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莫无念

小说:九苍作者:南系北念
    就像做了一个梦一样,姜天恒感觉自己睡了很多年,如今自己醒了过来。前世合眼前的种种,还历历在目,似乎就跟刚发生一样。
    他现在身处一片黑暗,四周是一片混沌。他觉得现在只有意识,没有身躯。
    “老爷,生了!是个男娃!”
    随着一声透着喜庆的声音,和许久不见到光明,他知道他重生了!
    通过一众人道喜的声音,他知道自己重生在了一个叫赵国的凡人小国,地处中渊下四州青州。并且他现在是赵国都城京都城里一个权贵大臣的儿子。而且有了一个和前世毫不相关的名字——莫无念。冥冥之中,好似要他忘记前尘过往。
    莫无念知道自己能再活一世,肯定是凶剑的缘故。只是重活一世,前世的种种,岂能说忘就忘?在九界山与众师兄弟下山历练的场景,师父姜无涯慈爱教他术法的场景,与慕容修一起在宗内九界碑前说下结成道侣之语时的场景……
    他直觉自己也睡了很久,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如今大梦初醒!前世走过的路,需他去重走一遭!
    ……
    春来秋去,十五年一晃而过。
    这一日,大雪纷飞。莫府门前,一个身穿破旧棉布衣,头发半白的花甲老人哆嗦着身体立在门前,神情焦急,不时向着街道两边张望一番,似乎在等人归来。
    不多时,一个身穿官府的中年男子骑马而来停在莫府前。
    “刘叔,无念呢?”男子下马后,向老人问道。
    “老爷,少爷在家睡觉呢!”老人呼出一口气,颇为无奈的说道。
    “那便不错了,他不乱跑就好。只是今日,他和弦月郡主的婚约被圣上取消了。”男子苦笑一声,声音中透着无奈。
    “什么?当今圣上可是少爷的舅舅!他怎么能……”
    “刘叔,别说了!要怪也是怪无念不成器吧!不过也罢,弦月那丫头也是心高气傲的很,就算将来无念把她娶过门,也不一定拿得住她!这样也好!”
    两人话罢,相视一眼,对着对方无奈一笑,只是那笑容颇为勉强。
    说是莫府,随着二人进入,里面的景致格局也向人呈现了出来,像平常大户人家一样,里面有的亭台楼阁和弯弯绕绕的羊场小道之类的东西一样不少,只是这些东西就像许久不曾被人修缮,显得破败不堪。
    且偌大一个府邸,也少有人气,二人走了有会时间也不见个人影。
    终于,他们在一间房间前停了下来,透过窗户,二人看到一个黑衣少年正在里面仰头大睡。
    男子和老人再次相视一眼,皆长叹一口气。
    他们前者是莫无念的父亲,后者是看着莫无念长大的老仆老刘头,看着如今不成器、在家仰头大睡的莫无念,他们眼中又透漏出许些失望。
    在老刘头记忆中,莫无念出生时,与他一同降生的还有一把把闪烁着妖异黑芒的剑!那剑落到地上时,有那么一瞬间,晴朗的天空,瞬间变得昏暗,直至漆黑到伸手不见五指。
    他的降生可以说得上是天生异象,虽说与书上的龙凤呈祥的异象大相庭径,可怎么说也是天生异象。因此,他一出生,赵国的皇帝听说这件事后,觉得他将来必是大才!便赐了他一桩皇婚。
    他稍大一些时,也确实展现出了一些与常人的不同。别的孩童还在咿呀学语,他未上过一天学堂却已能把一些晦涩难懂的诗文讲的通透。
    可待他再大些时,他却越发沉默寡言。把诗文拿到他面前,他也一言不发。随之各种议论声响起,有人说他江郎才尽,也有人说他可能傻了。
    自那以后,曾经备受人注目的少年神童成了成天睡大觉的傻子少爷。尤其最近的这些日子,老刘头觉得自家少爷的精神越发不正常了起来,经常无故失踪好几天,再出现时又是一副蓬头垢面的模样。
    这几天,老刘头也是寸步不离守着他。
    而对莫无念的父亲莫知山来讲,他虽是朝廷一品大员。可这些年他为了治莫无念不说话的毛病,可以说花光了所以的积蓄,也导致他退掉了所有的仆人,也使偌大一个府邸破败至此。
    但这些,他并不在乎。只是他看着自己的儿子每日这样,只觉对不起他故去的母亲。
    正在他们各自思绪间,他们面前房间里的少年却从床上爬起,身手敏捷从靠床的窗户跃了出去。他再轻轻一跃便到了顶屋之上。
    而风雪中,他身背一把黑色怪剑,化作黑影很快消失在莫府屋顶上。
    其实对他来讲,他重生后困扰他的头等大事便是修行,尤其他重生后的修行体质与他前世相比要差太多。其中作为人修行根本的灵台更是黯淡无光。
    好在他后来陆陆续续出去寻了一些灵药将体质改善了一些,这才使灵台上的一阶台阶有了许些改变,如今若是再能找一株灵药,那修行的可能就会变为一定。
    而几日前,他与芝归林药铺的店主说好要去取一株叫枯荣草的灵药。约定今日正是今天。
    与京都城其它药铺相比,它的规模并不算大,就像路边最不起眼的一颗石子但整个京城城也只有这家药铺才有灵药出售,明面上它出售一些药草,可实际上它私下会隐晦售卖一些灵药给京都城的权贵。
    几年前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莫无念也在知道京都城有这么家药铺。
    芝归林药铺柜台上,吴沐双手托着香腮打着哈欠,似是有些倦怠。门前厚厚的积雪也无人踩踏过的痕迹,说明今天无人踏足此处。
    对吴沐一个二八年华的少女,看店铺这样的事,最是无聊。且几日来雪下不止、寒气逼人,真正来买药材的人几乎不见,倒是偶有几个泼皮无赖见她孤身一人,前来调戏,但都被她一顿拳头招呼走。
    要不是店铺主人走之前,对她再三交代要她等一个人,她早就关上店铺,找个地儿去睡个过冬觉了!
