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校花找上门

小说:灵渡作者:か墨☆卿尘
    “嗯,只是回去看一下,我的东西还没拿,就回来了。这是你师兄?”我看着他俩类似的穿着,透着不一样的气息。
    “你们认识?我介绍一下,这是零师兄,现在是私家侦探,很有名的。至于怎么认识的,就说来话长了。”秦伟说着,转而说道“零师兄,这是我常和你提到的,果冉。”
    “嗯!”
    “你好!”简单的认识了一下,没有聊很久。这个零师兄,应该就是秦伟曾经提到的那个人了,至于全名叫什么,秦伟好像没有告诉过我。
    “小冉,零师兄破这种稀奇古怪的案子很厉害,张晓的事情我已经说了,他愿意接下这个案子。要不一会我们一块吃晚饭吧!”我点点头,说先回宿舍整理一下,告别二人,我转身离开。
    心里总觉得,那不是普通的东西所为,就不想让别人插手。爷爷说过,这种东西,惹上了很麻烦。我并不像平白无故多条人命,就没有把那个约定放在心上。
    整天都呆在学校给自己重新安排的宿舍里,把整个室内的情况分析了无数次,依旧找不到突破口,不知不觉天已经黑了,整个学校笼罩在黑暗之中,那样的黑色,仿佛在预示点什么东西,心里那隐隐的不安,越来越浓烈了。思前想后,我决定再去之前的宿舍看一次。
    学校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将整件事都压了下来,警方也只是秘密调查,只是所谓的例行问话,之后便再也看不到人。从过去隐约听到的传闻来看,一般学校发生这样的事,都是压下来,保护好学校声誉,看来这次也不例外。
    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准备去之前的宿舍看看。宿舍的门锁,对自己来说,要打开还不是太难,这点技能还是有的。从小就在镇上,跟着爷爷长大,总会什么东西都学一点,却不精通,这开锁的技术就是跟镇上的锁匠李叔学的,没想到如今派上了用场。
    刚走到门口,清脆的手机铃声打破了寂静的夜晚,是秦伟的电话,我才想起白天的约定。
    “小冉,我们在宿舍楼下,下午忙过了头没看时间,抱歉了。”
    “哦,没事。我就下来了。”我打开了门,一股寒意钻进了屋子,我站在门外,看着漆黑幽深的走廊,一个人影也没有,很安静,我只听见自己平稳的呼吸声。
    当我迈开步子的时候,总觉得身后有人在看着我。爷爷说,人有三把火,在晚上没事不要随意回头,因为鬼最喜欢玩吹灯的把戏,把灯吹灭了,阳气不足,它就能接近你。
    我转而下楼,听着自己的脚步声。
    “唉!”耳边传来一声叹息,我停下脚步,双手扶着扶梯,手心里满是汗。又是一声叹息,我确定,身后一定有东西在,是什么我不知道。
    我深吸了一口气,想着那句话心存正气万邪不侵。
    慢慢的,叹息声不见了,变成了逐渐清晰的高跟鞋声。我站在原地不敢懂,感觉到背后的东西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突然,我猛地一回头,大吼一声“滚!”,声控灯闪着昏黄的灯光,像是要断气了,下一秒就会黑掉。身后什么都没有,可是刚刚的感觉,那么真实,不可能自己听错的。
    “你这是叫谁滚?”清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我转身看见零悠闲地靠在墙上,身上的白衬衣反射出若隐若现的花纹,好像是玫瑰花。
    “你怎么进来的?”我皱了皱眉,这可是女生宿舍,这个家伙怎么逃开楼下那老巫婆的眼睛。
    “秦伟等你很久了,走吧!”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他先一步走了。我迟疑了下,回头一看,身后还是什么都没有。小跑了几步追上去,心里想摆脱身后那东西。
    “你刚刚上来没看到什么吗?”
