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爷爷病危

小说:灵渡作者:か墨☆卿尘
    “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认识张志远,你究竟是什么人,有何目的?”我用手中的伏魔棒抵在他的胸口,似他有半点反抗,这就要对他动手。他对此并没有生气,反而好脾气的笑了笑,起身朝自己走了过来。
    “站住,现在是我在问你的话,给我严肃点,收起你那祸国殃民的笑容。”自己第一次收鬼,竟然是这样的结果,潜意识里,我已经认定了都是这个男人害的,他们两个人肯定是八字不合,才会如此。
    “不过是个笑容,这就把持不住了。该不会,你对我一见钟情了吧!”他并没有止住自己的步子,语气中更带着挑衅。“你又是以什么身份来质问我?”看着淡淡的笑容,我竟然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我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你自己慢慢玩吧!再见!”我拿着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开,一刻也不想和这个家伙呆在一块。
    “你确定,你能出得去?”听他一说,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上来的时候,那个房东大妈把门锁住,明早才会给她开门。自己又不会撬锁,难道今晚要和他呆在一块儿吗?她都忘了,这个人怎么来的自己都不知道。
    “我还有事,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应该不会害怕的。我还是那句话,想通了,随时可以来找我。”这人像是一阵风,眨眼间又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此刻,我深深相信,他不会是个一般人。
    次日,我安全回到了自己家中,脑海里时不时还会浮现出那个人的身影。看着镜子里可笑的自己,一个毫不相干的人,自己怎么像中了毒似的,时不时就会想起那张脸。
    接下来的日子依旧安静,只是爷爷对自己的教导和训练更加严格了。像是抓紧每分每秒,恨不得瞬间将全身的本事都交给我,我没有读心术,并不知道爷爷的心里是如何打算的。可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我更觉得,所有的一切,都像是爷爷在交代自己的后事,顿时心里难过得很。
    明白爷爷把自己赶去公墓过夜的用意,我没有生气,格外乖巧地配合他。兴许是看着爷爷脸上的疲惫,自己再也不想让他担心了。
    这一天,我怎么也没想到,阿零会出现在我家门口,爷爷介绍着说“丫头,他就是我说的那位朋友,你去沏茶。”除非是贵客,不然爷爷从不吩咐我沏茶的。
    我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一身白衣的阿零,问他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他却装作不认识我的样子,自顾和爷爷相谈甚欢,被无视的我,心里郁闷极了。
    爷爷带着人去了书房,我端着沏好的茶站在门口,就听见房间里传来爷爷咳嗽的声音,门是虚掩着的。
    当我躲在暗处,清楚的看见爷爷把咳嗽完,把自己带血的手帕丢入火中烧掉的时候,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只觉得眼睛好疼啊,怎么这眼泪就这么落下来了呢!
    我推门而入,不知道怎么挤出来的笑容,把茶放下就走。
    再也看不下去这一幕,我小跑回到自己的房间,把门关起来,上了锁。从来都没有这么无助过,就像自己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那颗完整的心,被刀割成一小块一小块,清晰的痛,痛到骨髓。她都不知道,如果爷爷真的倒在自己面前,我又该怎么办。
    背紧紧贴着光滑的门,再没有半点力气来支撑这幅身躯,身子慢慢滑下,双手抱住自己,将头埋了起来,泪如雨下,这一刻,我真切体会到无助的感觉,恨自己太没用,恨不得自己就这样睡过去,什么都不知道,那就不用去面对这些残酷的事实了。
    这晚,我没有出来吃饭,爷爷也没有来叫门。闹钟准时提醒自己起来前往公墓,今晚似乎格外安静,夕阳的余晖洒在过道上,仿佛爷爷走向终点的生命,我的心莫名疼了一下,不由自主走向了书房。
    打开门,只有些静物在其中,并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再是卧室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依旧没有看到,我的心,有种浓烈的不安感。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我疯了一样,抛出了院子。盛夏的傍晚,没有那么快天黑,白昼总是要长些,镇上带着年岁的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始终没有看到自己爷爷的身影。就在自己几乎要放弃的时候,身后一声小冉,揉碎了我的心。
    看着身后带着慈祥笑容的爷爷,我的眼泪无法自控落了下来。
    “爷爷,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真切感觉到爷爷身上的温度,我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有越在乎,才会越害怕失去。
    爷爷笑着,正要开口说话,突然,眼前一黑
    我就这样看着刚刚还笑得很开心的人倒在自己身边。恨自己的力气不够大,没能扶住爷爷的身体。
    “爷爷!爷爷,你醒醒啊”
    “病人的身体已经不行了,刚刚抢救过来,本来已经不行的身体,一直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在支撑着。好好陪着老爷子走完最后一段路吧!”作为一个医生,最无力的莫过于说出我们已经尽力了这句话,太无奈,太无奈。
    我还没想过自己会从医生的嘴里听到这句话,印象中,爷爷一直是个身体很好的人,收到抱恙的消息,本以为,只是小伤,和以往一样,不会有大碍的,自己却忘了,时间是扼杀生命最有力的武器。
    爷爷不是神,他也要经历生老病死,这一切都来得太快,快到自己没有丝毫准备,它就已经发生了。亲眼看到爷爷体内的器官衰竭到了什么程度,我压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样温暖的笑容,是如何做到的。
    自己真是个不孝的人!
