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帮他戴泳帽

    “所以如果傅机长日后要复飞,航空局这边要做一些检查,以确定你是否有资格复飞。”
    “你说。”
    郑培东抬手,后面的工作人员递上一个平板电脑,上面似乎有一些题目。
    “请问,傅机长是否还记得东川航空对于机长在飞行前,几小时不得饮酒有规定?”
    傅南礼把玩着温乔的手指头,温乔觉得这种严肃的场合,这样的姿势有点儿不正经,抽了抽手,没抽得出来,只能依着他。
    “以前是八小时,两年前改为十二小时。”
    众人松了口气,这失忆症真是离奇,只是不记得人物关系,但他的知识储备确实没有丢失。
    郑培东又道:“成为一名民航机长,要经历多长时间的训练?”
    “250小时的飞行学院训练、2700小时的副驾驶员训练。”
    傅南礼微皱了眉:“郑局长认真的吗?问这些普通人都知道的常识?”
    温乔:……
    普通人都该知道吗?她就不知道啊。
    被嫌弃的郑局长连忙挽尊:“请傅机长解释一下马赫数的含义。”
    “高速流的一个相似参数,平时所说的飞机的M数是指飞机的飞行速度与当地大气中的音速之比,M1.6表示飞机的速度为当地音速的1.6倍。”
    郑局长仍然从傅南礼的眼神中看出了对这种小儿科问题的些微不耐烦,汗涔涔道:“傅机长的理论知识仍然很扎实,接下来是身体机能的测试。”
    他的手宽大,温热,指腹有薄茧,一下一下,磨得温乔口干舌燥,心慌意乱。
    “今天我们要做的,一个是耐低温检测,一个是肺活量测试,请傅机长跟我来洗手间。”
    VIP病房自带的洗手间很宽敞,郑培东拿着计时器和制冷机,站在洗手间门口。
    傅南礼掀开身上的薄被,暂时松开了温乔的手。
    温乔如释重负,刚要松一口气。
    男人却道:“和我一起进去。”
    温乔磕巴了起来:“啊?要……要我进去干什么?”
    后面的工作人员递上来一顶泳帽:“以防傅机长头部伤口沾水,还请帮他戴一下泳帽。”
    温乔不接,小声道:“你直接给他好了。”
    傅南礼修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洗手间的玻璃门上敲了两下:“还不过来?”
    温乔只能硬着头皮上,谁叫她是人家傅大机长的女朋友呢?这么多双眼睛齐刷刷盯着她呢。
    洗手间门口,她被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着,压迫感扑面而来,他太高了,足有一八八工分,她要帮他戴泳帽,就不得不踮起脚尖。
    因为他头发散乱在额头,她又不得不伸手帮他把头发都掳到后面,指尖不可避免轻触到他的额头,他的肌肤。
    温乔只觉得指尖好像过了电。
    男人一手撑在玻璃门上,一手放在了她的腰上,是一种肢体上本能想要亲近的直觉。
    温乔面红耳赤,抬眼看他,‘你干什么’差点脱口而出,一想,他们是情侣,是情侣,男朋友把手放女朋友腰上,天经地义,问了就露馅了。
    只能硬着头皮帮他继续戴泳帽。
    傅南礼眼中,女孩瓷白的肌肤上涌出淡粉色,是最娇艳的粉,桃花眼里仿佛噙着水,连眼神都湿漉漉的,鼻尖挺翘,唇瓣是蔷薇色的,天鹅颈,精致的锁骨。
    喉结滚了滚,他撇开眼神,不再继续注视着她。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