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吃人的礼教 (求收藏,求推荐)

    贾赦院原是从荣国府花园隔断出来的,不比正房那边轩峻壮丽,但也都还算精巧。
    亭台轩榭,假山花园,厢辅游廊一应俱全。
    不过以贾琮的处境,他在贾府东路院的住宅,自然不可能好到哪里去。
    是紧靠着仪门边,一座小假山后,在穿山游廊拐角处的一处耳房。
    所谓耳房,通常指的是两间屋子拐角处的旮角屋。
    一般是储藏些杂物,或是住些上值的丫鬟,以便随时侍奉主子。
    而贾琮这间耳房,比那些还不如。
    是在假山后一处墙角间就着两面墙搭建起的屋子,高不过假山……
    贾环乘坐马车,入了黑油大门,一路到仪门前方蹦下车。
    没去正房,就直接转到假山后。
    此时,天已黄昏。
    贾环没让赵国基陪着,自己拎着药包和一盏小灯笼。
    绕过假山,到了贾琮耳房前的小小庭院内,见静悄悄的,贾环心里有些瘆得慌,依稀还能看到几个大脚印,和点点斑红……
    一阵夜风拂过,有些萧瑟。
    眨了眨眼,贾环踮起脚,朝耳房内小声唤了声:“贾琮?”
    没人答应。
    他大了些声,再喊一回:“贾琮?”
    依旧没人答应。
    年不过五岁的贾环,看着地上星星点点的红迹,脸色忽地一变,喃喃道:“坏事了,贾琮该不会是被打死了吧?”
    他有些害怕的咕哝不停,想起是他让贾琮帮着赌戏的,心虚道:“贾琮,这可不关我的事啊。
    都是金荣那个球囊的,还有他姑母。
    你要找,就去找他们吧,可别来找我啊。
    改明儿我有银子了,给你烧点纸钱……”
    说着,他连药也不想送了,倒退了两步,就想跑路。
    正在这时,木门忽然打开,贾琮赤着上身,面色苍白的站出来,语气有些弱,淡淡问道:“什么事?”
    此刻天已经半黑,贾琮耳房的庭院,本就是由一座假山和两面墙壁围成,有些森幽之感。
    屋内没有点蜡,贾琮又是冷不丁现身,真真快将贾环吓死……
    他一口气差点没吸上来,怔怔的看着贾琮那张苍白的脸,动也不敢动一下。
    嘴巴哆哆嗦嗦的张不开口,眼睛里含泪……
    贾琮见之,眉头轻皱,问道:“怎么了?”
    贾环被这一问,小小身子打了个寒战,哭腔道:“贾琮,你到底是人还是鬼啊?你死没死……”
    贾琮无意吓唬一个熊孩子,折返回屋,点起了一根残烛,晕黄的灯光从门口挤出。
    他又回到门口,指着门前的影子,道:“鬼有影子吗?”
    贾环闻言,停下抽泣,仔细看了看,这才海松了口气,回过神来。
    大口喘息了几下后,他悄悄抹了泪,提着药包和小灯笼,骂骂咧咧的进了屋子。
    “给,这是我从二嫂那里给你要来的药包。”
    贾环一点不认生,走进那间小小的耳房里,在铺设整洁的床铺上坐下后,故作豪爽道。
    贾琮自然不信这鬼话,想了想,道:“是金荣她姑母,去寻链二嫂了吧?”
    贾环一怔,脱口道:“你怎么知道?”
    贾琮没有说什么,将贾环带来的药包打开后,发现有好些小药包。
    他仔细辨认了下,除了一小瓶是现成的,其他的都是药材。
    血竭,乳.香,冰片,芙蓉叶之类。
    只是,多已经不能用了,太陈……
    他倒也没意外,又打开了那一个小瓶后,嗅了嗅,微微点了点头,还好。
    也多亏他前世所在的医院,一直在开展中西医合疗,贾琮工作了几年后,对一些中医知识有所了解。
    不然,还真分辩不出来。
    “贾环,帮我上点伤药。”
    贾琮将其他药包封好后,对贾环说道。
    说着,脱下了外裳,转过身来……
    “啊!!”
    贾环却忽地惊恐的叫一声,从床榻上跳了起来。
    眼睛瞪的溜圆,小脸上满是惊骇之色看着前面。
    贾琮的背后,交错着几条红紫棍伤,肿起足有二指高……
    触目惊心!!
    然而贾琮,依旧站的笔直……
    “贾琮,你……你不疼啊?”
    贾环弱弱问道,可看着贾琮若无其事的面庞,他心里却隐隐有些发寒。
    贾琮道:“废话,能不疼吗?你到底会不会上药?”
    贾环闻言被激起火,一拧脖颈道:“会自然是会的,我什么不会?可我凭什么给你上药,我又不是你小厮!”
    贾琮微微一叹息,摇头道:“这样,你帮我上了药,我给你变个戏法。”
    “变戏法?”
    贾环眼睛一亮,道:“你会喷火吞刀吗?”
    贾琮抽了抽嘴角,道:“不会,但比那个好看多了。”
    贾环撇嘴,道:“吹牛!”眼珠子转了转,又道:“有能耐,你先变一个我瞧瞧!”
