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家族道法

小说:灵渡作者:か墨☆卿尘
    我并没有把此事放在心上,往回走的时候,也没有了来时的害怕。这种地方,一定是店主在故弄玄虚。这样告诉自己,我更加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已经没了公交车,回去的时候走了很久才走到有人的地方。
    从寂静的世界突然来到喧嚣的街上,突然觉得,平时讨厌的吵闹,也变得那么可爱了。夜市上,还有很多才下班的人在享受着这个世界的美食。
    永生这两个字在她的脑海中回荡!
    人的一辈子并不算长,而永生?这个词太过厚重,自己都无法承诺,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轮回,真的有转世,我也不能因为这样,就给自己以后的生生世世判下死刑。只当这是人生中的一次奇妙旅行,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打火机,看着黑色的卡片在手中化为灰烬,我才安心往学校走去。
    此刻的我并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一双眼睛看在眼里,都被那颗心,记在了心里。
    我坐在车上催促着师傅开快点,他看我手里提着的东西,有点不大乐意。我甩了他一张红的,让他在十一点把我送到学校女生宿舍楼下。果然,钱是最好使的东西,我下了车,用最快的速度冲进宿舍,白天已经拿了钥匙,到宿舍的时候十一点过十分。
    我擦了擦汗,把准备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将香案摆好,这是我第一次开坛,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一点点看着手表上的时间流走,心脏也噗通噗通地跳的更快了。我深呼吸让自己放松下来,点燃了蜡烛,整间宿舍笼罩在昏暗的烛光中。秒钟走完了今天的最后一步,我把香点燃插好。将准备好的铜板含在嘴里压住我的生气,左脚踩着冥币,右脚踩着阳间的钱,搭了阴阳桥,焚香,搭了阴阳桥,拜天跪地。
    将事先准备好的写了张晓生辰八字的黄纸烧了,拿起朱砂笔画出招魂符,点燃后化入准备好的水中,双手捏印“果家子孙果冉,召请张晓现身。”
    过久,宿舍起了风,却不见张晓的魂魄现身,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心想或许是自己哪里错了,又重新试了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
    我皱着眉,重新画了符。在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各插三柱请神香“果家子孙果冉拜请四方小鬼!”话一出,一阵凉风吹了进来,蜡烛摇曳,四个方位的香烧的忽明忽暗,这表明这四方小鬼已经现身了,那就不是我自己的问题。
    “请四方小鬼归位!”把请来的小鬼送走,我松了口气,看着香案发起了呆。既然自己的招魂没问题,那么出问题的就是张晓的魂,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把她叫来呢?
    张晓没有亲人,连后事都没人料理。现在案子还没有了结,作为朋友的我要看她的尸体都很麻烦。我一时间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找到张晓了,脑子里浮现出了阿零说的那句话,他会不会真的知道张晓的死因,只是那个交换条件
    情绪有些不好,我将香案收好,看着空荡荡的地方,睡不着觉。
    张晓的桌子已经空了,最后看到她的时候,镜子还好好的摆在她的书桌上,血色的字迹出自她的手,我真的想不通,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她选择了自杀。
    我慢慢走了过去,拉开她常坐的凳子坐了上去。她一直都喜欢这样靠在椅子上,把镜子摆在旁边。我看着空荡荡的书桌,移不开眼睛,只是这样看着看着,晃了神,桌子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面镜子,和张晓的那面一模一样。
    我不太相信,擦了擦眼睛,桌上又变得空空如也。
    我在张晓的桌子上趴着睡了一夜,早上醒来的时候,整个左边都麻掉了。
    我是被电话吵醒了,是家里来的电话,困意被老家邻居那大嗓门给赶跑了,我没想到,大早上就听见了爷爷病倒的消息。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东西,改签了车票,我连忙赶回了老家洛城,记挂着爷爷的安危,一路上,我真恨不得自己能够长出翅膀或者有特异功能。
    记忆中,爷爷总是让人感觉仙风道骨,过来的时候,爷爷离开得很匆忙,都没有和我道别就走了,只留了字条,当时我就感觉有些不对劲,现在看来,爷爷或许早就料到了会出事,才会如此。
    干这行的,有不好的事发生,自己就会感觉得到。爷爷身子一向硬朗,难道这次
    “爷爷!”我站在床边,眼中带着湿润,此刻的爷爷哪里还有曾经的精神,脸色苍白,气色也没有之前好了。邻居说是医院查不出什么原因,老爷子就自己回来了,对此,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没用,什么都不能做。
