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考验(上)

小说:九苍作者:南系北念
    一狭坡,是赵国京都城郊北外的一块地方。
    说是叫坡,其实地势很平坦,只是从高空看去,与周围的地势相比,也只有这处呈“一”字型的地方略微高上一些,像是狭长陡坡一样,故叫一狭坡。
    而几日前,还下着很大的雪。许是快到初春时节,今日虽还刮着些冷风,但只短短几日冰雪已消融不少。
    而往常少有人踏足的一狭坡,今日也渐渐热闹了起来。无数人不辞千里而来,只为拜入修行宗门,成为无数凡人眼中飞天遁地的“仙人”。
    这其中不乏有被一众兵士簇拥而来的皇子,也有花容月貌、被人众星捧月讨好的公主,亦有孤身一人赶来籍籍无名的普通人……
    莫无念就是那众多籍籍无名之一,他骑着一头小毛驴慢慢向这边走来。
    有人见他这样,也免不了出言嘲讽几句。但他从来都不予理会,只是和在场所有人一样静等招收弟子的“仙人”们来。
    终于,远处的天际有道流光向这边移动了过来。而离得近了,才能感觉到它移动速度之快,像是流星一般向这边飞逝而来。
    在它之后,很快无数流光也向这边飞了过来,它们身后拖着长长的尾翼,且交织在一起色彩斑斓,甚是好看。
    无数道流光降到地上,化成一个个仙风道骨的道人,或化成剑目星眉的俊朗男子,或化作清丽出尘的娇美女子……
    许多人见状,却是惊叹连连!
    而对莫无念来讲,却并无波澜,这样的情形前世他招收弟子时也见过很多。
    眼前的场景,更多也是让他想到自己拜入九界山的时候,他是被姜无涯直接带入的九界山,不似眼前这般大杂烩一般任人挑选,只是那一天他遇到了慕容修……
    “下面我念到名字的,可以不用参加接下来的考验!直接为我大言门弟子!黄辰!李金兆!……”
    修士中,一个身穿青衣的年轻书生随口念起了几个名字。
    而随着他念完名字,几个少年走了出来将手中玉牌恭敬给到那书生手中。
    人群中的莫无念知道,这都是宗门早早内定好的弟子,他们手中玉牌的作用与吴沐给他的一样。
    而自青衣书生之后,各宗门也念起了自己的内定名单,而被念到名字的人或多或少都会露出些得意的神情,自然而然的他们看向别人的眼神中也会带上几分倨傲。
    这其中,骑毛驴的莫无念自然而然又少不了别人的几分嘲讽和调侃。
    但他依旧不管不闻,不去理会。
    “莫无念!莫无念!莫无念!……”而到百草宗一个蓝衣中年修士念起自己宗门名单中一个弟子名字时,他一连叫了好几声,却都没人应声。
    而人群中莫无念坐在毛驴身上,正双目紧闭像是在闭目养神一样,对外界事情依旧不予理会。
    人们纷纷议论,到底是哪个不识好歹的,放着如此机缘不要,莫不就是脑袋有问题。
    与百草宗蓝衣修士一同来的,还有吴沐,见莫无念的名字被念到,却不见他影子她自然是气得不行。
    她向人群中扫了一眼,可人山人海中她什么也没看到。
    同样的,弦月同宋水陆也来了,人群中,宋水陆找到了莫无念,见他似在闭目养神,她亦想不明白,放着机缘不要,他想干什么。
    对于几日前的事,她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把他一个稚嫩少年当做故去的长辈。只是这件事,她也不打算告诉任何人。
    终于,不再有宗门念内定弟子的名单。
    而莫无念也睁开了眼睛,对他来讲,百草宗的确是个好去处,有着灵药助他修行必定事倍功半。若是没有听闻九界山的消息,他的确会去!
    只是如今,他有了新的选择……
    “剩下的人,也不必妄自菲薄。通过考验,自会有宗门收你们为弟子,踏上修行之途。”
    一个留有长须,身材颀长,手持一把羽毛扇像是个教书先生一样的修士对着场上所有人说道。
    莫无念认得他,是赵国京都城芝归林药铺的主人——周德明。
    其实他还有个身份,幻霄宗副掌门!幻霄宗是青州第一大宗门!而幻霄宗是此次修行宗门招收弟子的东道主。
    他话罢,手中多了块青色石头,他把那块石头扔到空中,再落地时,这块石头已然化作一座有着两峰的几十丈大山。
    “爬过这座山任意一峰,就算通过考验。修行一途,本就坎坷,没有顶级的资质,也要有一颗坚毅之心!既道心!”周德明语重心长说了一句,并示意考验开始。
    有人看了一眼这高几十丈的大山,已经望而生畏,向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周德明见状却是失望的摇摇头。
    被内定的弟子是都有修行资质,而不被内定的弟子中却不代表一定是没有修行资质的。
    前世招收过弟子的莫无念知道,那些离开的人,哪怕只是登山一丈,只要资质不差也会被收为弟子。
    他觉得,只是连登山的勇气都没有,纵然有绝世资质,也难证大道!对他们来讲,没有绝佳心性修行,倒也是好事。
    几乎一瞬间,一大半的人转身向他们来时的路走了回去。
    剩下的人,一小半咬了咬牙,向山上爬了去。一大半留在山下犹犹豫豫,陆陆续续向山上爬去。
    “十二时辰内若不打算登山者,也视作未通过考验。”
    周德明见状,却是又加了一条。
    只是他的这句话,却是让剩下人中的许多人泄了气,也往回走了去。
    再剩下的人中,走的走,爬山的爬山,渐渐的山下只剩下包括莫无念在内的十几个人。
    但莫无念依旧老神定定坐在毛驴上并不打算爬山。或者讲,他有别的打算……
    周德明终于认出了莫无念,他记得他向百草宗为他要了一个内定名额,他觉得这个少年在育药一道上是颇有天赋的。
    只是他为要何还要滞留在山下呢?是也想在问道峰上走一遭吗?可看他的样子,他又迟迟没有动作,他想不明白。
    三个时辰过去,莫无念坐在毛驴上依旧闭目养着神。
    四个时辰!
    七个时辰!
    十个时辰!
    ……
    山峰上,渐渐有人体力不支,精疲力尽倒在了山上。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