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府上三爷 (求收藏,求推荐)

    “桂老三,倪二怎么样了?”
    “齐家二哥,快说说,快说说啊!”
    帮贾琮将倪二抬进屋里的两个中年男子出来后,巷道口一群人纷纷叫道。
    现下围观的都是胡同里的左邻右里,相熟街坊。
    桂老三和齐家二哥闻问,一起挠了挠头。
    桂老三面上震撼色不减,道:“刚抬进去时,人分明已经不行了。
    我们没能进去,只是在外面烧了几锅开水,洒了些酒水,寻摸了些小玩意儿。
    也不知做什么用的……
    可刚才倪二他娘刚才出来说,人活过来,又有气了,老天保佑……”
    “哇!”
    听了桂老三的话,人群中爆发出一阵惊叹声。
    谁也没想到,那倪二脖子都快断了,眼见已经死了,居然还能活过来。
    贾环眼珠子也差点没瞪出来,他万万没想到,还真让贾琮给“蒙”着了回……
    见周围人将贾琮赞了又赞,他心里极不舒坦。
    尤其是不知哪个不长眼的,竟称贾琮为贾三爷!
    这可了不得!
    在此之前,说起贾家三爷,大家只能想到他环三爷!
    贾家有两个二爷,一个链二爷,一个宝二爷。
    在今日之前,却只有一个贾三爷,就是他贾环。
    没想到如今贾琮也了成贾三爷了。
    心中生嫉,贾环大声问道:“喂,贾琮呢?”
    齐家二哥憨厚笑道:“你是荣国府小公子吧?倪二他娘让俺我给你带句话,说那位小神医已经从后门先走了,临走前嘱咐俺们告诉你一声,让你快家去吧,别让你娘担心。”
    贾环闻言,一张小脸生生气的扭曲起来,大吼道:“让你娘担心!”
    众人闻言,一阵哄笑,知道他是贵人,也不与他一般见识。
    贾环愈发气恼,热闹没瞧到,白白等了半个多时辰。
    他原本还准备看贾琮的笑话呢……
    如今笑话没看到,连他贾三爷的名头都丢了。
    他恶狠狠的对周围人喊了声:“我才是贾三爷!”
    说罢,回头恨恨的对赵国基道:“走,回去再找他算账!!”
    其他人只当他孩子话,又哄笑一场,见瞧不着热闹了,也就各自散了去。
    ……
    南胡同后街上,贾琮一个人不疾不徐的走着,面色隐隐苍白。
    将近四十分钟的高强度急救手术,尤其是在完全没有任何手术器械的情况下,他只能勉强做到最粗浅的地步。
    而以他现在的身体情况,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极不容易。
    至于倪二能否活下来,他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术中和术后感染的问题,就能要走倪二九成性命。
    其他一成,看天意吧……
    转过胡同口,贾琮往公侯街贾府行去。
    这件事,他不露面,民众们新鲜两天,也就慢慢平息下去了。
    无论倪二是死是活,大家都会以为是他的造化。
    但他要是露了面,必然会给人留下印象。
    这种时候,还不是他出风头的好时候。
    走过三条街口,便到了公侯街,踩着青石板,贾琮回到了贾府贾赦院,回到他自己那间小小耳房中。
    读书,习字。
    ……
    “哟!璜大嫂子怎么来了?”
