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被标记

    “我……不是护士,你出了车祸,救你的时候,衣服都湿了,护士给的衣服,我们是恋人关系,还……还没有结婚,因为我没到法定婚龄,但我们的感情,不是夫妻,胜似夫妻,感情很深厚,你家人朋友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们是偷偷谈恋爱的关系。”
    说到最后,温乔想咬舌,她都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傅南礼颌首:“嗯,车祸我有印象,好像是你,把我拉出去的。”
    温乔瞳孔震动,他……他记得?
    要被当场打脸了吗?
    门突然被推开,温乔觉得她今天心情大起大落到心脏都要骤停了。
    “家属出来一下。”
    温乔立刻落荒而逃。
    门外,主刀医生脸色凝重道:“病人确诊为解离性失忆症,也就是他对人物关系的记忆是模糊的,但对于他曾经发生过的事情以及他所有的知识储备,他记得很清楚。”
    温乔在脑子里慢慢捋医生的话。
    “也就是说,他忘记他认识的人,但他仍然记得怎么开飞机,大概就是这样。”
    温乔本能地鼓掌,早点说啊,吓得她差点心跳停止。
    黎叔和医生费解地盯着她,温乔撑着墙,面露悲伤:“发生过的事和知识储备还在,这不是不幸中的万幸吗?不是值得高兴吗?”
    黎叔点点头:“说得也是,不过,小姑娘,你是谁啊?”
    温乔莞尔:“我是傅南礼的女朋友。”
    黎叔身子微微后仰,眼神有些狐疑:“我怎么不知道我们少爷什么时候谈了个女朋友。”
    温乔笑得淡定:“你们少爷肯定不会事无巨细都跟你报告的,抱歉,我要打个电话。”
    说完拿着手机匆匆跑到安全出口的楼梯通道,先给好朋友陆悠悠打了个电话:“今晚我不回家,我跟我妈说在你那里,要是我妈给你打电话,替我掩护一下。”
    陆悠悠的声音差点刺破她的耳膜:“温乔,你要干什么去?刚高中毕业你就要,你就要干坏事了?爸爸不准!你还小,你给我回家!”
    “不干坏事,来不及解释了,我挂了,要给我妈打电话。”
    温乔又给她妈打了通电话,知道她在陆悠悠那,苏韵也没多说什么。
    挂了电话,正要出去,就听到安全出口门外有人说话。
    “听说傅南礼失忆了。”中年男人的声音。
    “确切吗?”年轻女人的声音。
    “嗯,确定,一会儿进了病房,你就说你是他女朋友,反正他不记得了。”
    温乔:??
    “爸,能行吗?万一被他发现,我们家会不会遭殃?”
    “只能铤而走险了,我们家的公司如果再不引资,不知道能撑到什么时候,都是空壳了,明姝啊,反正你喜欢傅南礼,这不是正好一箭双雕吗?”
    “行了,先去病房看看情况再说吧。”
    脚步声渐远,温乔抹了把汗,幸好她早一步把傅南礼定下来了,不然还真是被别有用心的人占了先机。
    等她回到病房时,里面气氛有些微妙,傅南礼靠在床头,神情漠然,嘴角笑意讳莫如深地看着一旁站着的父女。
    温乔这才看到刚才意图觊觎傅家财产的那对父女,衣着光鲜,看起来也是上流社会的人,那个叫明姝的穿着一身名牌套装,手上挂着限量款手提包,妆容精致,忐忑地盯着病床上的男人。
    “哦?你说你是我女朋友,可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傅南礼嗓音懒倦,目光凉薄地看着林明姝。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