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不能离啊!

  卧槽!这是怎么回事?
  所有人都懵逼了。
  这可是行长啊!
  大家都知道,杨建兴不但是华夏银行的行长,自己还开了好几家基金公司,身家上十亿。
  他怎么会对一个劳改犯这么尊敬!?
  “杨行长,您,您是不是认错人了?这家伙就是一个劳改……”
  “你给我闭嘴!”杨建兴一脚把黄经理踢开,破口大骂。
  “你是个什么东西?赵先生身份何等尊贵,竟敢对他不敬?”
  如果赵君昊仅仅是雷阳的朋友,杨建兴重视,但不至于这么卑躬屈膝。
  但是,雷阳亲口说了,赵君昊才是君阳资本的真正董事长啊!
  那可是身家千亿的超级富豪。
  在这种人面前,杨建兴那点身家,连个屁都不是。
  赵君昊随便从指头缝里漏一点,都够他吃到撑。
  “赵先生,这是我行专门为您准备的至尊黑卡,额度五百亿。刚刚就是办这事耽搁了时间,赵先生千万见谅。”杨建兴将银行卡双手奉上。
  这句话,比杨建兴给赵君昊鞠躬,给众人的冲击力还要大得多。
  五百亿!那是多少钱啊!?
  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才能够拥有这么一张至尊黑卡!?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王奎的嘴里可以塞得下两个鸡蛋,他脸上满是惊骇。
  他现在总算明白,赵君昊为什么断定他借不到钱,更有底气说一句话可以让华夏银行倒闭了。
  看这架势,似乎是王奎得罪了赵君昊,杨建兴脸色顿时一沉。
  “王总,是不是日子过舒服了,觉得谁都可以得罪了?你王家欠我华夏银行好大一笔贷款吧?还款日子看来得提前了。”
  王奎吓得脸色苍白,浑身发颤。
  杨建兴要真这么做,王家资金链很可能会断裂,如果后续再找不到资金,破产倒闭都有可能。
  “赵先生,我错了,我知道错了!”王奎再也硬气不起来,连忙向赵君昊作揖求饶。
  “我儿子的事,是他活该!您放心,我王家绝对不会对您和凌小姐进行报复,还请赵先生高抬贵手啊。我给您磕头了!”
  “跟我道歉有什么用?去给我老婆道歉!如果他不满意,我灭你王家满门!”赵君昊冷声道。
  “赵先生放心,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我立刻就去办,赵先生您等我的好消息。”
  王奎遍体生寒,一边磕头一边保证。
  “滚吧。”
  赵君昊一脚踢出,打发野狗一般将王奎踢了出去。
  转过身,接过杨建兴手里的银行卡。
  “杨行长,有心了。”
  “没没没,小事一桩,这是我应该做的,赵先生实在太客气了。”赵君昊没有怪罪自己吃到,杨建兴松了口气。
  然而赵君昊接下来一句话,却是让他如坠冰窖。
  “就是你手下的人,该好好管管了。这黄经理,还有那个柜员,我说了几次让他们通报你一声,他们硬是觉得我装逼,甚至叫来保安要把我赶走。”
  “如果都是这样的服务,我觉得我的钱或许该换个地方放了。”
  留给杨建兴一个“你好自为之”的眼神,赵君昊转身离开。
  杨建兴脸色黑如墨汁,指着黄经理和那柜员。
  “你们两个,全都被开除了,立即卷铺盖滚蛋!”
  “另外,我在此告诫所有人,不要看不起任何一位客户,无论对方穷与富,都要一视同仁进行服务!”
  黄经理和柜员如遭雷击,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心中的悔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回到办公室,杨建兴还觉得不放心,他生怕赵君昊一个不高兴,将君阳资本存放在华夏银行的资金,都转移到其他银行。
  那可是好几百亿的现金啊!一旦转移,不但华夏银行业绩断崖式下跌,他的基金公司也会元气大伤。
  思索片刻,他拿出电话打了出去。
  另一边,王奎离开华夏银行后,就开车直奔凌霜月家。
  哪知道车开到半路爆了胎,王奎大声骂娘,几乎将方向盘都砸烂,然后直接抛下车跑步前往凌霜月家。
  赵君昊到的时候,他还没到。
  此时凌家众人全都聚集在凌霜月家中。
  “老三,这是你们家的麻烦,你们自己解决,别连累我们整个凌家!”
