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挺依赖她

    航管局的局长郑培东已是两鬓斑白的年纪,身穿职业西装,袖口两道明黄色的袖章,胸口别着一枚小小的航空局的徽章,身后两名高管也都和他一样穿着航空局的制服。
    副机长许深和乘务长赵媛对他们点头致意。
    郑培东走到病房门口:“傅机长醒着吗?”
    “醒着的,状态可以,只有头部有伤,其他地方都还好。”
    郑培东敲了敲门,里面传来‘进来’的声音,温乔跟个小尾巴似的,跟在后面。
    赵媛转身,看到她,礼貌道:“抱歉,你不能进来。”
    傅南礼低沉的声音传来:“我的女朋友,为什么不能进来?”
    赵媛和许深瞳孔剧烈震动,东川航空第一工作狂,拿飞机当女朋友,没有七情六欲的傅南礼机长,他什么时候有了女朋友?
    这条新闻效果太炸裂了,要是东川航空的那些爱慕傅机长的空姐和地勤女工作人员知道了,怕是整个东浦机场都要被她们的眼泪给淹沉了。
    温乔一脸‘承让承让’的表情,‘娇羞’地走到傅南礼的床边。
    男人穿着黯色格纹睡袍,头上贴着纱布,碎发慵懒随意垂在前额,午后阳光透过落地窗百叶窗帘的缝隙透进来,高鼻深目,深邃的目光潋滟多情,温乔被他灼热的目光直视得有些心虚。
    傅南礼长着一张‘在我面前你只能臣服’的贵气脸,无情时,目光冷冽到让人不敢直视,比如对不相干一众人等。
    多情时,眼中的温度仿佛加州夏季最热烈的阳光,片刻工夫,照得温乔耳根发热。
    “去哪里了?”他寡言,开口说话也是言简意赅。
    温乔本来想坐在床边的凳子上的,男人伸手,直接将她拉到了床边。
    暧昧,亲昵,毫不隐藏,毫不避讳,似乎他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温乔好似被架在火堆上烤,心虚得不敢直视他。
    “家里有点事,回去了一趟,还有,这是你手机,本来开不了机,我找了个手机店修了一下,现在好了。”
    “以后走的话,要和我说一声,我醒来会找你。”
    温乔:……
    还挺依赖她?
    “好,我以后不会不辞而别。”
    身后一众航空局的人,呆若木鸡,这还是他们认识的那个傅机长吗?
    特别是许深,简直欲哭无泪,他以为他是傅机长最亲近的左膀右臂了,现在看来,他实在是太自作多情了。
    机长不是不暖,只是暖的不是他而已!
    他向前,小心翼翼道:“机长,航管局的郑局长来了,要对您做一些基本的理论测试和身体机能方面的检查。”
    对于许深的突然插入,傅南礼似乎颇有微词,眼底一闪而过的是恹恹神色,许深心抖,他好像又惹机长不快了。
    虽然郑培东职务上是傅南礼的领导,但温乔还是看出了这位年约五旬的长辈对傅南礼很恭敬。
    “因为听说傅机长车祸之后,脑部受了一些伤,记忆方面有一些缺失。”
    傅南礼微颌首,‘嗯’了一声,表示认可他的话。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