    荣国府内宅偏厅,王熙凤人未至,笑先闻。
    带着平儿并一众婆子丫鬟,走路裙摆都不起风。
    恭恭敬敬,好大的气派。
    贾璜媳妇金氏本是带着一腔怨气来的,可见到王熙凤这样的气派,怨气登时就消散了大半。
    她还从未在王熙凤跟前高声说过话……
    脸上不由自主的带上了一抹谦卑的笑容,声音也不似方才和平儿说话时那样冲了,赔笑道:“来瞧瞧二.奶奶……”
    王熙凤见之,眼底闪过一抹轻视,面上却笑的愈发灿烂,道:“还是璜大嫂子好心疼人,知道惦念着我……
    平儿,快让人把金陵送来的好茶沏上一壶来,给大嫂子尝尝。”
    平儿温婉一笑,与金氏点点头后,出去打发人上茶。
    待茶来,金氏只喝了口,也品不出什么味道来,见王熙凤只是垂着眼帘喝茶,愈发拘谨,想了想,赔笑道:“阖族中谁不知道二.奶奶最忙?原不该再来叨扰二.奶奶的,只是有一事,实不知当不当同二.奶奶说……
    若是不说,白白辜负了二.奶奶往日里的照应。
    可说吧,又怕扰了二.奶奶地好心情……”
    王熙凤闻言,和平儿对视了眼,两人都摸不着头脑,便笑道:“瞧大嫂子这话说的,都是自家人,有话自然要说,有什么值当犹豫的?璜大嫂子只管说就是。”
    金氏闻言,忙笑道:“正是这个理儿!是这样……
    托二.奶奶照顾,让我娘家寡嫂家的那个侄儿金荣,进了咱们贾家的族学里念书。
    本是极好的事,这二年来,他也长进许多。”
    “这不挺好吗?”
    王熙凤啜饮了口香茗后,笑道。
    金氏忙道:“是极好的,只是今儿金荣回家后,却满脸郁气,说甚瞧得起瞧不起的话……”
    王熙凤闻言,眉尖一挑,道:“有人欺负你娘家侄儿了?是哪个没出息的东西,璜大嫂子只管跟我说。
    咱们这样的人家,最重一个礼字。
    什么时候连家里人的亲戚都敢怠慢了?”
    金氏闻言愈发高兴,她却有心思,道:“若只这等小事,我怎敢来麻烦二.奶奶?我们这样的人家,能进贾家族学里念书,已经心满意足了,都是托二.奶奶地福!”
    “还有什么事?”
    王熙凤耐性快耗尽了,催问道。
    金氏不敢再啰嗦,忙道:“金荣今儿回来同他娘说,如今族学里,并未好好读书,反倒耍起博戏来,快成赌档了!”
    王熙凤闻言一惊,美眸登时竖了起来,沉声道:“竟有这等事?”
    金氏道:“如何有假?我那侄儿每日里本分读书,今儿也被他们拉着强耍了几回。
    他倒是有点运道,本想随便耍两下了事,没想到反倒赢了五百钱。
    这钱他本也不愿要,他最守本分,打我那兄长过世后,我就叮嘱他,不该他要的东西,给也不能要,他极听我的话。
    可谁知道,没等他还钱,就被人强取了去。
    还骂他,算什么阿物儿……”
    说着,金氏心中悲戚,落下泪来。
    王熙凤闻言,恨的咬牙道:“璜大嫂子只管说,到底是哪个没出息的东西?竟做出这样不要脸的勾当来?”
    金氏听罢,掏出帕子抹了泪,道:“是哪个也不必说,说了反而让二.奶奶为难。
    今儿我来叨扰,只是想给二.奶奶说了这件事。
    这事原该是外面爷们儿们管的事,可谁不知道,咱们贾家的二.奶奶,倒比十个男人加起来还管用!
    我虽是个妇道人家,也知道族学是什么地方。
    那里要是成天赌博,那咱们贾家……”
    “好了,璜大嫂子不必再说了,这件事我知道了。”
    王熙凤深吸一口气站起来,来回踱了几步,又道:“平常人纵然混帐,也当知道你那侄儿是我托人送进去的,断不会那样欺负他。
    大嫂子又不愿说,怕我为难……
    那自然就是我们这两座门儿里的人。
    是贾蔷,还是……贾环?”
    “二.奶奶……”
    金氏作势不愿说。
    王熙凤皱眉道:“这不是小事,传到外面让人说咱们家不懂礼数,若不管教好,将来丢的是大人的脸面。
    璜大嫂子快说罢。”
    金氏这才不再拿捏,道:“倒不是那两个哥儿,听荣儿说,他们都是极好的。
    是……是府上三爷。”
    “府上三爷?”
    王熙凤闻言一怔,道:“哪个三爷?”
    不过刚问完就反应过来,不是贾环,那么还有哪个?
    随即便满眼不可思议,觉得滑天下之大稽!
    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浮起一句话:
    府上三爷,他也配?
    ……
    PS:看到好多老面孔啊,嘿嘿,大家好久不见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