  “那劳改犯呢?赶紧让他跟凌霜月离婚,然后一起去医院给王少爷跪地磕头请罪,别想着让我们给你们擦屁股!”
  “嘿嘿,那劳改犯不会是知道惹了麻烦,抛下你们自己跑了吧?凌霜月,你看人的眼光可真不怎么样哦!”
  凌霜月父母都看着凌霜月。
  他们回家早,直到现在还不太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更连凌家人口中的劳改犯是谁都不知道,只知道事情非常严重。
  凌霜月不由自主握住了拳头。
  他,该不会真的因为怕事逃跑了吧?
  这时赵君昊推门进来了。
  “我跟霜月不会离婚,这事也用不着你们操心。”
  知道这就是罪魁祸首了,凌霜月母亲大声道:“你说得轻巧,我看你就是想害死霜月,害死我们家!”
  因为见不得女儿被王子波那种人糟蹋,她跟老公选择了提前离开,却没想到女儿没有嫁给王子波,反而是嫁给了一个比王子波还不如的劳改犯!
  而且这个劳改犯还惹下天大的麻烦!
  她能对赵君昊有什么好脸色才是怪事。
  凌霜月父亲苦着脸道:“霜月,你看看现在的情况,赶紧去办离婚手续吧,不然王家真报复起来,我们哪里抵挡得了?”
  他是真的不想女儿受委屈,但也真的无能为力,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带给他的折磨,比任何酷刑都狠。
  赵君昊道:“爸,妈,这件事我已经解决了,王奎不会过来找麻烦的,你们放心好了。”
  这话惹得众人一阵白眼。
  凌霜月母亲怒道:“别叫我妈!”
  凌雨菲嗤笑道:“赵君昊,你不装逼会死啊!就凭你个废物,凭什么保证王总不会来报复?真以为王总那种人,会怕你个劳改犯!?”
  凌老太太冷笑道:“老三,既然你们的好女婿已经把事情解决了,那我们就袖手旁观等他表现了。”
  凌霜月父母顿时急了:“别啊,妈,这事您不帮忙,我们恐怕会很惨啊。”
  眼见赵君昊还要说话,凌霜月赶紧将他拉住,低声斥责:“你不吹牛会死啊!闭嘴吧!”
  看这一家人的惨样,凌雨菲满满的优越感。
  尤其是看到之前行为张狂的赵君昊,现在垂头丧气,那种爽快无法用言语形容。
  “其实呢,这件事还有另外一种解决办法,凌霜月赵君昊,你们不想离婚去给王少爷磕头请罪也行,跪下来求我和胡伟。”
  “只要你们诚心诚意的求,那我可以大发慈悲的让我老公帮忙,解决这件事。”
  这个提议令胡伟目光一亮。
  “雨菲说得没错,只要你们肯求,我会帮忙的。”
  他阴冷的盯着赵君昊,仿佛在说:小子,你他妈之前不是很嚣张吗?现在却要跪下来求我了!
  凌霜月心中无限悲哀,那种绝望而无力的感觉,令她难以承受。
  向凌雨菲下跪恳求,她是死也不愿意,留给她的其实只有一条路可以走。
  罢了,麻烦是我惹下的,纵然自己一生毁了,也不能让爸妈受到伤害。
  “赵君昊,我们离婚吧,然后你有多远跑多远。”她自暴自弃的说道。
  “只有这样,这件事才能得到解决,你也不会受到连累。”
  赵君昊心脏狠狠一颤,他温柔的看着凌霜月。
  “我不怕受到连累。”
  这一刻凌霜月心头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那是生平从未有过的感动。
  眼泪从她眼眶流出。
  “可是除此之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有办法!不能离,你们千万不能离啊!”忽然,一声大吼从门外传来。
  而后是“砰”的一声,门被人撞开,大汗淋漓的王奎终于赶到了。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版