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宋丫头?

小说:九苍作者:南系北念
    “这是枯荣草!快拿走!”少女听罢气呼呼从腰间储物袋取出一个精致盒子扔到莫无念面前。
    似是气得有些厉害,她白净的脸颊上染了一些红晕。
    莫无念缓缓捡起地上的盒子,拍去上面的灰尘,然后缓步向门外走去。出门时,他摇摇头想不明白,自己重生后,不讲话被人当做傻子,讲话又惹人生气。
    况且他觉得他对少女讲话指点,这情形跟当年九界山他偶尔指点后辈弟子一样,对方只会对他道谢。而眼前的情形,他有些想不通。
    想了想,他觉得以后还是少说话的好。
    药铺外,莫无念很快消失在了风雪中,这次风雪有些大,他倒不打算躲在外面服用灵药了。而且每次一连好几天,他都搞的蓬头垢面的,回去洗衣服也是很麻烦。
    以前在九界山,这都是一个净身咒可以解决的。只是现在,莫府的仆人都被辞退,许多事他得亲力亲为。
    药铺内,吴沐气得柳眉竖起,银牙紧咬。她没想到依周先生叮嘱等来的却是这么个人。怎么说,她也是堂堂百草宗宗主的女儿。
    不过同样的,她也是对莫无念产生了好奇心。她看对方不像是修行之人的样子,那他是怎么知道聚灵阵的呢?
    她又想起周先生对莫无念天赋的评价——匪夷所思!且据周先生所说,他培育多年未果的培元树,便是依照莫无念法子培育出来的。
    她气归气,但打从心底里,只从方才莫无念那几下,她也觉得周先生说过要招他进百草宗的话可行……
    “完了!差点忘了!”待到这会,她才好像完全想起周先生的叮嘱。锁上药铺的门,快步向莫无念离开的方向跑了去。
    ……
    “莫大人,接旨吧。要咋家说,你那儿子也确实不争气!”
    “而且连皇上也说了,你身为驸马,又是朝廷命官,你把给你的俸禄都花在一个傻子身上实在不值!莫大人,要咋家说,你还是考虑下续弦吧。”
    莫府门前,一个太监在一群金甲侍卫的簇拥下,扯着尖细的嗓音对着跪在地上的莫知山说道。
    莫知山听罢,脸上只剩下一个苦笑,他没想到今天连皇上也彻底放弃莫无念了,他可是他的舅舅啊!这会他更是下旨,要他莫知山强行续弦再生个儿子。
    “谢主隆恩!”莫知山苦笑着将圣旨接下。
    可待他刚起身,风雪中,天际之上一道流光向这边飞逝而来,不多时,落到莫府门前溅起一片雪花。
    纷纷扬扬的雪花中,显现出两个人,一个是身穿青灰色道袍,身材丰腴的中年美妇。一个是同样身穿道袍,神色有些倨傲的娇美少女。
    “是弦月郡主!”人群中,有人认出了那个少女。
    莫知山闻言,看了那少女一眼,他想起几天前朝堂上有议论说弦月郡主被青州墨尘阁仙人收为弟子一事,想来是真的。他又想想自己的儿子,千言万语都只化作一声叹息。
    “莫叔叔,我来此行的目的,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弦月声音清脆如黄鹂,只是她倨傲的神情让人十分不舒服。
    “弦月,陛下已经下过旨意取消你与无念的婚约。你今天来这,是来羞辱他的吗?”莫知山看着倨傲的少女,声音透着许些怒意。
    “并非是来羞辱他。只是想告诉他,弦月已是修行之人,与他已是两个世界之人。若他对弦月还有念想,劝他断了这念头,与他和弦月都有好处!”中年美妇道人接过话头,替弦月回答到。
    “哈哈!够了!你们是仙人,那是你们的事!我莫某人儿子虽傻,但也没有到刻意高攀你弦月的程度!”莫知山听着,却是甩袖大笑。
    “莫叔叔,你说了不算,得你儿子说了算!”但弦月不依不挠,似乎硬是要见到莫无念。
    莫知山刚想反驳,可想到莫无念不在这里,他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而看着这个神情倨傲娇小丫头,他又怒意不止。这种神情让他想起了弦月的父亲!
    当年他莫知山一介贫寒出身,娶到莫无念娘的时候,他的二哥,也就是弦月父亲就用这种眼神看过他!
