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穿越

小说:首辅娇娘作者:偏方方
    雨后的清泉村,透着一丝深秋的凉意。
    顾娇娘满头大汗地追到村口:“小秦相公——小秦相公——”
    吧唧!
    她脚底一滑,摔了个狗吃屎。
    她面前的马车绝尘而去,溅了她一脸泥浆!
    “哈哈哈哈哈!”
    周围的人哄然大笑!
    顾娇娘是村里的傻子,家里有个相公是瘸子,她搁着家里的老实男人不要,却总追着镇上的小秦相公。
    小秦相公是谁呀?亲爹是员外,自己又是秀才,模样还那么俊,会看上一只破鞋?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就是!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小秦相公会看上她!”
    “破鞋!”
    “丑八怪!”
    “小傻子!”
    顾娇娘怒了,叉着腰,凶巴巴地说道:“你们……你们不许骂我……”
    有孩子跳了出来:“略略略!就骂你怎么了?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丑八怪丑八怪丑八怪!”
    顾娇娘恼羞成怒朝那孩子扑过去,却不料脚底一绊栽进了水里……
    冰冷的湖底,失去意识的女子忽然睁开了眼睛。
    什么情况?她不是执行任务时飞机撞上冰山,机毁人亡了吗?怎么会掉进水里?
    顾娇奋力往岸上游去。
    然而不知是不是摔惨了的缘故,她竟有些使不上力。
    好不容易游上岸时,她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
    岸上的村民原本看见顾娇沉了下去,正打算用竿子去捞她的,结果她自个儿浮上来了。众人面面相觑,唰的一下散了!
    顾娇没明白过来怎么一回事,就见一群衣着古怪的人唰唰唰地跑了。
    她趴在冷冰冰的草地上,抹了把脸上的水珠,随后,她愣住了。
    她惊疑地看向自己的手。
    这是一双十四五岁的小手,要知道她已经二十八了,怎么会有如此娇小的手?
    何况作为特工界的精致女王,她可是很懂保养的,这双手却长满了冻疮,有的地方还开裂了。
    很快,顾娇发现不仅自己的手变了,就连衣着身材也大不一样了。
    顾娇的心底闪过一个大胆的猜测。
    她凑到水面上,想看看自己如今的模样,却险些没给栽下去。
    这花花绿绿的都是些什么?
    顾娇捧了水将脸上的劣质胭脂洗干净,哪知这一洗,更丑了,面黄肌瘦不说,左脸上还有一块延伸至眼尾的大红斑。
    前世连长一个小粉刺都要炸毛三日的顾娇,忽然摊上这么一副盛世丑颜,恨不得原地再死一次!
    “话说回来,这里哪里?又是什么朝代?”
    话音一落,她脑子里一阵刺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翻江倒海地涌了上来。
    原来,她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并不存在的朝代,这个村子叫清泉村,坐落在清泉山下。
    原主也叫顾娇,是顾家三房的独苗。
    顾老爷子年轻时是个读书人,曾考上童生,之后做了清泉村的里正,这一做便是好些年。清泉村穷,做里正也没多少油水,不过终归饿不死就是了。
    顾老爷子膝下有三个儿子以及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大儿子顾长海,与周氏生了一儿一女;二儿子顾长陆,与刘氏生了两个儿子。
    前面两房都算人丁兴旺,到了三房这里,就像是中了咒似的死活生不出来了。
    好不容易有了顾娇,却是个女娃,还容颜丑陋、天生痴傻。
    用村子里的话说——这就是个赔钱货,不对,倒贴都卖不出去的!
    自打顾娇出生后,三房再无子嗣。
    村里渐渐传出闲话来,说顾娇不吉利,所以才把三房的儿子运都给克没了。
    起先顾家只是听听没太往心里去,直到顾娇的爹娘先后去世,顾家才彻底觉着这孩子果真是个命里带煞的。
    顾家四处托关系,打算把顾娇给嫁出去,问题是谁敢娶她?
    也是巧,一日顾娇在村口溜达,碰到一个饿晕的男人,就把他给捡回来了。
    顾娇一边消化着脑子里的记忆,一边朝村西的一处破烂小茅屋走过去。
    那是她如今居住的家。
    咝——
    走到一半,后脑勺传来一阵剧痛,顾娇抬手摸了摸,竟满手是血。
    一定是方才在水下磕到石头,磕破了,这血量还不少,得尽快止血才是。
    顾娇一边想着,一边进了自家院子。
    说是院子,其实也不过是篱笆围起来的一块小空地而已.小茅屋除去堂屋外,一共有两间房,东边的这间稍大一点的房是顾娇的。
    而这,还没她前世的衣帽间大。
    这惨淡的穿越啊……
    顾娇一边感慨着,一边抬手推开了房门,然而就在她跨过门槛的一霎,敏锐地察觉到屋里有人.
    从呼吸上判断,是个男人。
    男人躲在门后,努力地屏住呼吸。
    顾娇的唇角勾起一抹冷笑,状若无意地走进屋,嘭的一声合上门,几乎是同一时刻,她素手一抓,将躲在门后的男人狠狠地抻在了地上!
    男人的身材比她想象中的高大。
    若在前世,再高大顾娇也不怕,奈何眼下摊上这副瘦弱的小身板儿,她用了巧劲,又整个人压上去,才将对方堪堪地锁住了。
    她一手扯下发带绑住对方的手腕,另一手扼住对方的脖子,神色冰冷道:“说!你是什么人?在我屋子里做什么?”
    男人先是一怔,随即一阵羞恼涌上头顶:“顾娇你疯了!是我!”
    认识?
    熟人作案?
    那就更可恶了。
    顾娇不仅没放开他,反而又往下坐了坐,将男人的腰腹压得更死了。
    “你……你给我下来!”男人咬牙,语气冰冷。
    “嗤~”顾娇冷笑。
    向来只有她使唤别人的份儿,可没别人对她呼来喝去的。何况这是她的屋子,她还没质问他在里头鬼鬼祟祟做什么呢!
    顾娇抡起拳头,打算给他一点教训,手肘却不小心撞开身后的窗棂子。
    明亮的光线照了进来,落在男子清隽俊美的容颜上,顾娇的眸子一下子瞪圆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