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有事和我的律师谈

    本来靠在墙上的温乔直起了身子,一边往客厅走,一边拍了拍手:“肖邦的G小调波兰舞曲,弹得不错,只比我们家温默四岁的时候弹得差了那么一点点。”
    不速之客的到来,打破了一家四口的温馨,温建民眼中闪过几分心虚,刚才说那两孩子是他人生污点的事,是不是被这丫头听见了?
    温轩率先反应过来,从圆凳上跳下来,一脸不服气:“别拿我和一个连话都不会说的神经病做比较!”
    钟慧和许璐不动声色地观察着温建民的反应,温建民显然对这句话没有什么意见,并没有出言阻止。
    温乔嘴角噙着几分冷笑:“要我选,我宁愿当一个天才精神障碍者,也不要像你这样做一个碌碌无为的庸才,毕竟精神障碍能治愈,而平凡普通却只能跟着你一辈子。”
    钟慧忍不住了,阴阳怪气道:“轩轩还小呀,你怎么跟个孩子一般见识?”
    温乔冷笑:“孩子不懂事,必然是大人教的,大人不懂事,那就是钟阿姨私下里总是把神经病挂在嘴边上喽?”
    钟慧吃瘪,咬了咬牙。
    “你一来就充满火药味,你来干什么的?”温建民终于发话了,却只是为了维护现任妻子和儿子。
    他们四个人站在一起,温乔孤身一人对抗全世界,眼底的笑意都是冷的。
    温乔从牛仔裤口袋里摸了一张纸出来,慢慢展开:“今天来,是想跟你算一笔账的,你和我妈离婚,让我妈净身出户,十一年里,对于尚未成年的三个子女,没有付过一分钱的抚养费,这在法律意义上来讲,都是不合法的,我算了一下账,你大概要付我们两百万,这是账单,你请过目。”
    重生了,她有许多事情要做,自然要用钱。
    渣爹的钱,不拿白不拿,总不能平白便宜了他。
    钟慧喊了出来:“温乔你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油盐贵,可真会狮子大开口,张口就要两百万,当你爸爸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温乔脸上那点虚与委蛇的笑容都彻底消失了:“你前夫不中用,不愿给你抚养费,我爸不一样,我爸有钱,再说,我拿我爸的钱,有你插嘴的份吗?搞清楚你姓什么再说话。”
    温建民黑脸:“没大没小,对长辈这么没礼貌,你妈就是这么教你的吗?”
    温乔耸肩:“我妈温柔贤良,是我自己野蛮生长,再说,我这也不叫没大没小啊,我这叫心直口快,我才十九,还小,不懂事,钟阿姨应该不会跟我一般见识的吧。”
    钟慧气得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温建民有些气急败坏:“我说一句,你有十句等着,一点规矩没有,拿钱了知道喊我爸了,平常怎么不见你喊爸?”
    “你弄错因果关系了,不是我不喊你爸,是你先遗弃我们在先,我倒是想喊,你给过我机会吗?温先生?”
    温建民扔了手中的账单:“两百万,想也不要想,没有。”
    温乔又从另外一个兜里摸出名片:“如果温先生有什么意见,麻烦和我的律师洽谈,我不介意把家丑外扬,闹上法庭。”
    名片被她放在了三角钢琴的夹板上,接着转身,潇洒地离去。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