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不学无术(一)

小说:九苍作者:南系北念
    幻宵宗的山门坐落在青州北部的无人荒原中,荒原遍地都是碎石沙砾,从高空俯视,偶能看到一点绿意中一缕炊烟袅袅升起。
    颇有“大漠孤烟直”的韵味。
    但深入荒原其中,却又是别有洞天,一颗不知多少丈高的参天古树像是一把剑一样笔直,直贯云霄。
    而幻霄宗就坐落在穿过云霄参天古树的顶端。
    踏在周德明羽扇飞行灵器上的几个少年和少女,除莫无念外,皆是被眼前苍茫大气的场景吸引,不时发出惊奇之声。
    “当年创宗掌门以着大气魄从十万大山,拨出这颗万年星海古树,又在其身上布下护宗大阵创下幻霄宗,于今已有三千年了。”
    “尔等入我幻宵,宗门若有危难,当以性命护我宗门。”
    周德明看着眼前即将入宗的几个少年和少女,他语重心长对他们说道。
    “谨记掌门教诲。”几个少年恭敬对他回道。
    飞行灵器上,莫无念看着在星海古树顶端云雾中,若隐若现的幻霄宗,他大概知道幻霄宗名字是怎么来的了。
    飘渺存于天际,却又真实存于云霄,故称幻霄。
    在几个少年的惊叹声中,周德明御着脚下的羽扇灵器已降落了星海古树的顶端。
    几个少年原想着,踩在脚下的地应该是木质的,但实际的情况却是和树外面的土地一样的感觉,一样的松软。而看其样子,似乎就是真的泥土!
    莫无念却是知道,这是用了改天换地之术!眼前的泥土究其本质还是木质的。
    且这术算不得什么高明之术,只是施术者境界之高,已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甚至把一颗如此巨大的星海古树都可以“改天换地”!
    而眼前有着的更是让人一眼望不到边、古香古色的庞大建筑群。更让人怀疑还在陆地上。
    莫无念几人落地不久后,有两个人驾着飞行灵器也向这边飞了过来。
    其中一个是个身穿白衣的俊朗男子,微微一笑使人如沐春风,他恭敬向着周德明行了一礼后,然后笑着对莫无念几人道:“我是内门弟子孟星浩,外门师弟可随我来。接下来的日子,你们的修行也由我教导。”。
    他话罢,皇子打扮的少年和那个问道峰上时奔奔跳跳的紫衣少女向他走了过去。
    莫无念也随他们而去,顺带着也从周德明的储物袋里要来了他骑去一字坡时的毛驴。
    这头毛驴是莫无念用凶剑变的,用的也是改天换地之术。这把剑本身就怪的很,灵力透不入,灵识也堪不破!简单改其外形,他倒也不担心周德明可以看破其本质。
    只是外人却不知这些。
    周德明原本也不想带这么个毛驴上来,可无奈拗不过莫无念,他也只好依他意带了上来。
    更重要的原因是,一同来的草鞋少年说了句:“以前插秧的时候,俺只有一头老黄牛和我做朋友。所以,这头驴子也应该是他唯一的朋友。”。
    ……
    见到莫无念牵着驴子,那个皇子打扮的少年看着他不屑的说了句:“没见过世面的泥腿子。”。
    他觉得要是让他带,他肯定把他那个机灵又俊俏的贴身小侍女带来。可惜,周德明直接拒绝了他。
    孟星浩见状,也是好心对莫无念提醒了句:“这位师弟,你可以把它交给我,待会我可以帮你把它寄养在灵兽司。”。
    但莫无念没有根本理会他,甚至慢悠悠骑在了毛驴身上,慢悠悠跟在他身后。
    “这位师兄,他叫莫无念。是个过得比俺还苦的人,那头毛驴是他唯一的朋友。你能理解把你好朋友强行从身边带走的感觉吗?”一同的草鞋少年为莫无念说了句话。
    他说句话时,也想到了和自己相依为命的那头老黄牛,后来它被隔壁村的刘财主抢走了。
    乍一听,众人觉得这话没什么问题,可又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就是莫无念听着,也觉得怪异,但怪异在哪里,他说不上来。
    “莫无念,俺叫刘得旺!听周掌门说,俺要去内门了。”说着,草鞋少年呆头呆脑拍了拍莫无念肩膀又道:“都是苦命人,以后你要是有啥难处,可以来找俺。”。
    他话一出,莫无念更觉得怪异,像了想,他淡淡对少年回了句:“一定。”。
    话罢,刘得旺跟着与孟星浩来的另一人去了内门。
    场面一度尴尬,孟星浩尴尬的笑了笑,也不再说要帮莫无念去灵兽司寄养毛驴的话,而是继续领着莫无念他们向外门走去。
    到了外门,领了一套外门弟子服后,孟星浩给他们安排了住处后,示意他们换好衣服后到外门的明意庭,在那里他要传授给几人引灵境的修行之法。
    只是在这其中,轮到给莫无念安排住处的时候,他既不要灵气较为聚集的地段,也不要住在外门弟子一般都会选择,靠近听明意庭的地方。
    他选择的反而是一处偏僻的地方,在那里只有一块荒废的田和一间破败的小木屋。
    用他那淡淡的话气讲,他喜欢人少,安静点的地方。
    而他选这块地方,也确实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仅仅有,也只有一个,就是那里地方宽敞些,毛驴也有个地方能住。
    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后,紫衣少女和那个皇子都换好了衣服来到了明意庭,在这里的还有往年招进来的外门弟子,一共百十来人。
    “莫无念呢?”孟星浩倒也从草鞋少年的嘴里记住了莫无念的名字,他面带疑惑问向紫衣少女二人两人。
    二人皆是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终于,又等了一刻钟后,莫无念才慢悠悠迈着缓缓的步子向这边走来。
    只不过他身上穿着的还是他那一身标志性的黑衣。
    “莫无念!你怎么才来!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吗?”
