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博戏

    “大,大……”
    “小,小……”
    “我东二胡同头号骰子高手,说大就大!”
    “呸!我还是南城十八街第一赌神呢,说小就小!”
    “大!大!大!”
    “小!小!小!”
    大乾,神京都城,西城群贤坊的一条胡同内,一座二进宅院里传出阵阵喧闹声。
    从声音上来听,声音的主人年岁似都不大。
    若是将目光放在这座宅院的正门处,也就了然了。
    门匾上书四个大字:贾族义学。
    青砖粉垣灰瓦,树木环绕,地处幽静,本是极好的读书之地。
    在寸土寸金的神京西城,这样一处宅院,价值不菲。
    然而此刻,却恍若赌场。
    学舍内最后一排,贾琮又默背完一篇文章,看着前面愈发哄闹的场面,不由暗自摇头。
    鼻中嗅到一股桂花幽香,侧过头看向窗外的那株金桂,贾琮眼中闪过一抹怅然色,缓缓陷入了思绪中……
    一年前,他还是地球上一名外科医生,连续做了几台心脏手术后,莫名的就变成了这个世界一座国公府内的一名庶子……
    前世闲暇时,贾琮也曾在网上看过一些历史穿越小说。
    对于穿越这种事,虽亦难免惊骇悲伤,却也并不是完全陌生。
    经过几个月的茫然寻找和绝望后,他最终还是镇定了下来。
    既来之,则安之吧……
    只是遗憾的是,旁人穿越的多是正经的历史朝代。
    利用前知的历史知识,趋利避害,化险为夷。
    提前抱住潜龙的粗大腿,继而翻手为云覆手雨。
    最终得道称王。
    可他穿越的,却是一本书中虚构出的世界。
    红楼世界。
    且不说这是否是因为他前世常读红楼的缘故,这些已不必深究。
    问题是,就算他前世翻烂一本红楼,细节悉数牢记于心。
    然而能前知的知识,也不过是贾二爷在大观园内各种撩妹技艺和数不尽的风花雪月。
    再有就是,“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的凄惨结局。
    至于其他的历史大势,诸如谁做皇帝谁做宰相,谁是潜龙谁是沉船,该抱哪个大粗腿能翻身解危局……
    一概不知!
    更郁闷的是,其他人或许还可以等着树倒猢狲散后,“各自须寻各自门”。
    唯独他这个贾赦之子,却是想跑都跑不了。
    整部红楼梦,论坑儿女的高手,贾赦敢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温柔可亲的贾迎春,是他的亲女儿,却被他以五千两银子的价码抵给了中山之狼孙绍祖。
    使得好端端一个金闺花柳质,只一载便赴了黄粱。
    还有他的嫡长子贾琏,也是被各种坑。
    为了几把扇子,逼迫贾琏去害人家破人亡,贾琏不遵,就被打个半死,下不得床。
    一个当老子的,竟往儿子房里送女人,闹的贾琏一家鸡犬不宁……
    此等行为,数不胜数。
    迎春贾琏尚且如此,更何况是他……
    到后来大难来临,贾政一房或还能保全,甚至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虽然探春远嫁,宝玉出家,但人总还能活下去。
    日后更有贾兰长大“气昂昂头带簪缨,光灿灿腰悬金印,威赫赫爵位高登”。
    尽管“凄惨惨黄泉路近”,可这也能说明,贾政一脉至少安全无忧,没有入罪籍。
    然而大房一脉就不同了,托贾赦“洪福齐天”,连坐之下,这一房人几乎死伤殆尽。
    唯留下一个巧姐儿,还差点被卖进青楼里……
    坑!
    真真巨坑!
    偏在这孝道大于天的时代,摊上这样一个便宜老子,几乎无解。
    父叫子亡,子不得不亡。
    这句话,又岂是随便说说的?
    只是,贾琮实在没给这个便宜老子陪葬的心。
    头疼的捏了捏眉心,也没心思再赏桂花了。
    心中懊恼,前世叫什么名字不好,偏要叫贾琮……
    正要低头再看书,忽地从前面一下冲过来一孩童。
    看起来虽然只有五六岁,可口气极大,满头热汗的嚷嚷道:“贾琮,快……你快去帮我都赢回来!”
    看着使劲拉扯他衣袖的孩童,贾琮微微皱眉道:“贾环,你又赌输了?”
    这个孩童,便是贾政幼子,贾环。
    今年不过五岁多,刚来蒙学半年。
    只是虽然同是庶子出身,但贾环和贾琮又不同。
    一来其母赵姨娘尚在,且十分得宠,贾环“子以母贵”,不至于太被人小觑了去。
    主子该有的待遇,他都有。
    二来,赵姨娘原是贾家家生奴才,是知根知底的家生子。
    后来贾母见她颜色出落的好,就赏给了贾政收房。
    有贾母亲点,勉强也算是根正苗红。
    而贾琮……
    且不说其母早逝,还是青楼花魁出身。
    这是这个时代最令人不屑的出身。
    因此,在荣国府内,贾环能光明正大的住在后宅内,而贾琮却连荣国府正门都难进。
    地位之别,恍若云泥。
    不过,贾环虽比他好许多,上面却还有一位衔玉而生的宝二爷,又比他强无数倍。
    如此一来,贾环反倒更乐意亲近贾琮这边,时常来寻他玩耍,寻存在感……
    见贾琮不起身,贾环急的跳脚,道:“贾琮,你快去帮我赢回来啊!
