仆从军就更不用说了,尼亚萨兰为了支援荣耀堡叛军,也不知道从哪个仓库的角落里找出一些马蒂尼·亨利,这种在英军部队中已经彻底淘汰的步枪,放在坦葛尼喀居然还能算得上是先进武器。
    至于马克沁,整个坦葛尼喀,两个师的部队总共也就装备了六挺,速射炮根本没有,手榴弹数量极少,连子弹供应都不够充分,所以现在坦葛尼喀仆从军从装备上说,居然远远落后于荣耀堡叛军。
    所以真的可以理解,为什么德国政府会对尼亚萨兰发出战争威胁。
    当然了,这个战争威胁也就仅仅是威胁而已,德国目前不大可能为了坦葛尼喀真的向尼亚萨兰宣战,就算德国从本土派兵前往坦葛尼喀平叛,派出的部队也仅仅只有一个旅六千人而已,或许在德国政府看来,这已经足够平息坦葛尼喀境内的叛乱,但是这支部队尚未抵达坦葛尼喀,坦葛尼喀境内的叛军人数就已经超过万人,这种情况终于让冯特罗塔感到棘手。
    十二月初,鹰堡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内维尔·张伯伦和他的哥哥奥斯丁·张伯伦。
    前年的英国大选,约瑟夫·张伯伦代表的保守党失利,奥斯汀·张伯伦遂和大多数自由统一党成员一起加入了保守党,意图四年后卷土重来。
    奥斯汀·张伯伦绝对没想到的是,一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英国组建联合政府之前,保守党都没有赢得胜利,于是奥斯汀·张伯伦就和大多数保守党成员被排除在英国政府之外。
    现在的奥斯汀·张伯伦还没有意识到即将面临的残酷局面,这一次来找罗克,奥斯汀·张伯伦是代表坦葛尼喀总督洛伊特魏因,希望罗克能停止对坦葛尼喀境内叛军的援助,以便于坦葛尼喀尽快平息境内的叛乱。
    罗克万万没想到,堂堂帝国重臣,在英国政坛威名赫赫的张伯伦家族成员,居然会为德国人来游说尼亚萨兰。
    不过联想到未来内维尔·张伯伦的绥靖政策,罗克好像是明白了什么。
    别误会,奥斯汀·张伯伦绝对不是英国政府的内奸,但是奥斯汀·张伯伦在考虑问题时也绝对没有彻底站在英国立场上。
    说白了,都是为了利益。
    “军备竞赛愈演愈烈,已经严重影响到公民的生活,我们不能任由自由党政府将大英帝国拖入战争深渊,必须停止这种不理智的行为,让国家回到正常的轨道上,否则我们就会成为国家的罪人——”奥斯汀·张伯伦慷慨陈词,不过他的出发点好像站不住脚。
    “部长阁下,坦葛尼喀境内叛乱,会对德国的军备竞赛产生严重影响,一旦德国支撑不住,主动停止军备竞赛,这对于我们来说不是更好吗?”罗克顺着奥斯汀·张伯伦的意思说,其实也是殊途同归。
    “尼亚萨兰勋爵,你好像没有意识到,德国就算是支撑不住,也不会主动停止军备竞赛,而是会孤掷一注发动战争,那对于文明世界来说将会是前所未有的灾难——”奥斯汀·张伯伦还是很清醒的,对于军备竞赛造成的恶果认识的很充分。
    “想想看,如果坦葛尼喀境内的叛军叛乱成功,德国人被迫撤出坦葛尼喀,那么对尼亚萨兰,对南部非洲,对我们大英帝国遍布全世界的殖民地,会产生什么样的灾难性影响,到时候恐怕所有殖民地都会群起效仿,我们亲手确立,并且维持的数百年的文明世界体系就会彻底崩溃,这是我们绝对无法接受的。”奥斯汀·张伯伦也是担心坦葛尼喀叛乱所造成的影响。
    和温斯顿、内维尔不一样,奥斯汀·张伯伦不赞成殖民地自治,竭力推行约瑟夫·张伯伦主张的关税政策,力图加强控制英帝国各自治领的经济,宣扬保护关税政策,实行帝国特惠制。
    这和尼亚萨兰的利益背道而驰,罗克不想脱离英联邦,但是也不愿意伦敦对于南部非洲事务处处指手画脚,至于帝国特惠制,罗克倒是赞成的,那更有利于尼亚萨兰抢占英联邦市场。
    “部长阁下,坦葛尼喀的叛乱,不会影响到尼亚萨兰,你应该已经看到了,虽然坦葛尼喀限于混乱中,但是尼亚萨兰依然稳定,并没有受到坦葛尼喀的影响。”罗克认为问题远远没有奥斯汀·张伯伦形容的那么严重,尼亚萨兰境内就算是爆发叛乱,只要没有外来力量的支持,那么尼亚萨兰政府也完全有能力在短时间内稳定局面。
    “好了先生们,我们来说些实际的吧,洛克,坦葛尼喀要怎么做,你才会停止对坦葛尼喀境内叛军的支持?”内维尔·张伯伦和罗克更熟悉,直接问罗克有什么要求。
    这样才对嘛,罗克为了坦葛尼喀境内的叛军已经花费了数万英镑,没有点好处就让罗克收手绝对不可能。
    “内维尔,你是否能代表坦葛尼喀政府?”罗克将军。
    “当然不,我谁都不代表,我只是想听听你对坦葛尼喀的看法,仅此而已。”内维尔·张伯伦不上当,他们哥俩的目的要是传出去,张伯伦家族的政治声望就全完了。
    “那么这就很简单了,我要求坦葛尼喀让出整个北海,承认尼亚萨兰在北海的利益,同时坦葛尼喀境内距离和尼亚萨兰边境十公里范围内要成为非军事区,坦葛尼喀政府不能在这个区域内驻扎部队,同时坦葛尼喀政府应该保证境内泰泰拉人的权利,必须停止对泰泰拉人的屠杀,并且反思之前的残暴行为,对遇难的泰泰拉人进行赔偿。”罗克也是狮子大开口,就是要开出让德国人绝对无法接受的条件,然后罗克才有理由继续支援坦葛尼喀境内的叛军。
    内维尔·张伯伦明显没想到,罗克的要求居然是如此的过分,和奥斯汀·张伯伦交换了一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内维尔·张伯伦斟酌开口:“洛克,现实一点,你的这些条件,德国人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我本来就没想德国人答应,自从冯特罗塔来到坦葛尼喀后,坦葛尼喀军方表现的越来越过分,本来毕洛夫勋爵访问尼亚萨兰,有效改善了尼亚萨兰和坦葛尼喀之间的关系,但是冯特罗塔的到来毁掉了毕洛夫勋爵访问尼亚萨兰创造的良好局面,真正应该为这一切负责的是冯特罗塔。”罗克不客气,刚才罗克没有提及冯特罗塔的责任,是因为德国总参谋部已经免去了冯特罗塔的坦葛尼喀总司令职位,新任总司令就是大名鼎鼎的埃里希·冯·法金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