    “嗯?我只听见你吼了一声滚,还真不是一般的凶。”半天我才反应这家伙在调侃我,我也没多说什么,要是和他说自己听见高跟鞋的声音,肯定会被说成有妄想症了。
    一路上我都在想刚刚听到的高跟鞋声音,从家里回来后,总会无意识想到那种东西会出现。
    “小冉?你在想什么,一直在咬筷子,这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啊!”秦伟奇怪的看着我,我低头一看,自己的碗里是空的,有些尴尬地随便夹了点菜。
    “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能总想着那件事把自己身体搞垮了。多吃一点,你太瘦了。”秦伟一直都这样,会看着我吃饭,在身边照顾我,偶尔念叨一下,我也欣然接受,并不觉得他啰嗦。
    “好!”我放下脑子里的东西,开始吃着饭。等大家都吃的差不多了,零才开始说话。
    “我需要你朋友的生辰八字,住在哪里,平时得罪过什么人。你是她最好的朋友,这些应该难不倒你的。”我放下筷子,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其他的可以理解,问生辰八字,是什么意思。
    秦伟见我有迟疑,在一边解释道“师兄很厉害,不用怀疑他,直说就好。”
    我慢慢回忆起来,其实对于张晓的过去,我也了解得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她是在福利院长大的孩子,从小就很孤单,才会有那沉默的性格。
    虽然她不喜欢说话,却也不会得罪谁,说到仇人,我实在想不起会是谁。我没见过的,只有她经常提到的一个男的。好像在外地,我也没有见过。
    随便聊了一下,我们就回了学校。秦伟中途被家里的电话叫了回去,他送我到学校门口,我就没再让他进去了。下了车,我说了声谢谢,打算走人。
    “你可以叫我阿零,秦伟才叫我师兄。”我很意外他会说这句话,愣了一下,我点点头,回了个微笑,往学校走去。
    现在大家都回去了,留在学校的没几个,走在空荡的路上,树旁的路灯把我的影子拉得老长。张晓的事情把我弄得一脑子浆糊,毫无思绪,我有些烦躁,一脚踢到了石头发泄心里的情绪。
    “你就是果冉?”我抬头,看见学校的校花夏天大小姐双手环胸站在我面前,趾高气昂,黑色的裙子将她的身材完美展现出来,不得不承认,这女人挺美的。只是我不喜欢她这种口气。
    出于礼貌,我还是应了一声“是我,有事?我们好像不认识。”夏天随手摸了下自己的卷发,风情万种。轻笑了一声,好像听到什么可笑的话。
    “夏天愿意亲自来找你,是给足了你面子,你最好给我识相点。”身后一个子和我一般,比我胖点的女生站了出来,不用猜我也知道,夏天的贴身跟班,自然是方芳了,就平时的作风,我想不知道都难。
    “天天跟在她后面,爽吗?还是有时候会有种想一脚把她踹下楼的冲动。”我微笑着,一手指着身侧的夏天对着方芳说道。好像被人说中了心事,方芳的脸一红。
    “你你别血口喷人,挑拨离间,我和夏天的关系,可不是你一句话就能毁掉的。”她有些慌张地解释。
    “哦?是嘛,那么,你急着解释什么。”我摇摇头,只觉得眼前这两个人很好笑。
    “行了,我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些的。张晓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作为灵魂学社的社长,这件事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的。张晓的死这么诡异,想知道她究竟为什么而死,还是听她亲口说比较好。有胆跟我来吗?”
    “有何不敢!”我笑着,跟在了夏天的后面,不因为别的,只是想知道她究竟在玩什么花样。方芳跟在我身后,好像担心我会逃跑一样。
    学校里一直有传闻,灵魂学社的社长夏天会些驱鬼术,如果她是要招魂,我倒是很愿意看看的。
    跟着她来到了静心湖旁边的一颗大树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是颗槐树。槐树是五种鬼树中的一种,能聚阴气,这也应该是静心湖一直都比较凉快的原因。
    夏天站在槐树下,就不再走了。
    “你要在这招鬼?”我看了下周围,除了眼前这棵大槐树,看着好像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了。可仔细看,整个湖是被周围的树包裹起来的,周围的树高大茂盛,就算太阳最毒的天,这里也不会多热。阳光不能充足照在地面,又有槐树,而传闻这湖里是淹死过学生的,这是什么地方,可想而知了。
    “我要做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我没有说话,看着她到底玩什么花招。
    夏天说着,从手袋里拿出了一支黑色的旧钢笔,不知道嘴里嘀咕些什么,不一会,我就觉得周围的温度低了许多,湖面依旧平静得水纹都看不见,夏天的裙子却被吹了起来,哪来的风。
    槐树下的女孩,手握着钢笔,对着我诡异的笑了起来。现在的我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觉到周围的变化。
    “笔仙请出来,笔仙请出来。你要找的人已经带到!”我这才看懂,原来是请了笔仙。记得小时候我因为好奇想玩,被爷爷骂了一顿。爷爷说,所谓的笔仙就是鬼而已,逗留在人世间不肯轮回,只因为心里有执念放不下。没有必要最好不要和鬼这种东西结上因,找上它们帮忙,总是要还的。请仙容易送仙难。
    最后没有满足它的条件,参与请笔仙的人都不会有好结果的。我似乎看到了夏天不得善终,这并不是诅咒。
    风越来越大,像要把她整个人都吹走了。湖边不知何时竟然起了浓雾,夏天整个人被浓雾包裹着,隐约能够看见轮廓,我看着她瑟瑟发抖的身影,不知她能撑到几时。
    方芳站在我身边,好像看到了什么,一只手捂着嘴,惊恐的看着我。我皱着眉,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什么都没有。好奇怪,是她们在吓我,还是我真的看不到。
    说:
    喜欢的亲们,记得收藏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