    安静坐在病房里,我只想就这样静静的看看他,好好的看看自己的爷爷,起码让他醒过来第一个看到的人就是自己。
    那天到了晚上,爷爷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又回到了医院,脸上露出了无奈的笑容,兜兜转转,总要来这个地方,可他并不想让自己的生命结束在这冰冷的地方。
    “小冉!咳咳”
    “爷爷,你醒了!”我正从开水房提开水回来,看见爷爷已经醒过来,高兴坏了。
    “爷爷,你感觉怎么样,想不想吃点什么,要什么你跟我说,我亲自给您做。”想到医生对自己说的话,我努力佯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潜意识里,自己也不愿面对。
    “傻孩子不要忙活了,爷爷的身体什么情况,爷爷自己心里明白。从小你父母就不在身边,你是我一手带大的,爷爷不能给你别的孩子有的父爱和母爱,你不要怨爷爷。”这样的话,让我的心里更不好受了,强忍着很难过,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够忍多久。
    “爷爷,您别说了,别说了。一会吃了晚饭,咱们好好休息一晚上,明天醒过来就没事了。真的医生说,您只是缺乏营养,贫血才晕过去的,我都知道,回头我就给您做好吃的,您别说了。”我不想听这些,爷爷不会离开自己,不会的。
    “小冉,别这样。你要知道,天下无不散之筵席,不管是谁,总有分开的那么一天,你是个坚强的孩子,爷爷知道,以后没有爷爷的日子,你一样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我们果家的孩子,不管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都一样的坚强。”
    “你会好起来的,我不要一个人,我不坚强,没有爷爷,我连饭都不会做,爷爷不会这么狠心抛下小冉的,我知道。”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哽咽起来。从不轻易流泪,今天,却哭了两次。
    “孩子,不要对你的父母有怨恨,他们都是好样的。记住爷爷跟你说过的事,或许有一天,等你达到了那个高度,还能和你的父母相见。记得,若是见了你父亲,告诉他,不管他做什么,只要无愧于心,永远都是我的好儿子。咳咳!”
    说到激动的时候,爷爷用力咳了起来,我用手接住,温热的液体落入手心,烫到了自己的心里。
    “爷爷,不要说了,等明天休息好了,我们再慢慢说,好吗?”擦不干的泪,我顾不得许多,看着爷爷这个样子,自己真真切切的感到心痛。
    “不咳咳!我怕,再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爷爷给你的手札,你都记住了吧!”我只能哭着点点头。
    “那就好你回去记得,把手札本烧掉,一定要烧成灰烬,知道吗?这世上,不可再让其他人看到此物。”
    “爷爷!不要再说了。”真不愿听到爷爷把所有的事情都交代好。
    “答应我,不然,我死不瞑目!”见我迟迟不点头,爷爷有些怒意,看我的眼神也变得冰冷了起来。
    “好,我知道了,爷爷,我答应你,回去以后我就把那手札烧掉,我会铭记于心,不敢忘记爷爷说的每一句话。”亲耳听到我答应了,爷爷脸上露出的安心的微笑,躺在病床上,浑浑噩噩之中,他就这样,昏睡了过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