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正宫的气势

    林明姝眼睑轻颤,不敢置信:“你……你说什么?”
    傅南礼看到门口的温乔,抬手,声音暗哑:“过来。”
    温乔走过去,坐到病床边,傅南礼抓住了她的手,跟她十指紧扣,抬头看向林明姝:“这个才是我女朋友。”
    温乔笑出了正宫的架势:“对啊,我才是南礼的女朋友,请问阁下是?”
    林明姝乱了阵脚,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兵荒马乱之中自曝:“那……那个,其实我是在追求傅少,我……”
    林振良打圆场:“是啊,我们大家都觉得傅少您和我们家明姝很般配。”
    傅南礼摩挲着温乔细软的手指头,有些上瘾,周身仿佛镀了一层寒气:“没有我的点头,就可以以我女朋友的身份自居了?所以是觉得我失忆了就好糊弄了,是吗?”
    不怒自威的声音不止让林氏父女心里发慌,也让温乔头皮发麻,胆战心惊。
    她都是逼不得已的,她什么都不图,万一哪天傅大公子恢复记忆了,一定要明断啊。
    “不是这样的,傅先生,您误会了,我们家明姝听说您车祸,伤势严重,想照顾你,又害怕没有立场,所以这才一时糊涂……”
    傅南礼彻底沉了脸,“既然知道我伤势严重,应该知道我需要休息,不相干的人可以出去了。”
    简而言之就是‘你两可以滚了!’
    傅南礼不近人情地下了逐客令,林氏父女致歉之后,狼狈不堪地离开了医院。
    雨势不减,林明姝坐在车里,义愤填膺摔了手上的包。
    林振良神色狐疑:“傅南礼竟然有女朋友了,那丫头究竟什么身份,从哪里来的?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听说。”
    林明姝忿忿不平:“长得就是一脸狐媚样,看穿着,是医院里的护士吗?傅南礼竟然看上了一个小护士,他放着那么多世家名媛不要,看上一个只有长相的护士,他疯了吗?”
    “再有钱的男人,教养再好的男人,也难逃色相诱惑,不过我还是先去查查这小护士的底细吧。”
    傅南礼的管家黎叔给他转了VIP病房,他伤口痛,医生给打了止痛针,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外面风大雨急,大半夜的,温乔忐忐忑忑地趴在病床旁,看着男人冷峻的脸,心里纠结,不确定自己这一步走得对不对。
    重生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很莫名的,她和傅南礼就被强行捆绑在了一起。
    这大概就是命运的安排吧。
    隔天,雨停,早晨六点半,天还蒙蒙亮,病床上的男人尚未清醒,温乔就悄悄溜了。
    傅南礼反正失忆了,而且只记得车祸前救了他的她,这边应该是稳稳的了。
    重生了,她有很多事情要做,命运的轨迹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了。
    台风过境,院子里落满香樟和梧桐树叶,她妈打扫好院子里的卫生,放下笤帚,看到温乔:“昨晚三明治和牛奶给温迟和温默吃掉了,锅里有小米粥和鸡蛋饼,我去超市上班了。”
    温迟和温默是她的双胞胎弟弟,温默有自闭症,温迟有隐性狂躁症,两人都是基因里自带的精神疾病,后来温迟的狂躁症愈发无法自控,犯下了罪行,本来就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