    “还有,你怎么还穿着自己的衣服。罚你这月五块灵石!明日若还是这身衣服,剩下的也全罚了!”
    孟星浩有是真的些生气了,同时他也觉得脑壳有一些生疼,他更是隐隐觉得面前这个师弟以后可能时常让他头疼。
    “是有事耽搁了些。”莫无念从嘴中缓缓吐出两个字。
    原因是,他发现自己木屋里木床的四个腿,有一个腿有些不稳。他想去修好它,却又发现另一件事,前世的他都是打坐极少睡床的,这一世倒是睡床,可床坏了这样的事,从来都是莫知山去考虑。
    而想到晚上还要躺上去睡觉,他觉得他有修好它的必要。可一阵折腾后,他发现这样的事他真的做不了。
    索性,他用凶剑把床的四个腿全砍了去……
    至于不穿外门弟子服,只因它是白色的。在他眼里,他向来只喜欢他的阿修穿白衣,自己则不喜欢。
    可导致的结果是,他每个月能领到的灵石被扣去了五块。他想着,明天还是穿白衣的好。灵石对他还有大用。
    而幻霄宗会给每个外门弟子每月发二十块灵石。要知道青州有些修行宗门给自己的内门弟子也只才发五块灵石而已。
    “下次注意!”孟星浩对着莫无念又说了句后,示意莫无念三人向众人介绍一下自己。
    紫衣少女叫洛依依,是个有些孩子气的少女,加上她略带婴儿肥的精致脸庞,很容易让人记住她。
    至于那个皇子打扮的少年叫宋仲,他倒也真是个皇子,介绍自己的时候连带说话都带着几分神气。
    “莫无念。”就和莫无念一贯的作风一样他淡淡吐出几个字后,缓缓向着下边走了去。
    孟星浩清了清嗓子后,开始向众人讲解起了修行界中的礼仪。大抵是同辈人该行什么礼,师徒该行什么礼……
    只是他讲解到遇到神嗣一族该行什么礼时,他表情异常严肃。那是一个类似于屈膝的礼!
    莫无念却是知道,神嗣一族是这世上最尊贵的一族,哪怕是他们中不能修行的普通人,修士见了也要行礼!这样的屈膝礼,虽不止三叩九拜,可已于下跪无疑。
    接下来,孟星浩又讲解到了修行中术与法的区别。
    只是似乎每次有新外门弟子进入时,孟星浩都会讲这些,老的弟子觉得老生常谈,一个个无精打采,也只有洛依依和宋仲听的入神。
    莫无念也觉得无趣,他觉得自己前世一个修行千年陨堕境修士,如今听一个问道境一叩元神境修士讲修行,就好比一个咿呀学语的孩童教一个大人讲话。
    索性,他闭上眼脑中思虑起了别的事情。
    孟星浩看出了莫无念的心不在焉,他略有生气对他道:“莫无念,你来讲讲术与法的区别?”。
    老弟子听他讲过数次,不喜这些,他能理解。只是一个新弟子如此三心二意,他真的很生气。
    莫无念睁眼,缓缓走到众人面前,依着淡淡的语气开口道:
    “法修己身,术修天地。故此有修行功法一说,有控火术、御物术等一说。”。
    “但也不能就此一概而论。亦可讲术是对自然之道感悟的体现,法则是修士纳灵气入体再以体外化术的体现……”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