    昨儿三姐姐给了我五百钱,嘱咐我今儿下了学回去时,顺路在南胡同买些劳什子柳枝儿编的小篮子、整竹子根抠的香盒儿、胶泥垛的风炉儿……
    结果,我都输光了!
    她之前还叮嘱我,若是敢贪墨了,仔细我的皮!
    如今果然让贾玕、贾琦、金荣那些黑了心的骗走了……
    贾琮,你快帮我赢回来!”
    贾环口中所言的三姐姐,便是大名鼎鼎的贾探春。
    不过贾琮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有余,却还从未进过荣国府二门内宅,自然也没有见过那些红楼梦中造化钟秀的女子。
    只是常常听贾环抱怨,他那位三姐姐如何如何厉害,怎样欺负于他扭他耳朵……
    贾琮见他唬的急眉赤眼,无语道:“知道他们哄你银钱,你还敢拿‘公中’的银子去赌?”
    “哈哈哈!”
    前面一群半大少年,忽地发出一阵大笑声。
    人群中的几人还转过头,看着贾环挤眉弄眼,让他愈发恼的跳脚。
    正是贾玕、贾琦和金荣等人。
    贾玕、贾琦是贾家在京八房中四房和五房的子弟,金荣则是属于“外戚”,他是三房贾璜老婆的侄儿。
    贾环一张脸气的通红,又心疼银钱,巴巴的看着贾琮,声音带哭腔道:“贾琮,你帮不帮我?”
    “他能帮你?上回是他走了狗屎运,才让他蒙对一回!”
    金荣搂着一个柔柔弱弱的学生走来,瞥着贾琮叫嚣道,方才便是他和贾环对赌的。
    说罢,金荣还在身旁男生的脸上狠狠啄了口,大笑道:“对不对?香怜!”
    看到一幕,贾琮压下心中隐隐的作呕感。
    半个月前,贾环就被这几个年纪大些的贾家子弟哄去摇骰子,他才五岁多,能懂什么,自然输了个精干。
    虽然平日里贾环为人有些讨厌,可到底还是个孩子。
    有些淘,但心思不算太坏,在贾府,贾环是唯一常去寻他玩耍的人。
    见他哭成那样,贾琮便出头随意“蒙”了两把,帮他赢了回来。
    贾琮自然不是什么赌神,只不过每个外科医生,都必定有一双极灵巧的手。
    或用玻璃珠站梅花桩,或练魔术,还有其他诸如凌波微步穿绳、派钉转移、缝葡萄、夹绿豆等等手段。
    活到老练到老,也练就了外科医生们一双双“稳”、“准”、“快”的巧手。
    贾琮曾经最擅长的,便是魔术。
    而骰子,只不过是诸多魔术中最经典也最基础的道具之一。
    对上真正的赌术高手,贾琮或许还差些。
    毕竟他没接触过真正的赌博。
    但对付一群十来岁的孩子,实在没什么难度。
    “我不赌博,只代贾环丢骰子。如果他赢了,你们把那五百银钱还给贾环。他才五岁……”
    看着贾玕、贾琦并围过来的贾瑞、贾蔷等人,贾琮语气平淡道。
    他这幅做派,没等贾玕等人反应,就惹恼了一人,便是那金荣。
    金荣本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是个“借读”的。
    只是他那姑母贾璜老婆,却极会讨好如今在荣国府管事的二.奶奶王熙凤。
    有王熙凤做“靠山”,又知道贾琮的情况,金荣自忖他比贾琮还“高贵”些。
    见他如此拿大,方才竟不理他,便大声啐道:“不赌你丢什么骰子?”
    贾琮轻笑了声,道:“你不敢?”
    金荣更怒,涨红脸道:“我不敢?赌就赌!你还真当自己是个什么阿物?”
    拉住要跳脚的贾环,贾琮敛起笑容,淡淡道:“我丢大,你先丢。”
    金荣闻言,啐了声,怒气冲冲的折回前面,将两个骰子取来后,昂着脸,傲气道:“什么丢不丢的,那叫赌!
    上不得台面……
    我赌小,看着!”
    说罢,双手捧着两个象牙骰子放在嘴边,吹了口气,又闭目神神叨叨的念了两句,然后往桌面上一丢,瞪圆两只眼,嘴里拼命喊着“小”。
    却见两个象牙骰子骨碌碌的转了几圈,停了下来……
    “唉……”
    “哈哈哈!”
    “三、五,八点大!”
    “金荣熊喽!金荣熊喽!”
    一干围观的不嫌事大,大声讥笑起来。
    左右是个乐子,管他谁输谁赢。
    金荣又羞又怒,一张脸快成了紫色,恨不能一脚将那对骰子踩个稀巴烂。
    他眼睛怒睁,瞪向贾琮道:“该你了!”
    贾琮却转头对贾环道:“是你的赌局,你先用帕子擦一擦。”
    贾环正兴奋尖笑着对金荣幸灾乐祸,听到贾琮的话后,也顾不得他的“不敬”,忙掏出帕子将两个骰子擦了两遍后,递给贾琮。
    贾琮接过手,看了眼金荣。
    金荣一瞪眼,大声道:“看什么看?快丢!你一定是小,我还要再赌一次!”
    贾琮眼睛微微一眯,看也不看,手一抬,就那样随意往桌上一丢。
    骨碌碌一阵翻滚后,两个象牙骰子缓缓的停了下来……
    ……
    PS:开始了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