    “呵呵!是小冉回来啦咳咳其实爷爷不碍事的,是你张叔大惊小怪了。”床上的老人半靠在床上,花白的头发,脸上无法抹平的岁月痕迹,一时间让整个人都老了许多。
    “你还说,老大不小了,总是不听我的话,就不能好好在家里歇着吗?”我拿着椅子坐下,说着说着,声音有些哽咽了。从小,我就不曾见过自己的亲生父母,爷爷说,他们都去了很远的地方,因为身上的使命。后来,我又问爷爷,是不是自己的父母已经不在人世了,爷爷只是摇摇头。或许不知道,或许,哪天她还能见到自己的父母。
    这人世,自己只剩下爷爷一个亲人,对于亲情,爷爷是我所有的寄托,潜意识里,最不想失去的,便是他。看着爷爷憔悴的样子,我的心里忍不住难过,又不能说出来,只等半夜无人时,自己一个人控制不住落了泪。
    这一次,是一种很强烈的预感,爷爷,就要离开自己了。
    “咳咳小冉,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明天起来要成熊猫的。”爷爷刻意轻松的语气,可看着爷爷额头上隐约可见的汗珠,我知道,此刻爷爷并不好受。
    “爷爷,我很担心你。”在自己亲人面前,我从来不隐藏内心的情感,毕竟自己只有这么一个亲人。
    “傻孩子,天下无不散之筵席,爷爷总是要死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你这孩子的预感一向很准,我也不想瞒你什么。这次解决的麻烦,让我大伤元气,爷爷恐怕没有太多时间了,这世间,什么都经历过了,唯一放心不下的,便是你。我们果家的子孙,入了这条路,善终的,又有几个。”爷爷深深叹了口气,像是看淡了,言辞之中又带着无法掩饰的无奈。
    “为什么?除魔卫道,弘扬正气,到最后还要不得善终,这天,就如此不公吗?”我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只是不想爷爷就这样离开自己,我也是人,也会很自私的留住不舍的人。自己从来都不是什么高尚的人,只想满足自己那点自私的想法,难道也不可以吗?
    “孩子,命运总是公平的。泄了天机,就会因果循环,做了什么,就要承担什么后果。爷爷这一辈子,从不后悔。你的父亲,当初我也让他自己选择是否要入我这师门,如今,我对你,也是一样。咳咳!”粗重的咳嗽声,带着苍老,那是岁月留下来的伤,抹不掉。
    “什么因果循环,什么命运是公平的,我通通都不信。我什么都不管,我只要爷爷好好留在我身边就够了。”再仰头,我还是没有控制住,眼泪有些滚烫,落了下来。
    “小冉,爷爷的时日真的不多了。如今,爷爷以果家第五十八代传人的身份征求你的意见,你可愿接受我的衣钵,成为果家第五十九代弟子。”爷爷的认真,让我越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自己不在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
    突然想起了那个三生斋,我记得,卷轴上写过,可以有无法想像的能力,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能改变爷爷的命运?
    “爷爷”
    “小冉,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不愿意,爷爷你不会死的,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我只能用自己的坚定告诉爷爷,让他相信自己。这坚定在爷爷的眼中似乎成了一个天真的想法。我知道,爷爷并没有相信自己,只是为了安慰而点头。
    “真的吗?那爷爷的心血,果家的这么多年的心血,就要断送在我果清峰的手里了。不知死后,我会不会见到你太爷爷,或许,他还会拿家法罚我呢!”爷爷笑得云淡风轻,每句话,都化成一把利剑,深深刺进了我的心里,第一次,我感觉到了心痛是什么滋味。
    最终,我还是妥协!爷爷忍着身上的伤,打算教我入门。
    拿着爷爷给的一本手札,里面有繁体字,甚至有些是自己没见过的东西。这一刻,我真的感觉到了家族的担子,看似没什么分量的手札本,拿在自己的手里却是沉甸甸的感觉。爷爷像是抓紧每一秒钟,发挥自己超强记忆的能力,从基本学起,碰到什么,需要用到什么。
    手札本中记录的是抓鬼的道法,鬼,也可以叫做怨灵。死不瞑目者,死后带有浓重的怨气,徘徊在人间不肯散去,便会变成怨灵,在人间做恶,通过杀人,来让自己快乐,发泄恨意,这便有了鬼害人的说法。
    降服或者驱除,是一般手段,除非是别无选择,一般不会用极致手段让怨灵灰飞烟灭,那样,只会加重自己的罪孽,这就要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了。凡事有因才有果,消除了怨灵心中怨念,它自会前去投胎转世
    手札本中,记录着各种驱鬼的法术,我看着手里的东西,曾经从来不曾想过,一个学法医的人,有一天会和这些东西打交道。我,还没有见过真正的鬼魂。这些日子只是在房里练习画符,这符咒之术也很有讲究,看似乱七八糟的东西,却有其自己的门路,要画好一张符,就需要用心,用自己的精神力注入到笔内,精神力越大,画出来的符咒,威力就越大。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