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猪叫

小说:杀神永生作者:恐怖的阿肥
虽然表面上看来白领男人威胁着余小小。
    但在众人眼下无法见得的地方,余小小垂直在裤缝间双指,已经夹住一细薄的刀片。如果这个男人继续抓住自己的肩膀不放,下一秒将会发生极其血腥的事情。
    “你在干什么!”
    谁知余小小的双指刚要移动时,肩膀上肮脏的手掌被移开。并不是白领男人自己松手,而是被径直走过来的虞井制止对方这一行为。
    虞井的身体实际上并不强壮,相对于这位成年人已经显得吃力。
    “英雄救美?来到这种一己私欲的地方还为他人着想。其实系统从一开始都没有提出过警告,从来没有限制我们互相攻击。我可以将你们全部弄成残废,最后的奖金肯定是我一个人的。”
    正在这个时候,一旁身体精悍的六十岁老汉直接一脚揣在此人肚子上,让白领男人后仰一百八十度如同王八般摔得四脚朝天。
    “畜生东西。”
    老汉在村子里也是出了名的爱管闲事,也是因为这样,得罪不少人而不得不前去外面做苦力。但自己这样的性子从来不曾改过,也不后悔。
    “谢了老伯。”
    虞井表示谢意,若没有对方自己还搞不定这个最白领男人。而且刚才这位白领男人的煽动若是不及时制止,后果将不堪设想。
    “小姑娘人呢?”
    随着老汉的疑问,余小小已经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走入属于自己的测试间。
    “已经走了吗?”虞井盯着余小小走入的黑暗通道,心中稍稍有些担忧。
    “看来的确是个奇怪的小姑娘,应该是不善于与他人沟通,我家小女娃子也是这样。小伙子刚才你做的很不错,时间还剩下不久,大家来到这里应该都是遇上不小的麻烦只有高额的金钱才能帮忙解决,谁能够得到最后的奖金便各凭本事吧。”
    老汉拍了拍虞井的肩膀从印着黑色头发标记的门走入测试区域。
    虞井看向一眼从地上坐起而捂着肚子面目狰狞的白领男,没有太多停留而前往属于自己的测试区域,右手也是紧紧抓住染血的手斧,接下来必然会遭遇通知内所言的‘危险物’。
    每一道门过后都是一段黑暗通道,以免他人从腐朽木屋中看出内部的一些端倪。
    “过度通道吗?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加上之前各位选择的特殊物品,恐怕不少人心中会有些害怕。这一次测试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余小小的确像是知道一些内幕的人,刚才的特殊物品中「带裂痕的镜子」真的有问题。”
    虞井利用走入通道的这段时间静下心来思考。所谓恐惧,虞井从小便经历过不少,在家乡,虞井曾经亲眼目睹过小时玩伴在自己面前被路过的汽车碾压致死,也在田间躲猫猫时看到过一个邻村的男人被他人用铁棒将脑袋敲开。
    “这扇门之后则是真正的测试区域。”
    黑暗中摸索的虞井在前方触碰到一闪冰冷的铁门,虽然铁门厚重但并未上锁。
    “我现在已经算是进入测试区域,黑暗通道在普通人看来绝对不会选择久留。长时间待在这种环境下会产生黑暗恐惧症,而我正好可以在这里整理一些思绪,至少所谓的‘危险物’绝对不会来到过度区。”
    虞井根本不惧怕黑暗而坐在冰冷的铁门前整理思绪。
    “从最开始一直到现在,这一家研究所的人员都没有露面。或许是考虑到工作人员的见面会对我们测试者带来一定影响,但或许也有别的原因……
    其次便是测试场所的问题,我们从今日傍晚六点进食,广播中虽然说是八点开始测试。但我们在八点前体内的催眠成分发作,所有人都沉睡昏迷。这期间昏迷的我们由研究所运送至距离A市区的郊区,甚至更远的小县城中某个秘密研究基地进行这一切测试。”
    “第三点,从密室逃脱的热身,地下潮湿阴暗的环境,七件诡异物品的选择。
    整个测试的主题都偏向于‘阴暗恐怖’这一面,我们的身份证件,通讯工具被拿走。对方的机构可以轻易调取我们的档案,我有理由去怀疑即便是我们的死亡信息都可以被他们调取并更改。”
    “综上分析,广播通知中的‘危险物’是某种恐怖的物体,不仅可以伤害我们,甚至可能对我们造成死亡的威胁……但布置如此充分,设计场景如此宏大的测试的根本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些研究人员想要从我们七个不同人上面得到什么数据,这一点我想不明白。”
    虞井挠了挠脑袋:“或许不一定是要得到数据,从一开始对我们信息资料的筛选……难道他们想要通过这样的测试来筛选出我们之中可以度过层层危机并快速冷静通过测试的一人?暂时不考虑这么多,我的目的只是拿到350万奖金而已。”
    思考的时间大约花费十五分钟,对于四个小时的总时间看来也算是比较有分量,但在事前准备分析好一切是虞井的一概作风。
    相比于虞井,其它五人都已经直接穿过通道而抵达测试区域。
    “让我看看所谓的测试区域是什么样的地方吧?”
    虞井将手斧换至左手持着,右手掌贴附在冰冷厚重的铁门上用尽全身力气将铁门缓缓推开。
    “好重!”推开这一扇铁门近乎让虞井使出全身力气,连同脑门都给震得青筋爆出。
    当铁门打开到足够一个人通过的宽度时,从门缝间溢出一种刺鼻的血腥味,甚至还隐隐约约听见从内部较远处传来的猪叫声。
    在乡村内长大的虞井相当的一点,这种惨烈猪叫声只有在刀刃切入猪身体时才会发出。
    虞井倒吞一口唾沫而侧身移动脚步进入到测试区域中,墙面是同样冰冷铁片,内部白光灯照明,因为头顶吊扇不断转动的原因,房间内的光影不停闪动。
    面前是一处密闭的铁质小房间,地面上留有着一抹拖拽尸体造成的鲜血痕迹,四周的窗户由铁丝封闭。
    房间右侧有着一道普通小门,是否上锁尚不清楚,地面鲜血痕迹拖动的轨迹显示,某种生物拖拽着流血的活物或者尸体从这一处小门离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