    贾琮道:“好,你给我两个铜钱。”
    贾环跳脚道:“你这也太贵了吧?我在南胡同看,才赏一个钱!”
    贾琮拿这熊孩子没法,无奈道:“是用来变戏法,变完还你。”
    贾环闻言,将信将疑的看了贾环一眼后,扣扣索索的从怀中取出一荷包,拿出两枚铜钱来,递给贾琮。
    贾琮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他接过铜钱后,走到一旁的一张小桌几上,将铜钱放在几上。
    然后对贾环道:“看仔细了。”
    说罢,平展的手缓缓拂过几面,也不见任何动作,铜钱消失。
    翻过手,手中亦没有铜钱。
    不过没等睁大眼睛的贾环反应,他随手又在桌面一拂,两枚铜钱再次出现在几面上。
    这还不算完,贾琮有些控制不住颤抖的手,却没有停歇,眉心坚韧,再往几面上来回拂了两次,就又出现了四枚铜钱……
    “天……老……爷!!”
    贾环张着老大的嘴,用虔诚信徒歌颂圣母玛利亚的声音,吐出了这三个字。
    脸上的表情生动夸张,他以为自己发现了一个点石成金的仙术……
    “给我上完药,这多出的四枚钱,就归你了。”
    贾琮面色苍白道。
    其实,本来都是贾环的……
    这回,贾环再不推脱,脑袋点的跟皮球一样。
    贾琮趴在木床榻上,贾环毛利毛躁的,拿着个药瓶这洒一点,那洒一点……
    “贾琮,你干吗不和大老爷解释解释,这分明是金荣在诬蔑咱们。”
    贾环随口抱怨道,注意力却明显在几面上那多出的四枚铜钱上。
    贾琮呵呵了声,没说话。
    贾环自己却反应过来,撇了撇嘴,一边继续在贾琮背后洒“胡椒面”,一边道:“你说说你这个儿子当的有什么劲儿?
    一年到头,也就祭祖和大老爷生儿的那一天,你能去磕个头。
    大老爷连打你都不亲手打……
    我虽然也不是太太生的,可老爷待我还是不错的。
    他晚上常去我娘屋里睡,所以我三天两头见着他。
    老爷虽然白天挺凶,可晚上待我和我娘极好。”
    贾琮闻言,无言以对。
    贾环年幼,还不知这其中的深意,又骄傲道:“我还有好几个婆子丫鬟伺候着,衣裳也不用自己洗,早饭也不用自己煮。
    小吉祥虽是个黄毛丫头,可她会给我洗袜子!
    你就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婆子当乳母,她还不照顾你,只会欺负你笨!
    对了,你这身伤,就是她打的吧?
    上回就是她把你打个半死!”
    “贾环。”
    贾琮轻轻叫了声。
    贾环被打断,有些不高兴,道:“干吗?”
    贾琮淡淡道:“想不想学我刚才变的戏法?”
    “……”
    贾环先是怔了怔,随即“噌”的一下跳起来,险些把手中的伤药给丢了出去,激动道:“我怎么没想到,让你把这神仙术教给我!
    快快快快……”
    一迭声说了好些个快字,贾环急道:“贾琮,快将这法术教我,明儿我还请你东道!”
    贾琮闻言,想起那个无头猴儿糖人,嘴角微微弯起,道:“你先给我上药,再听我说。”
    贾环人虽小,却也懂得巴结,忙笑道:“好好好,我这就好好给你上药。
    贾琮,你现在越来越不傻了,还知道拿大了!”
    说着,又老老实实给贾琮上起药来,倒比刚才认真了许多。
    贾琮呵了声,道:“贾环,你想学那戏法也成,不过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贾环忙问道。
    贾琮趴在木床上,轻声道:“下月初一,是……大老爷的生辰。
    今年是他五十整寿,必会大办,还会请老太太她们过来坐坐看戏吃酒。
    我希望你能如此这般……”
    轻声言语间,贾琮的眼神一直停落在晕黄的烛光照不到的阴暗角落内。
    今日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通胖揍,彻底揍醒了贾琮。
    尤其是贾赦终止了他继续去族学进学的权利。
    若再无动作,他真的就要被生生困死在这间耳房内了。
    他在贾府的活动空间,仅仅局限于假山后面这间耳房。
    能去学里,还能出去转转,寻些机会。
    如今连学都不能上了,自然也就被禁止再出门。
    他那个奶嬷嬷,随时都会过来监查一眼。
    但凡人不在,或有什么“不规矩”,就破口大骂。
    难听之极,可恨之极。
    他如今是被压在了五指山下。
    可他却不是孙猴子,没有唐僧来救他,只能自救。
    然而根据他的了解,哪怕贾赦知道他上当受骗,冤枉了好人,也绝不会收回对他的惩罚,自打自脸。
    指望贾赦,是行不通的。
    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径!
    绝不能坐以待毙。
    对于这吃人的礼教,既然抗拒不得,也不能只是畏惧。
    那么就要学会……
    利用!!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