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要整个凌家陪葬!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看着并肩而立的赵君昊和雷阳,凌雨菲神情呆滞,喃喃自语。
  一个是陵南首富,一个是刚出狱的劳改犯,这两个人,一个在天上一个在泥里啊,怎么可能会有关联呢?
  谁也想不通这其中的关节。但是对于雷阳的话,没有人怀疑。
  以他的实力,只要凌霜月许的愿望不是太不切实际,妥妥的绝对能够实现。
  凌霜月也很意外,惊讶的看着神色坦然的赵君昊,怔在那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凌小姐,你可以慢慢想,等想好了,再联系我不迟。”说完,雷阳看了赵君昊一眼,匆匆离开。
  由于赵君昊身份特殊,不能随意泄露,他没有说太多。
  “原来雷总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啊!”忽然,议论的人群中,有人用原来如此的口吻说道。
  “什么?什么意思?”
  “我是说,那个劳改犯跟雷总根本没有关系,没看到雷总都没怎么搭理他吗?只不过雷总这个人也是底层起来的,不喜欢别人瞧不起底层人罢了。”
  “是这样啊!我说怎么雷总连个联系方式都没留呢!感情说帮她实现愿望只是场面话啊。”大家顿时了然。
  凌雨菲听到这话,心情一下就好起来了。
  “我还真以为你这废物出息了呢,搞了半天还是个废物啊!”
  “废物永远都是废物,这是怎么都改变不了的事实!”胡伟这时终于爬了起来,恨恨附和道。
  没搭理这对狗男女,赵君昊凝视着凌霜月。
  忽然,他单膝跪下。
  “霜月,你愿意嫁给我吗?如果你愿意,我保证倾尽所有,让你做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一辈子开开心心,再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欺负你。”
  “噗!”凌雨菲大笑起来。
  “赵君昊,你真是要笑死我啊!人家雷总只是路见不平,你以为还真把你当成朋友了?你现在穷得叮当响,还没前途,谁给你的勇气向人求婚啊!”
  “不愧是坐过牢的人,就是够无耻啊!”胡伟奚落道:“见色起意也就罢了,求婚竟然连个戒指都没有,你他妈还能再寒酸一点吗?要是没钱,我给你一块钱去买个易拉罐戒指怎样?”
  哄堂大笑。
  众人看着赵君昊,仿佛看着一个活生生的笑话。
  然而下一秒,所有人忽然就闭了嘴。
  只见赵君昊从怀里掏出一个红色盒子,打开,一枚纯金打造的勋章顿时映入眼帘。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
  只因这枚勋章打造得太完美了,就像是一件足以流传千古的艺术品,上面刻着两个大字:“奉天”,笔走龙蛇,有气吞万里如虎的凌厉气势。
  无论做工还是刻字,都足以证明,这枚勋章价值连城!
  凌雨菲当时就傻眼了。
  赵君昊怎么可能送得出这么珍贵的礼物?这不科学!
  跟这枚勋章比起来,她手上的钻戒是那般庸俗不堪,她嫉妒得整个人都要冒火。
  胡伟的表情就仿佛吃了屎一样难受。
  这个废物劳改犯,送出的礼物是如此的华丽,而且自己竟然连见都没见过!
  “我看这多半就是十块钱买的装饰品,一文不值!还奉天,真他妈傻!”心中极度不平之下,胡伟恶言贬低道。
  如果让雷阳听到这话,只怕当场就得一拳打死他。
  一文不值!?
  这是最高领导亲自颁布的特种战功勋章,还有一个别称:免死金牌!
  这是真正价值连城,有多少钱都买不到的宝物!
  “对!这就是假的!大家想想,一个刚出狱的劳改犯,怎么可能买得起什么珍贵的礼物?”凌雨菲仿佛是给自己打气似的说道。
  只不过这话有人信,更多人不太相信。
  因为眼睛不瞎的人都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普通的装饰品。
  凌霜月却是没想那么多,她根本不在乎赵君昊送的礼物价值多少,她被赵君昊的突然求婚给搞懵了。
  ‘我当初只是去监狱看望了他一次,给了他五千块钱,这点事,用不着这样来报恩吧?’她想。
  对于赵君昊的遭遇,凌霜月同情、可怜,但要说喜欢赵君昊,那也是绝对没有的。
  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凌霜月肯定考虑都不考虑,直接拒绝。
  但是现在……
  她看了眼凌家众人,又看了眼王子波。
  倘若自己拒绝了赵君昊,这事过去,凌家人一定会让自己嫁给王子波的。
  赵君昊再怎么不堪,起码比王子波强得多。
  就在凌霜月思索之时,王子波指着赵君昊开口。
  “小子,你他妈说求婚就求婚,也不问问老子?”
  对于赵君昊突然到来,打搅了自己的好事,王子波早就不满。
  现在倒好,这死劳改犯竟然当着他的面,向他看上的女人求婚,这他妈岂能忍?
  赵君昊仿佛没听到王子波的话,只诚恳的凝视着凌霜月。
  “老子他妈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凌霜月现在是我未婚妻,你他妈招子给我放亮点!”
  被人无视,王子波怒火翻涌。
  见赵君昊竟然还是不加理会,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王子波大吼起来。
  “老子跟你说话,你他妈聋了!?”
  一撸袖子,扬起拳头就往赵君昊打去。
  “我愿意!”忽然,凌霜月给出了答复。
  “你,你说什么?”王子波停住手,愣愣看着凌霜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太好了!”赵君昊无比欣喜,站起来用力将凌霜月抱住。
  眼见自己的未婚妻,竟然当着自己的面,跟别的男人亲热的抱在一起,王子波眼珠子都绿了。
  “我操!你个小贱人,我才是你未婚夫,你竟然当着老子的面,答应另外一个男人的求婚?”
  “老子先弄死这个狗几把劳改犯,再狠狠干你个臭婊……”
  他污言秽语尚未骂出口,赵君昊猛然回头,反手一巴掌。
  “啪!”王子波被抽翻在地。
  赵君昊一步踏上前去,脚踩在王子波嘴巴上,防止他再说什么污言秽语。
  “霜月现在是我老婆,敢对她不敬,敢对她有不干净的想法,都得付出惨痛的代价!”
  话音落下,赵君昊收脚然后快速击出,正中王子波裆部。
  “嗷!”王子波发出杀猪般的惨叫,身体飞出去四五米,而后晕死在那。
  “霜月,我们走!”赵君昊牵起凌霜月的手,在一众惊恐的眼神中,大步走远。
  凌家众人悚然大惊。
  赶紧跑过去,不停摇晃王子波。
  “王少爷!王少爷你醒醒啊!”
  “完了完了,王少爷好像死了,怎么办呀!”
  “没死,但是他以后做不了男人了,王家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凌家要大祸临头了呀!”
  凌家上下一片惶然。
  十五分钟后,王子波的父亲王奎赶到,目睹儿子的惨状,王奎红着眼睛嘶吼。
  “两个小时之内,我要赵君昊和凌霜月跪到我儿病房门前,磕头忏悔!然后凌霜月要嫁给我儿,否则,我要你整个凌家陪葬!”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