    事情似乎越闹越大,不多会时间,随着一声“吾皇万岁!”,连赵国的皇帝也被惊动来了这。但弦月仗着自己背后的依仗,连他的面子也不给!碍于她现在的身份,皇帝也不好讲什么。
    可莫无念现在也不在。最后,在一众人的逼问中,莫知山也无奈讲出莫无念隔几天会消失的事情。但弦月依旧不买账,就是等也要等莫无念回来。
    凝寒的大地上,高空漫天飞雪,极致的寒冷让人无法过多等待。皇帝便下令,命人就地搭建起了帐篷,且特意叮嘱人要细心搭建好弦月和她师父的,毕竟他也不敢怠慢她们。
    约莫半个时辰后,雪地里渐渐显现出一个人影向莫府走了过来。
    来人正是莫无念,而看到莫府门前这么多人,他一点也不关心。他现在想的只是想回到府中服下灵药,然后睡上一觉。再醒来时,他灵台的情况已彻底有所改变,他已能修行。
    而和修行无关的事,他一概不关心。
    “无念!你回来了!这些人你不要在意!”莫知山见到他回来,对他说了句关心的话。
    莫无念没有回他话,而是径直向莫府内走去,仿佛对周围的一切漠不关心。而莫知山也只是笑笑不说话,眼前的情况他已习惯,反正印象中他也没叫过他一声爹。
    自己的这个儿子是傻,但看到他平安回来,他还是很开心。
    “月儿,与你有过婚约的便是这个傻子?”远处,美妇道人看了眼莫无念,又对着弦月说道:“看他清秀的模样,倒不像个傻子。”。
    弦月只是看着莫无念并不说话。
    似是心有所感,莫无念转身向她那边走了过去。众人立时炸开了锅,私下里各种议论声四起。
    莫知山见状,也只是希望这个节骨眼上自己的这个傻儿子能有些骨气,不要以低三下四的语气与弦月师徒讲话!
    随着莫无念越走越近,弦月的神情也越发高傲了起来,自小出身高贵皇室的她和她父亲一样,其实打心底里是见不得如莫知山这样贫寒出身的泥腿子的。
    当年她姑姑下嫁给莫知山的时候,她父亲就心存芥蒂。而今天来此,她更多也是受她父亲的意,来此要羞辱一下莫知山父子!
    莫无念并没有去看弦月,而是看向了她一旁的美妇道人。
    “你……是,宋水陆宋丫头?”他看着眼前的美妇道人,像是想起了什么。
    墨尘阁,是与九界山同属现世人族六大宗门墨守观的附属宗门,昔年他还是姜天恒的时候,曾到青州斩杀过一只蛇妖,协助他斩妖的宗门便是墨尘阁。
    说是协助,其实是派一众弟子看他前去斩妖以正道心,其中就有宋水陆。当年的她也不过是个问道归一境的小修士,如今却已到了臻灵境。
    莫无念心想:看来他重生,真的过了很多年……
    “宋丫头,九界山怎么样了?”莫无念长叹一口气,问出了他自重生后一直想问人的问题。
    宋水陆看着眼前这个有着稚嫩脸盘的少年这样叫她,她觉得很奇怪,她自己竟然既不生气,也不恼怒,反而有种亲切,这种感觉就像已故的长辈叫她一样。
    “九界山?几百年前就灭宗了。”她下意识回答道。
    重生后的十五年,莫无念一直过得清醒寡欲、无喜无悲,但至到这一刻,他心神俱震,那种感觉比他前世被众修士法器淹没在法器形成的流光长河还要难受数倍!
    他觉得自己太天真了!以着自己知道涉及神嗣一族的秘密,以及凶剑所含的长生之秘,哪怕他脱离九界山,以死给天下人一个交代,这天下人还是没放过他们九界山!
    “为什么会被灭宗?九界山掌门呢?九界山众弟子呢?”莫无念面色平静,让人看不出什么。可宋水陆感觉的出来,有那么一瞬间他的情绪波动很强烈。
    “我也不是太清楚,只知道九界山掌门被人生祭成傀儡立在九界山山门前,说是以正世间宗门正气之风。”宋水陆继续回答道。
    “哦。知道了。”莫无念回答的很平静。
    但在宋水陆眼中却不是这么回事,她觉得他回答的太平静,平静的可怕,明明之前情绪波动那么强烈。接着,她又在面前少年清澈眼眸最深处,看到一股无尽的沧桑,沧桑到可以平淡看这世界生灭。
    她赶紧收回眼神不敢再看,她更是惊恐的发现,这一看,她的道心竟然都有些不稳!
    话罢,莫无念转身向着莫府里走去。而对于今天这件事,他不觉得自己高调。在他看来修行重在随性,没有必要刻意高调,也不刻意低调。
    所以自他重生后,他一直都以着他淡漠的性子行事,只是在外人看来,却不是那么回事了。不过他也从未放在心上。
    且今日之事,他也只是想问!于是便去问了!没有多的弯弯道道!
    只是这一问,让他心神久久不能平复!
    而对弦月来讲,自己师父宋水陆与莫无念的对话,她听得云里雾里、玄之又玄,也是听不懂。
    可也自始至终,莫无念从未看过她一眼!这和她想的大不一样。她也感觉得到,那是真正的不在意!
    她倒觉得今天自己把自己羞辱了一番!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