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学无术(二)

小说:九苍作者:南系北念
    “二者间法可化为术,但术不可当成法。”
    “而一般人口中的术法或是法术也是指术。所以术法和法术并不区别。”
    ……
    莫无念在众人面前以着平淡的语气说道。
    术和法间的区别,是众人听孟星浩讲的“老生常谈”的老话,但这会听莫无念讲起却听得津津有味。
    就是一旁的孟星浩也听得受益匪浅,在他一贯的认知中“术就是术,法就是法”,二者间并无转化关系。
    只是对于眼前这个黑衣少年为何能知道这么多东西,他也只当少年是还在未修行前,在凡间的家中看的杂书比较多罢了。
    毕竟,这也算不得什么修行之秘,凡间有些印刷小曲儿本子的书铺里便有售卖。只是更多的修士,都不屑与看这些耽搁修行、无足轻重的东西。
    也只有那些修道数年,突破境界无望的“老怪物”才会回过头来看这些东西。
    但孟星浩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却也讲得有自己独到的讲解,虽然不知是真是假。但他觉得比起自家宗门闭死光的那些老不死的,动不动给你引经据典要生动有趣的多。
    只是面前的黑衣少年要能语气稍稍有点变化就好,他那淡淡淡语气也很容易让人听得云里雾里,让人分不清哪里是重点,哪里又是无关重要的地方,孟星浩暗暗想到。
    可也不可否认,他讲得的确精彩,孟星浩也渐渐“沉沦”了进去。
    只是他这一“沉沦”便也坏了事情,直至夕阳时分,明意庭散课的钟声响起。
    他才想起他才是讲课人,甚至于他也差点忘了要把引灵境修行之法传于莫无念三人的事情。
    也在孟星浩的制止下,莫无念也才停止了他的讲课,其实对他来讲,真要他讲下去,他再讲个一年半载也不是问题。
    昔年,他在九界山杂七杂八的书籍是真的看了不少。
    “修行之法我也授予你们了,等你们能纳入灵气入体,就算正式踏入修行了。”
    “你们以后每天也可来明意庭,让我我教授些术法给你们。亦切忌,修行也贵在量力而行,要戒骄戒躁,不可贪功冒进。”
    将修行之法授予莫无念三人后,像是个教书先生一样,孟星浩对着三人语重心长说道。
    只是在这个过程中,他发现莫无念始终心不在焉,心思根本没在听他讲话上,方才莫无念上前讲课的那点好感,也在他瞬间荡然无存。
    “莫无念,明日不要迟到!不然扣你灵石!”所以离别时,他特意对着莫无念叮嘱了一句。
    似乎是昨天傍晚孟星浩特别叮嘱的话起了作用。
    第二天,天还微微亮莫无念一早便已站在了明意庭,且他也是最早来的。
    其实并不是莫无念想这么早来的,而是前日他用凶剑削去床腿的时候,似乎没有削齐整,导致他睡觉的时候总觉得自己脊背硌得慌。
    所以,他觉得要是自己早日到引灵十层,突破到问道境,就可以辟谷打坐,不用睡觉了。
    但真实的情况是,他现在还未到问道境,睡觉对他来讲是头等大事。
    而今天一早他也因为自己的床不平整,被早早硌醒,无奈之下只得来到明意庭。
    看到莫无念一早便来到这,并且换上了外门弟子的衣服,孟星浩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只是他这笑容注定在他脸上挂不长久。
    待到他讲课时,他便发现众人之中的莫无念闭目养起了神,像是在打瞌睡。
    虽说今天一早他也探知到莫无念不仅能纳灵气入体,也更是踏入了引灵一层他很惊喜。
    在他的认知中,资质稍好的弟子也要三天左右的时间。如他当年也是用了五天。
    而这一切自然也是莫无念有意为之的,之前他隐藏修为,现在显露出来也只是为了不让人怀疑。
    可现在,看到正在打盹的莫无念,孟星浩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往后的第三日,直至第五日都是如此。莫无念总是来的最早的一个,可也是所有人当中唯一打盹的那一个。
    而对莫无念来讲,孟星浩讲得也无非是些控火术之类的简单术法,他听得也是很无趣。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闭目纳灵体入体修行。
    虽说只有一阶灵台的他,纳灵气入体的速度很慢,可怎么着也比什么都不做强。
    到了第六日,日上三杆时分,外门弟子除莫无念外已全部都在明意庭。孟星浩也是迟迟没有讲课,一众人等莫无念过来。
    可直等到今日明意庭散课时的钟响起,也不见他个人影。
    “我孟星浩给外门弟子授课已有二十年,就没见过莫无念这号弟子!”孟星气得火冒三丈,在一众外门弟子面前骂骂咧咧。
    骂完后,他忽又想起,今日是外门弟子灵石发放的时间,当初自己用扣莫无念灵石这样的话威胁他去,他肯定过来,只是现在……
    再往后的三个月,每月未发放灵石前的前六日莫无念总是来的最早的那一个,然后在孟星授课时打着瞌睡。再往后的时间,却是根本连个他影子都看不见。
    孟星浩想要扣他灵石,可他又发现外门弟子中只要每月前六日过来,就可以领到相应发放的灵石,除开这些,他并没有权利扣除莫无念的灵石。宗门中也没有相应的规定。
    “怎么以前没有注意过呢?”孟星浩觉得,他怎么以前没有发现宗门规定有如此大的漏洞!