    她越发觉得无聊,正要阖眼打一会儿顿,却见一个黑衣少年携着门外寒气走了进来,这丝寒意也将她身上的睡意吹走。
    “周德明在吗?”今天莫无念见到的却不是药铺主人,却是一个杏眼柳眉、肌肤胜雪的粉裙少女,不过对他来讲,他要找的是店铺主人。
    原本吴沐被莫无念带进来的寒气冻醒,就有些气恼,听他又直呼店铺主人的名字,她像只炸毛的小猫一样,杏眼圆睁:“你这人好生无礼!店铺主人的名字,是你能随便叫的吗?就是那些权贵见了,也要叫一声周先生。”
    “我来取枯荣草,是与你家店主说好的。没有那便算了。”莫无念似乎没有理会少女,而是直接说出此行的目的。
    见对方没有立时回话,他便转身要走。在他看来,一株灵药对他修行固然重要,可也没有到非它不可的地步。无它,他也有办法让灵台那一阶台阶到可以修行的地步,只是时间会慢上一些。
    且在他看来,前世他也修行了有千年之多,店铺主人也只是个修行了几百年的后生而已,他直接叫他名字没什么不妥。只是他忘了,如今他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
    “喂!等等!你是莫无念?”见人要走,又听他提到“枯荣草”,吴沐连忙叫住莫无念。
    看着眼前这个清秀的少年,她想起周先生离开时对他赞不绝口,说他在育药一道上颇有天赋,她起了些自己的小心思。她也记得周先生说过她在育药一道的的天赋是极好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当然,这里说的育药,育的是灵药。
    “想要枯荣草可以!不过我听周先生说,你在育药一道上颇有天赋,所以你能帮我个忙吗?”见莫无念转身走回,她从腰间的储物袋里取出一粒呈血红色、通体晶莹的种子拿到他面前:“这是黎血草的种子,我试过三十六种催生方法,你行不行?”。
    “黎血草,启灵级灵药,有固人气血之用。要育此药,需以气血之物为引。有灵石吗?”莫无念从她手中接过种子,淡淡说道。
    吴沐闻言,从腰间取出一颗剔透玲珑的石头向他递了过去,他接过石头,然后咬破自己的手指在那块石头上画出一个古怪图案,再把种子放在石头上。
    很快,那粒种子发出微弱的红光,渐渐有了生根发芽的迹象,直至长出根须扎根在石头上。
    少女目惊口呆看着眼前的一切,半晌后,她自言自语道:“对啊!我怎么没想到用血在灵石上构建一个聚灵阵用来育药呢!”。
    “药之一道向来和阵之一道密不可分,故有以阵育药一说。而且你看到的这个聚灵阵还是最简单的,我对其也略微改了两处。”
    见她半知半解,莫无念似有指点她的意思,只是用的依旧那波澜不惊的语气。
    吴沐听得仔细,他讲的“以阵育药”周先生也讲过,但听到他讲“简单”二字和他平淡的语气,她心中无名火又起:“聚灵阵简单?我看你这人不单无礼!还很自大!”。
    她当初练习此阵的构建,可练了一个月。且构建时,哪一笔该粗,哪笔该细,要求都极为严苛!
    “是很简单。”莫无念不假思索答到。
    前世他在九界山主修阵道的破界山上时,看过些和阵道有关的书籍,眼前这个聚灵阵与之相比,真的很简单。且他说这话时,真的没有什么其它意思。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