    其实原因很简单,对于修行初期,修士一般都是依着朝五晚九的态度对待的,几乎不用人督促,至于像莫无念这样的异类少之又少。
    所以宗门对其没有相应的规定。
    “莫无念呢?今天又没来!他在干什么?”今日,孟星浩觉得自己已经忍无可忍,气得英俊的脸蛋也有些扭曲。连带着,几道罡风自他手中弹射而出,在明意庭的地砖上留下几道深深的凹槽。
    他今日的这副样子,弟子们也是有些被吓到了,尤其是女弟子,在她们印象中,这位内门授课师兄,不仅面容俊朗,讲话时也是客客气气,使人如沐春风。
    私下里,一些女弟子更是对他心生爱慕。可眼前孟星浩脸上扭曲的神情把她们吓得不轻。
    “好!今日我去看看,他到底在忙些什么!”
    他面带不善,气势汹汹向莫无念住的地方冲了过去。
    莫无念所居的小木屋前,枝木乱放,木屑随处可见,一片狼藉,而此刻两个少年似乎正在忙活着什么。
    一个是莫无念,一个便是草鞋少年刘得旺。
    几月以来,困扰莫无念的头等大事一直都是睡觉问题,而那张木床却怎么也修不好,索性,他便想着自己重做一张!
    可显然,他没这一方面的天赋,即便他剑术很好,可也削不出一张让他觉得睡得舒适的床。
    而好巧不巧,今日刘得旺想从内门出来透透气,可他想想自己也没什么朋友,于是就想到了比自己命还苦的莫无念。
    一番打听后,他来到了莫无念的居所。而想想命比他还苦的莫无念,他也是二话没说,帮他做起了床。也就有了眼前的场景。
    这一阵忙活下来,刘得旺也总算做出了一张算不上精致,但很结实的木床。
    “莫无念,俺刘得旺以前也跟着个木匠学过些木匠活,做得不太好看,你不要介意。”
    “还有俺觉得吧……咋们命苦的人就该有个照应!何况你命比俺还苦!”
    刘得旺显得很腼腆,但说到命苦的时候,他又有些同情的看着莫无念。
    “谢谢。”莫无念对他淡淡回了句。对他来讲床的外表好不好看他并不在意,只要能让他睡觉就可以。
    只是他总觉得对方的话有些怪异,但怪异在哪里,他又说不上来。
    “莫无念!今天怎么又没来?”也在这会,孟星浩“杀气腾腾”冲了过来。在他身后,还有一些跟随而来的外门弟子。
    似乎都是有些看热闹不嫌事的主儿!
    孟星浩怒目看着莫无念,见到他现在只在做完全与修行无关的事,他直觉双目越发炽热,内心的火气也直冲头顶!
    “莫无念!你看看你都在干些什么!真正的不务正业!多少人花重金求不到一个修行机缘!何况是在我幻霄宗!”
    “你……你……不务正业!”
    气得孟星浩动用修为直接吼了出来,刺得人的耳朵都是一阵生疼。
    “孟师兄,你听俺解释!”一旁的刘得旺神秘兮兮将他拉到了一旁。
    倒是也不知刘得旺对着孟星浩说了些什么,众人只见到他一阵唉声叹气后,孟星浩也跟着唉声叹气了起来。
    接着,孟星浩的气似乎也就这样消下去了,他用着同情的眼神看着莫无念道:“唉~!莫师弟,刘师弟也跟我讲了。但你也不能就这样自暴自弃啊!即便你修行资质差,你看,你也不是只用了一天时间就引灵一层了吗?”。
    原本莫无念对这些都是不想理会的,他的心思从始至终真的只在那张床上和别的事情上。
    可现在不单是他,众人也觉得莫名其妙。他们好奇刘得旺与孟星浩说了些什么。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